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李二这话纯属废话。
大秦必帮李二,不得不帮!因为李二,好歹也算是一个顶级战力,他如果没了的话,亚历山大等人便能抽出更多的力量,对付大秦。
但怎么帮……
这是个问题。
其次,原因还是个问题!
帝辛和李二他俩,究竟结了什么仇,甚至到了这般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一刻的王维,也将刚刚都得死的话,放入了内心深处,他思考片刻,平静说道。
“首先是第一个问题,帝辛为什么要对你苦苦相逼?”
这句话,似乎触怒了李二,他眼中猛地闪过冷光,沉默片刻,李二方才恢复了平静。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众人紧盯着李二,根本不相信李二这个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
轻叹声从李二口中传出,他再次说道。
“凯丽甘可能算是个问题,但自从上一次,凯丽甘跟帝辛走后,我就再没接触过凯丽甘……之前圣子还在的时候,我和帝辛也有矛盾,有地位上的矛盾,也有感情上的矛盾。但这种矛盾,我说实话,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我不觉得这种矛盾,能成为帝辛花费重大代价强杀我的理由。”
李二言之凿凿,却又一脸懵逼。
听到这番话的众人,也是一脸懵逼。
只有王维和文满犹疑着,片刻,方才叹息道:“身份。”
没错,就是身份问题。
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后,真相自然也就只有一个了……
第二圣徒这个身份,就是李二必死的原因!
倒是其他人,还有迷惑。
“什么身份?”
文满答曰:“只是猜测罢了……如果不出所料地话,第二圣徒这个身份,就是帝辛要杀李二的原因……而……”
突然的,王维开口,打断了文满的话。
“霍乱之星那边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汪道明道:“还没抽出时间。”
王维:“尽快吧,尽早把艾利克斯的弱点找出来。”
王维的突然插话,虽然打断了文满的话,但文满却不惊讶,他只是微微思考,便不再言语。
而王维,则顺理成章地将话题,转向了下一点。
“其次是第二个问题,亚历山大他们,是怎么篡改的无尽深渊的时间线的?”
“刚传回来的情报,他们用的这个。”
王维话音刚落,文满便转过电脑屏幕,屏幕对准王维,只一眼,王维便看到了屏幕中的东西。
那是一座硕大的祭坛。
祭坛微微放光,真理议庭的大佬级强者们一个个走上祭坛,伴随着光芒闪烁之中,站在祭坛上的大佬们便纷纷消失无踪。
“这个是……”
王维刚刚问完,文满便给出了解释。
“亚历山大搞出来的东西,据说能够让大佬级轮回者通过域外战场,直接进入无尽深渊之内。所以说,李二麻烦大了。”
不仅仅是帝辛要搞李二,亚历山大竟然还带着真理议庭的大佬们,与帝辛同行!
“不止是真理议庭的大佬们……还记得我的暗子么?那是圣约的人……”
文满对王维说道,但除了王维之外,无人知晓文满的暗子究竟是何人。
黑神嚷嚷道:“所以,圣约和真理议庭的大佬全部入场要搞你,为了这个,他们甚至不惜篡改掉无尽深渊的时间线……但这事儿有必要这么麻烦么?你打不过帝辛和亚历山大联手吧?”
李二哀叹道:“肯定是打不过啊,要不然我干啥投奔你们,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在这儿呢!你们能不能拿出个章程来?”
文满:“这就是第三个问题了,咱们又没有那个祭坛,咱们怎么才能进入无尽深渊?对了,域外战场有去往无尽深渊的传送通道么?”
白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文满:“所以,之前我们讨论的结果就是……除了王维,没人能出手帮助李二了。而王维……”
王维苦笑道:“我还不知道李二的主世界到底在哪儿呢……”
这又是个问题。
虽然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无非就是王维拿着李二的信物简单定位一下就好……
但在场所有人,却都没提这个解决办法。
很简单。
王维自己去支援,先别说什么鞭长莫及之类的,这事儿的本质不就是送死么?为了李二再送掉王维?
玩儿呢?
事情肯定不是这么办的。
但问题在于,不这么办你还能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李二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所以说,我死定了?我就找不到援军了?”
那他投奔大秦是为了什么呢?
