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那里只有一具婴尸,堂堂浙江总督,居然跪下去自言自语。
王绍、徐蕃等官员若有所思,少数官员和士绅则半信半疑,毕竟这时的人们很多都相信鬼神存在。
一个张姓士绅忍不住问:“王总……”
“噤声!”袁达低声呵斥。
此人立即闭嘴,其余官绅也不敢再言语。
只见王渊对着婴尸上方的空气说:“天妃娘娘慈悲,但这等滔天罪行,国法难容,必须严惩!”
说完这句,王渊凝视前方,似在倾听冥冥之中的某种声音。
稍许,王渊又对着空气说:“李府女眷亦不能轻饶,特别是李伯汉之妻杜氏。亲生骨肉被家仆抱去溺死,她作为母亲竟不加阻止,她有何颜面求得宽恕?”
又是一阵沉默,王渊似在等待天妃说话。
果然,王渊很快又说:“天妃娘娘容禀,杜氏虽受丈夫所迫,于情可谅,但于法难容。法为国之根基,若不能违法必究,则朝廷威信何在?娘娘说,只论主犯,放过李府男女仆人,本督亦不敢苟同。这些家仆虽不能阻止主人行事,但本督既然宣布严惩溺婴,他们就该悄悄报告总督府。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又是一阵死寂。
王渊突然对着空气磕头:“天妃娘娘英明,本督当送你元神归位。”
便见王渊站起来,走到婴尸跟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结印念咒:“太上台星,应变无停。护法诸王,保卫诵经。八方威神,助我扶魂。元神归位,道炁长存。急急如律令,敕!”
王渊的手印猛然变化,在符纸上搓了一下,那符箓立即无火自燃。
无论官民,在场之人全被吓到,郑仵作更是直接扑到地上磕头。
王渊的手指被灼烧了一下,疼得连忙丢掉符箓,若无其事的说:“不必跪拜,天妃元神已经走了。”
一个陈姓士绅问:“王总督,刚才天妃真的在此?”
王渊纠正道:“不是天妃,是天妃的一缕元神。本督幼时在山中随异人学艺,开得天眼可沟通神明。昨日,天妃元神托梦,说她转世历劫,降生民间却被现世父母所溺,请本督帮忙送她的元神归位。”
这番鬼话,众官绅半信半疑,但也有几个深信不疑。
有人惊道:“李家所溺女婴,竟是天妃转世?”
王渊点头说:“正是,天妃历劫降生,投胎之家必定十世富贵,说不定李氏还能再出一个状元。但是,李伯汉竟将自己的女儿溺死了,导致天妃一缕元神被束缚在此,只能托梦给本督帮她元神归位。”
“天妃神威如狱,她的元神也能被束缚?”又有人捧哏。
王渊解释说:“须知,溺婴为大恶,端的凶残无比。寻常女鬼投胎,若被父母溺死,将永世不得超生,化为厉鬼一直长留家宅。便是天妃的一缕元神投胎,被父母溺死也会束缚于所葬之地。若无本督护法送行,天妃元神至少要七七四十九年才能自行归位。”
这番说辞,把不少人搞得难分真假。
主要是刚才符箓自燃挺神奇,王渊又装腔作势,一看就像有真法力的高人。再加上王渊十多岁中状元,剿匪破贼,兴师灭国,文武双全,本身的经历就带有传奇性质。
两相结合起来,众人皆暗暗思忖:这个总督,怕真的身具异术,有沟通神明之威能!
王绍、原轩和徐蕃,三人都是官场老油条,自然不可能被王渊的装神弄鬼唬住。但他们不敢说话,更不敢拆穿,只能装作今天啥都没看到。
“本督作法颇为疲惫,须得安心静养几日,诸位告辞!”王渊装了逼就跑。
众人面面相觑,也各自散了。
女婴尸体,自有官府带走,暂时作为物证,过两日烧成骨灰送去寺观安放。
郑仵作常年跟死人打交道,本来就非常迷信,平日里各种求神拜佛。他留下来配合审理案件,大半夜才回到家中,妻子杨氏问他是不是李家被抄了。
“没有抄家,”郑仵作说,“王总督办事有章法,朝廷规定溺婴充军,李家肯定要被充军一大批。府上那些女眷,也有好多要被打入乐籍送去教坊司。”
杨氏啧啧感叹:“王总督真是厉害。”
郑仵作一边泡脚一边说:“何止厉害!我跟你说,这次李家溺死的女婴,乃是天妃一缕元神转世。你说为何李家溺婴被逮个正着?那是天妃娘娘托梦给王总督,请王总督帮她元神归位。”
“净瞎说,”杨氏好笑道,“前些日子,你还随王总督去了一趟余杭黄家,那次难道也是天妃托梦?”
