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c0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平原困馬閲讀-bj98c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宋城县城头上,身披盔甲的仇敬忠目光冷冷地望着西北方向,他的次子仇温率领一万军队前去诱引敌军。
仇敬忠太了解张庭安,此人一向自以为是,在虎贲卫根本就不把肖万鼎放在眼中,借着这次出兵的机会,肖万鼎将他扔给了王仲谋。
这个张庭安也不会把王仲谋当回事,他自以为是骑兵,以为自己速度快,在平原所向披靡,他一定会抢夺头功,率军去断一万军的后路。
既然他敢来,那就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緋色豪門,誘妻入局 麻卡卡
想到这里,仇敬忠转身下了城,率三万大军出城向西面奔去…….
张庭安率一万骑兵奔到十几里外,这里是大片麦田,刚刚夏收结束,要保持土壤墒情,没有再继续播种豆子,这时,百步外忽然出现了无数伏兵,他们一起举弩射向骑兵群。
数千支弩箭铺天盖地射来,骑兵们躲闪不及,纷纷中箭落马,瞬间死伤数百人。
张庭安大怒,挥剑大喊:“追上去,杀光他们!”
“呜——”
号角声吹响,一万骑兵骤然发动,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百步外的三千敌军挥杀而去,三千伏兵回头奔逃,他们一边逃跑一边向后抛洒铁蒺藜,奔出数百步,他们忽然消失了。
这时,骑兵纷纷栽倒,战马踩中蒺藜刺,嘶鸣着摔倒,但在疾速奔跑中战马不能停止,否则会被后面的骑兵撞倒,大队骑兵继续向前狂奔,他们奔至一条很深很宽的壕沟前,却发现敌军士兵在壕沟内奔跑。
“干掉他们!”
张庭安见自己手下伤亡千人,心中恼火之极,他高声喝令士兵动手。
武道天驕 劍狂書生
但对骑兵而言,杀死沟渠里的敌人并不容易,他们战马下不去,只能用弓箭射击,但对方都携带了盾牌,弓箭也发挥不了作用。
九千骑兵站在沟渠上,眼睁睁地望着敌军逃远了。
“将军,不对!”
一名士兵忽然发现了异常,他们背后的来路上,竟然出现了无数大车,把他们的来路堵死了。
张庭安冷笑一声,喝令十几名士兵道:“试一试,冲上对面去。”
十几名骑兵纵马冲了下去,但坡度太陡,战马纷纷嘶鸣着摔了下去,有几匹马腿骨摔断,挣扎着站不起身。
只有三名骑兵完整地冲下去,但他们无法冲上对岸,一名骑兵将领道:“将军,我们可以找一个口子,挖出一个坡道来,对面也挖出一个坡道,应该就可以冲上去了。”
“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调头向南!”
骑兵调头向南面奔去,但只奔出两里,便停住了,南面也是一样的水渠,张庭安忽然明白了,他们被引入了这片三面水渠环绕的空地。
“咚!咚!咚!”
美人目 九尾i
后面鼓声如雷,数千敌军士兵站在大车背后,仿佛在嘲笑他们。
张庭安心中恼火万分,喝令道:“第一营下马,挖掘坡道!”
沟渠两侧坡道太陡,他们下不去,也上不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陡峭的坡道削平,当然,削平坡道是个大工程,他们也不用削那么长,数丈宽足矣。
一千士兵跳下战马,纷纷拔出长剑挖掘泥土,挖掘到一半时,对岸轰然出现三千敌军士兵,举弩射击。
密集的弩矢射穿了敌军的皮甲,岸上一片哀嚎,一千士兵伤亡了大半,骑兵们纷纷张弓对射,对岸士兵却趴在地上拉弦换箭,再次射击,战马嘶鸣,骑兵惨叫,一片人仰马翻。
张庭安见势不妙,大喊道:“撤退!撤退!”
骑兵大队调转向北撤退,脱离了对方弩箭的射程,此时他军队伤亡两千余人,战斗力只剩下七千五百人了。
张廷安这时才终于明白了,对方早已猜到自己要北上,特地布下了陷阱,他们根本就无法越过沟渠,只能走回头路,强行突破大车的阻拦。
他心中暗暗懊悔,自己不该邀功北上,却落入敌军的算计之中。
他挥剑大吼,“冲出重围,杀出去!”
“呜——”
号角声吹响,七千五百骑兵高喊一声,骤然间发作了,如滚滚大潮一般向出口处杀去……..
出现口的大车背后出现了一万弩手,一万支军弩举起,冷冷地对准三十度角的天空。
………
王仲谋已率五万大军杀到了一万敌军驻军之处,但旷野上却空荡荡的,看不见一个士兵,这一万军就仿佛凭空消失了。
这时,一名斥候骑兵奔来禀报道:“启禀大帅,刚才河上有浮桥,一万敌军从浮桥过河去对岸了!”