幸运的是,现在李二也没给大秦出什么力,倒也没有什么亏不亏的问题。
现场的气氛相当之尴尬,虽然众人跟李二没什么交情,却也觉得此事相当之棘手。
直到王维叹息着起身。
“稍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李二:“去哪儿?”
“帮你解决问题。”
……
大秦没有那个贯穿深渊的祭坛。
所以,援助李二之事,大秦是无能为力的。
但好巧不巧的,亚历山大等人的动作,将另一伙人给引了出来。
王维所讲的“解决问题”的出处,就很明显了……
都得死这些乐园的职工们。
走出了霸王的个人空间,王维转瞬间便出现在了功能区中,信步走入了拍卖行,这一次,没用小机器人通风报信,都得死便出现在了王维面前。
他对着王维做了个请的手势,王维见状,当即随都得死进入了后厅的秘密空间当中。
随着传送通道消散,王维随意坐下,平静开口。
“所以,说吧。刚才给我发的信息,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为什么是我,还有,我能有什么好处,还有,你们到底是谁?这些说明白了,咱们才有继续往下说的可能。”
现在的局面非常之复杂!
亚历山大、帝辛、李二、明皇。
那个祭坛。
这些突然跑出来的职工者们。
甚至这些职工者还说,大秦内部可能有内鬼……但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内鬼?
这事儿也不一定对吧?
这些家伙神神鬼鬼的,虽然权限很大,但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来的——甚至霸王都不知道……
这个就有点儿奇怪了对吧?
总而言之,现在王维是理不出头绪的,也因此,他对所有人说得大部分话,都保持一个应有的怀疑态度。
就像现在……
都得死想让王维帮他个忙,但在没有好处,没有因果之前,王维肯定不会轻易答应。
都得死可能也理解王维的心态,他沉吟片刻,便开口道。
“首先是第一点,我们的身份。”
“我们是乐园的职工者,立场站在乐园这边,魔的对立面。”
王维:“你们知道魔?”
“知道。”
“那你们……”
都得死:“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强?”
王维突然闭嘴了……
因为王维一开始,觉得这些人应该挺强,但现在想想,这个貌似是没有逻辑的。
“我们这些职工者,说白了就是超市的打工仔。把实力比作钱,你说,是我们这些打工的有钱,还是消费者有钱?”
这个没准……
但你要说一个身价过亿、事业忙碌的大老板,去超市打工……嗯,排除掉拆迁大佬,这事儿实际上是没什么可能性的……
“所以,我们对大部分事情,都无能为力,更何况亚历山大摆明了就是魔的暗子,魔的手段又那么诡异莫测,我们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
王维突然开口:“那你们就相信我?”
都得死脸色平静道:“不得不赌罢了……局势如此,你是最值得相信,且实力最强的那个。”
说完,都得死又开口:“亚历山大,明皇,帝辛,都不可信,霸王实力虽强但少智,且他根本就不是亚历山大或帝辛任意一人的对手,发展潜力不够,而且,即便他是上一代的大佬,也不一定就不是魔的棋子。至于李二……”
说到这儿,都得死面露苦涩。
“他是圣子的人,所以我们不敢信他……”
这话,可把王维给搞蒙了。
“圣子不是乐园之子么?你们不信他还能信谁?”
“他只是这一代的乐园之子,又不是上一代的乐园之子……哎,你先听我说完吧,身份这一块儿我还没说完呢。”
王维知趣闭嘴,都得死继续道:“我们是从上一代末尾出现的,乐园在被魔封印之前,漏出了一些力量,由此,才有了我们的诞生。其实这个时间还有些不对劲,因为在这一次乐园重启之后,我们方才出现在了乐园……”
“顶多是保留了一些记忆罢了。”
“所以,你刚才听没听到我说的‘重启’这两个字?”
王维沉默片刻,亦是恍然……
“这一代的乐园,并非是上一代的乐园么?”
“乐园还是那个乐园,但乐园的本质,就相当于是一个功能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嗯,比喻很不恰当,但这么做比较,应该是最简单易懂的了……”
“而在上一代末,魔强行抹掉了乐园的一切数据。这就像是计算机被格式化了……乐园重启之后,除了我们这些渺小的备份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有关于上一代的记忆。”
“圣子,虽然是乐园之子。但他的出现,是建立在没有任何有关于上一代记忆的基础上的。他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了解他,更何况,魔能够将上一代的乐园格式化,未必不能再多做些什么,甚至多做些什么的可能性很大。我们猜测,圣子……可能,嗯,只是可能……”
王维突然点头:“圣子可能也被控制了?”