郑仵作数落道:“你这妇人知道个甚?前日里去黄家,那是有人揭发黄家溺女,王总督去了发现是诬告。这回真真是天妃托梦,王总督还随身带着灵符呢!”
“灵符?”杨氏来劲了。
郑仵作颇为夸张地说:“当时天妃的元神魂魄,从女婴身上飞出,与王总督说道片刻。王总督拿出灵符,捏了法印,念了咒语,灵符一下子就燃起来,屋子里仙乐阵阵,神光到处闪着。你别不信,屋里当时有好多人,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杨氏惊道:“王总督还会作法念咒?”
郑仵作说:“王总督十多岁就中状元,上马杀贼无数,你当是怎么来的?人家从小就学异术,开了天眼,能通四方鬼神。你也听说过,王总督带着两百士卒,就把万余贼寇给杀败了,这是常人能做到的事?王总督定然招来神灵护佑,麾下兵士个个刀枪不入,这才能说得通!”
“这怕是真的,不然两百官军咋能杀败一万多贼兵?”杨氏瞬间就信了。
郑仵作又煞有介事地说:“我听王总督从京城来到的火铳兵讲,那舟山的海盗,也是被王总督招降的。而且是王总督独自一人,踩着竹竿从杭州一直飘到宁波,把那些海盗吓得当场就跪下求饶。那些海盗逍遥几十年,官府都剿不灭,王总督一去就降了,不是有神灵相助怎办得到?”
杨氏猜测道:“王总督定是天上哪个星宿下凡。”
“那当然,还用你说?状元公都是文曲星下凡。”郑仵作笑道。
杨氏眼珠子一转,说道:“先生说咱家大郎是读书种子,你跟着王总督办事,有没有弄来什么物事?”
郑仵作从怀里掏出一个茶碗,得意道:“这是王总督喝过的茶碗,沾着文曲星的灵气,我悄悄顺回来的。从明日起,你用这碗给大郎泡茶喝,让他每天沾沾灵气,说不定能考上进士呢。”
杨氏嗔道:“这等好物什,你怎现在才拿出来?快快放好,别给摔坏了!”
郑仵作突然表情严肃,告诫道:“你回娘家说一声,让他们那边别再溺女了。王总督说,溺婴会化作厉鬼,永世不得超生,只能一直留在父母家里作祟。”
“我省得,明日便去说。”杨氏道。
翌日,杨氏回到娘家,又是一番添油加醋,几天之后左邻右舍就传遍了。
县衙那边,传播速度更快,传到街头已经演化出好几个版本。
不仅如此,还有人暗中推波助澜,进行有计划、有规模的宣传。杭州本就是商业城市,南来北往的旅客众多,这些故事迅速随着商贾往南北各省传开。
平民之家或许还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杭州府数县的士绅豪商,却立即不敢干出溺婴之事,纯粹是被王渊连骗带吓给唬住了。
李伯汉并没有被抄家,但是李家被充军二十四人(男性),被打入教坊司二十七人(女性)。他这一房算是完蛋了,只剩下在贵州当官的李万清,看那样子也不能再生儿子。
甚至李万清的妻子,李伯汉的母亲,也被打入教坊司。
这位官家太太已四十多岁,因为没有诰身,直接被常伦依法严惩。而且那个岁数,无法以色娱人,只能在教坊司做些浆洗缝补的杂活。
此举吓得杭州士绅噤若寒蝉,再无人敢触王总督的霉头,包括常伦都打出了赫赫官威。
左近但凡有钱有势的人家,随时派人在总督府打听。一旦发现总督颁布新的政令,就算不鼎力支持,也必然乖乖藏好不唱反调。
开玩笑!
李状元才死几年,第三房嫡孙就被充军了,三房的儿媳和孙媳还扔去教坊司,这王总督啥事干不出来?
连带着,各大寺院的送子观音怒目像,修建速度就瞬间快了起来。士绅豪族纷纷捐赠善款,帮着寺庙建观音像,积累功德的同时还能讨好王总督,可谓一举两得。
浙江镇守太监王堂,吓得直接吃斋念佛,不敢再派出爪牙敛财害民,就怕王总督抽风把他也给办了。
一时间,杭州府秩序井然。官员清廉,豪族慈善,百姓守法,一片欣欣向荣的治世景象!
年底的时候,王总督说要在杭州建什么专科学校,瞬间就获得一千多两捐款。士绅豪商们捐资助学的善心,让总督大人非常感动。
其实吧,杭州府的士绅豪商,更想捐款给王渊买官。
可惜他们没那个本事,王渊已经是兵部右侍郎,再升根本不是钱财能够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