“浮桥呢?”王仲谋望着空荡荡的河面问道。
“浮桥已经被对方拆除!”
王仲谋心中暗叫一声不妙,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一个是张廷安的骑兵,一个是自己身后的后勤船队。
他当即对副将周珑令道:“你可率两万军退回船队处,保护船队不受对方袭击,我率军去接应张庭安!”
“张将军是骑兵。不行可以撤退,将军不用去接应他吧!”
“对方既然已有准备,那么就有办法对付骑兵,如果他安然无恙,早就应该来和我们汇合了,他们迟迟不出现,必然是出事了,不要再劝,赶紧率军去支援船队。”
“卑职遵令!”
五万大军立刻兵分两路,一路由副将周珑率领两万军队赶去支援船队,另一路由主帅王仲谋率三万军北上支援张庭安的骑兵。
………
“杀出去!”张庭安挥剑高喊。
当骑兵渐渐靠近大车阵,一万弩手万箭齐发,铺天盖地的弩矢在天空交织成一片乌云,黑压压地射向奔驰而来的骑兵。
禁阅 童柯
无数骑兵在疾奔中被弩矢射中,翻身落马,或者战马被射中,连人带马翻滚出去。一轮弩矢射罢,骑兵群只剩了五千人。
张庭安眼睛都杀红了,嘶哑着声音大喊:“杀出去!杀出去!”
“杀啊——”
万马奔腾如雷霆万钧,终于冲到了大车前三十步外,一万士兵举弩射出第二箭,这次是平射,弩矢如暴风骤雨,冲在前面的骑兵几乎全军覆灭,他们摔倒在地,接着又影响了后面的骑兵。
这时,所有骑兵都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向大车冲来,但在车阵前的地上布满了铁蒺藜,最后的四千骑兵俨如在地狱中狂奔,无数骑兵在奔跑中忽然摔倒,后面直接踏着前面士兵的身躯冲杀过去,层出不穷的陷阱让很多士兵都胆寒了。
但他们没有选择,如果不冲出去,他们都将全军阵亡在这里,与此同时,一万步兵已来不及再射三箭,直接把军弩扔在地上,抄起了长矛,迅速组成了长矛军团。
这支伏击骑兵的一万士兵是是飞熊卫中最精锐的一支军队,是仇敬忠亲自训练,最后交给三子仇湃统领。
仇湃本身也是一员勇冠三军的猛将,年纪虽轻,却已成为飞熊卫八万大军中的第一猛将,尤其箭法高明,箭无虚发。
妹妹成仙記
仇湃目光盯住了敌军主将张庭安,所有骑兵中,只有他一人头戴银盔,上面还有红色盔缨,在万马军中格外醒目。
“轰!”
骑兵撞开了大车,十几辆大车被撞出几丈远,撞开一个近二十丈宽的口子,骑兵群如潮水般地涌了出来,但他们前面却是一支长矛大阵,根本就无法避开。
骑兵和长矛军轰然相撞,长矛军不是陌刀军,他们瞬间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一万长矛军如二龙出水,将骑兵团团包围,三千骑兵和一万步兵厮杀在一起。
“杀光他们!”
且待天下 kjjh
张庭安不知道自己的骑兵只剩下三千人,他杀了红眼,仇恨填满了他的胸膛,他满心的念头就是将这支敌军斩尽杀绝。
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嗖!’地从侧面射来,张庭安躲闪不及,‘噗!’一声,箭射进了脖子,竟将他的脖子一箭射穿,张廷安大叫一声,从马上栽落下来。
仇湃收起弓,冷笑一声,厉声大喊道:“将他们赶尽杀绝!”
两支军队陷入了血腥的厮杀之中……..
王仲谋率领三万大军一路急向北奔跑,他几乎已经断定张庭安被对方主力包围了,张庭安心高气傲的毛病大家都知道,仇敬忠又怎会不知,他派出一万军队为诱饵,并不是诱引自己,而是诱引张庭安,张庭安果然上当了。
可惜自己没有早早看透这一点,让张庭安率骑兵孤军前往,王仲谋心中懊悔万分,如果张庭安一万骑兵全军覆灭,自己怎么向天子交代?
王仲谋一边埋怨自己,一边率军疾奔,当他们奔过一片树林时,树林内忽然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呜——’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只见一支军队从树林中冲了出来,杀进了队伍之中,正好将王仲谋的三万大军一截两段。
战鼓声大作,埋伏在树林两边的飞熊卫大军杀了出来,为首大将正是主帅仇敬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