都得死苦笑:“我只是说可能性不小,这也是我们在那一战前,不敢跳出来的原因了……”
王维:“那么现在,我给你个确定的回答吧。圣子没被控制,但也快了……帝辛和亚历山大现在正在做这件事儿呢……”
“什么?”
都得死登时愣住,而王维,也只是叹息一声,目光深邃。
这就是王维刚才打断文满话的根源!!
如果将文满刚才未说完的话补全,这句话的全貌应该是这样的。
“只是猜测罢了……如果不出所料地话,第二圣徒这个身份,就是帝辛要杀李二的原因……而现在,萨格洛特被帝辛拉拢,十有八九是逃不掉了,凯丽甘和艾利克斯都是魔的棋子,除此之外,拜月是我的暗子,但弗瑞很早之前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假设,弗瑞被擒,亚历山大他们就有了凯丽甘,艾利克斯,弗瑞三名圣徒,再加上萨格洛特和拜月也都在他们手上,只有一个李二流窜在外。”
“这六个人,就相当于是六颗龙珠,如果他们全部变成魔的棋子的话……圣子他……”
他就完了。
王维他们也就完了。
这个,就是排除掉一切因素之后,帝辛和亚历山大这一次行动的根本目的!
不,将大佬们全部坑杀可能也是目的,所以说,搞定圣子,乃是亚历山大他们这一次行动的最大目的!
李二,萨格洛特都只是通往目标的障碍,弄死,搬走,他们才能看到真的目标——圣子本人。
而结合现在的情况看……
这个目标对亚历山大和帝辛而言,貌似很容易就能达成……
所以……
李二绝对不能出事!
“你们要我做什么?”
王维不是被说动了。
事实上都得死话里几分是真,几分是假,这个还存疑。
但听听都得死接下来的话,还是必要的。
都得死快速道:“去毁了那座祭坛。”
王维装傻问道:“什么祭坛?”
“就是造成无尽深渊时间异常的那座祭坛。”
“你怎么知道那是座祭坛?”
“因为那东西是仿造天祭坛建成的……天祭坛在你那儿对吧?”
王维:“……”
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王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如果是天祭坛的话,我根本就毁不掉……”
“我说了那是假的。天祭坛联通起源空间,这东西只是魔创造出来的一个天祭坛的复制品,联通不了起源空间,它只能联通域外战场与深渊……所以,它也没有天祭坛那么硬,以你的实力,是能毁掉的。”
“对了,你必须要毁掉里面外面两座祭坛,无所谓同不同时,但只毁一个没有作用……”
王维:“我不会分身术。”
都得死:“我们负责外面的,你负责里面的。”
王维再次陷入了沉默。
还是信息量太大。
他脑子现在都要炸了……
但捋着捋着,王维却有些明白了……
他忽然开口。
“你觉得我们必败对吧?”
“把祭坛毁掉,你们是不是就能断掉无尽深渊与域外战场的联系?”
“然后,哪怕魔出来了,你们也有一定把握将魔憋在深渊里?”
都得死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最后的最后,他只是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一事实……
没错。
他们在做准备。
跟骂王维一样,做大秦失败之后的准备……
“我尽量吧。”
但王维却没生气,他反而答应了都得死的请求——因为这个无关紧要,那个祭坛,如果碰到了,王维肯定会毁掉的,这事儿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当然,也没必要为了那个祭坛多跑一圈,比起“后事”,王维更倾向于在“生前”解决问题。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我要好处。”
话音落,都得死登时激动不已,换了副商人的嘴脸:“好处上次我给你了!!”
王维虚着眼睛:“你说的是那个以物换物?老子还拿了百分之十的手续费呢!而且你们也没给我什么高级货色。”
都得死:“那也是我们用权限弄出来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取出高级货色的权限……”
王维不耐道:“行行行,你也别跟我整这一出,都啥时候了,你还弄这个。我也不多要,上次的交易再来几次,嗯,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来你们这儿换东西,然后,我还需要一些特殊东西。”
都得死的脸都涨红了,那眼神,就跟王维杀了他的崽儿似的,他还要说些什么,王维却快速打断了都得死的唠叨。
“我要能让其他人进入无尽深渊的道具,最好直接降临到李二主世界附近……别说没有,你们要是真没有,我们就死定了,我们死了,哪还管死后洪水滔天?”
“你……”
都得死还想墨迹,王维却一口咬死了价钱——因为真没得商量!
最后的最后,还是有求于人的都得死服了软……
他拿出了一张卷轴。
【群体传送卷轴(大魔改版)】
【类型:一次性消耗品】
【品质:传说(世界至宝)】
【属性:无】
【特效:群体传送:将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人,传送到指定地点。】
【可带离任务空间】
【备注:原本,它只是一张简单的群体传送卷轴,但被某个闲出屁的轮回者,进行了无数次的大附魔。这东西的权限极高,可传送到乐园下辖范围内(包括深渊、现实世界)中的一切地点!】
“配合回城卷轴使用,要不然进去就不一定能出的来了。”
都得死还是有些契约精神的,虽然吝啬的厉害,但交易达成后,他的售后做的还算不错。
王维满意点头,刚要开口,都得死立刻发声。
“没别的了,真的,低级的东西可以有,但要交换。高级的东西真没有……”
“我不骗你。”
都得死一改商人的脸色,郑重说道,见状,王维思考片刻,二话不说起身离去。
身后传来都得死的大呼小叫声。
“别忘了咱俩的约定!祭坛,那个祭坛必须毁掉!”
王维摆了摆手,没正面做出回应。
……
“砰”的一声。
当王维将群体大传送卷轴(魔改版)拍在众人眼前之后,所有人登时惊了……
“这么快?你上哪儿搞到这个东西的?这种级别的东西,一般都放在军团宝库里,你这小子……”
“行了行了,别说那些了,就说这玩意儿有用没用就完事儿了!”
“有用,太有用了!”
黑神、白魔、霸王、李二登时欣喜若狂。
但很快,白魔脸色一变,瞧了眼李二,刚想说些什么,王维和文满却已经同时开口。
“用了,这一次必须救下李二!”
既然已经判断出,李二关乎于圣子,那么这一次李二就真的死不得了……
眼看着王维和文满如此坚决,众人皆噤声,只有李二面露喜色,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你有远程通讯和督战的手段么?”
李二点了点头。
“那好,你就留在皇宫里远程操控你麾下的士卒,然后封锁皇宫,不要让任何一名轮回者,接近你十米范围之内!”
这是为了李二的安全着想,虽然有些囚禁的嫌疑,但李二却想都不想的答应了下来。
“还有文满……”
王维看向了文满。
“这一次,你会入场么?”
“会!”
文满二话不说直接点头,随后,他又道。
“但我需要一些时间,嗯,三个小时吧,我尽快把任务给做了。”
文满的主世界,并未联通无尽深渊,因此,文满主世界的时间流速还保持原来的样子。
现在,大战将近……
文满不得不提速了。
倒是王维,由于明皇近在咫尺,再加上主世界联通深渊,所以并没有提速的想法。
先处理了明皇再谈其他!
但在此之前,王维还需要、或者说必须要完成一次常规任务,以此提高自己的战斗潜力。
“纳尔的鱼竿给我。”
文满听罢,立刻将纳尔的鱼竿取出,送到了王维手中。
两人对视,用口型吐出了同一个名字。
“尼克.弗瑞!”
鱼竿微微放光。
鱼儿上钩……
而王维和文满,再做视线交流。
他们,貌似真的猜对了……
……
乐园内,某处个人空间当中。
当王维选定了“鱼儿”之后,房间内的尼克.弗瑞,亦是睁开了双眼。
其眼中,黑色的气流充斥眼眸,将整双眼睛渲染的漆黑一片。
念头一动,弗瑞给某人发送了一条战纹信息,稍稍等待片刻后,一道窈窕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弗瑞的个人空间当中。
“凯丽甘。”
“弗瑞。”
两名圣徒同时开口,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尼克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他只是平静问道:“我被王维锁定了,所以现在又该怎么办?”
凯丽甘摇了摇头:“没有办法,你死定了。”
尼克依旧平静。
“我不怕死,但万一影响到了大人的计划……”
“无关紧要,事已至此,你已经不重要了。所以……”
弗瑞听罢,轻轻点头,再次躺回了床上。
凯丽甘亦安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