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吉尔伽美什目光清明,神色冷静,看来并非一时冲动。
他回头看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涅伽尔,对恩奇都说:“冥王已经战败,不会再造成威胁了。你不可以这样轻易地杀掉一位神!”
恩奇都微微皱眉道:“但是祂一旦舒醒,就会继续为恶,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你的担心,但究竟会如何,还请稍候片刻……”吉尔伽美什言下似有深意。
恩奇都亦有所察觉,于是收了剑,上前查看。
只见涅伽尔双目紧闭,整个形态和气息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祂由高大的战斗形态逐渐缩小为正常身形,身上嶙峋的黑钢战甲消失了,露出里面的白衣。
祂的黑发也开始褪色,从发根至发梢,逐渐变成了灿烂的金色;就连祂的五官轮廓也随着身上戾气的消退,变得柔和了许多。
恩奇都惊讶不已,此时的冥王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天神的姿态,也应该是祂身为恩利尔之子最初的形态!
涅伽尔的神力逐步降至一等主神的正常水平,另一位神的力量却在急剧上升——感觉到身后那温暖而充满力量的光线,恩奇都不无疑惑地回身。
乌图身披锈金白袍,面带沉静的微笑,正向祂们缓步走来。
一道道耀眼的光芒从祂金色的肩甲后射出,将祂的面容衬托得更加俊雅高贵。
乌图一边漫步,看似随意地伸臂向上画了一个半圆,天地间立刻一片光明,妖魔鬼怪再也无处遁形。
如果说初见时的乌图就像早晨和煦的阳光,那么现在的乌图就像上升中的艳阳,已经完全显现出太阳神最耀眼的姿容。
就像当初逆天上升的涅伽尔那样,新生的太阳神甚至比那些辈分高于祂的主神们更加强大!
乌图与涅伽尔,祂们就像天平的两端,此消彼长,力量渐渐趋于平衡。
乌图首先来到恩奇都面前,向他躬身致意:
“恩奇都,感谢你将我从冥界的腐泥中解救出来,使我完成了重生,同时也化解了这场天界的危机!”
“客气了。”恩奇都谦逊地回答,“我所获得的胜利是天界诸神共同努力的结果。”
乌图流露出钦佩的神情,又转向吉尔伽美什,微笑点头说:
“谢谢你,吉尔伽美什。
是你听从了我的召唤,放弃人间的繁华,下至冥界、成为涅伽尔的‘剑鞘’。
为了守护冥界、维持天地的平衡,你默默地付出了很多。”
吉尔伽美什恭敬地回礼,带着淡淡的苦笑说:
“当初我确实不太明白您的深意,也没想到在冥界等来的会是涅伽尔。
但是能为化解这场危机贡献一份力量,也是我的荣幸!”
恩奇都听得暗暗心惊。
吉尔伽美什突然去世时,依然是冥界女王当政的时代。但是很快就发生了涅伽尔入侵冥界、夺权统治权的重大事件。
难道乌图竟然能预知此事,甚至预测到涅伽尔造成的一系列灾难,所以提前安排吉尔伽美什下至冥界、以完成他的使命?
而乌图说祂在腐泥中“完成了重生”,似乎祂被涅伽尔吞噬,也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
乌图和涅伽尔,这两位神之间的关联比想象中还要深……
他正如此思考时,系统插话道:”也许,乌图和涅伽尔本就是一个神!“
“什么?”恩奇都愣住了。
细看涅伽尔褪去戾气之后的容貌,那金色的长发、泛着光辉的肤色,确实与乌图长得非常相似!
系统解释道:“首先,乌图和涅伽尔有着相同的称号——’英雄的涅伽尔‘、’英雄的乌图‘,以及’崇高的君侯‘。
神的称号相同的情况,在苏美尔文献中是绝无仅有的。
此外,在早期版本的《吉尔伽美什史诗》中,乌图在恩基的召唤下打开地狱之门,使恩奇都的灵魂得以升上地面、与吉尔伽美什相见。
而在晚期的阿卡德语版本中,打开了地狱之门的则是涅伽尔!
所以大英博物馆百科全书在线网站、英文维基百科均认为:涅伽尔与太阳神乌图(或阿卡德语的沙玛什)为同一视!”
“邪恶之神与正义之神是同一神祗?这种’同一视‘的说法也太草率了吧!”
恩奇都直想摇头,“现在显现在我面前的,明明就是两个不同的神!
涅伽尔是恩利尔之子、月神南纳的弟弟,乌图则是月神之子,比涅伽尔晚了一辈,祂们连双生子都不算。”
系统说:“但这种说法并非毫无根据。
就像湿婆兼具创造与破坏的双重性格,涅伽尔被视为夏至和正午的太阳,代表着太阳暴力、破坏、狂躁的一面。
就连一直忠诚于乌图的吉尔伽美什也认祂为主,到现在还护着祂啊!”
恩奇都一言不发,愈发觉得迷惑。
乌图温言说道:
“你一定对我和涅伽尔的关系有所疑惑吧!
其实,我和涅伽尔就像一棵树木分开的两个枝杈,是形同孪生的对偶神,分别代表太阳光明与黑暗、温暖与暴烈的不同侧面。
太阳承载着天地万物的生死循环,它的力量有多强,负面的力量就有多大。
涅伽尔虽然代表着太阳暴烈的一面,但并不意味着祂便是邪恶的代表,应该被驱逐、消灭。事物中阴暗和光明的一面,亦无法简单地分割。”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个声音接着说道:
“死亡的腐泥是创造万物的胚基,至高者恩利尔在地狱生的神,正是为了迎来光耀世界的太阳神的诞生。”
巴尔向祂们走来,虽然面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已经恢复了不少。
“黑暗与光明、生命与死亡,天道循环,此消彼长。
无论是涅伽尔降入冥府为王,还是这次乌图的历劫新生,都是这个太阳纪命中注定的因果。”
恩奇都终于明白了一切,但依然颇有疑虑地说:
“虽说这次天劫以太阳的新生圆满收场,涅伽尔的神性也获得了净化,但是祂毕竟还是冥王,难免不会再次入魔、为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你说的没错,这次大循环过去后,还会再有下次轮回。”
巴尔解释道,“但是涅伽尔再度违反规则地大幅跃升,又是几千年后、另一个时代的事了,只是远虑,而非近忧。”
祂看向脚下昏迷不醒的涅伽尔,轻笑道:“今后我与祂之间还有七年一会的均衡对抗,不过相比这次,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罢了。”
恩奇都无奈感叹,看来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了。巴尔祂们所说的道理,他在冥界的腐泥中也同样有所领悟。
乌图和涅伽尔代表着一个物体的两个侧面,就像光影相伴,不可抹去一个。似乎古印欧神话中也一直贯穿着这种对偶神的概念……
就连乌图的新生都得益于祂被涅伽尔吞噬,难怪巴尔嘲笑涅伽尔是“吞吃自己尾巴的衔尾蛇”!
神秘学中象征“无限”的衔尾蛇,不正司掌着死亡与再生、破坏与创造吗?
仔细想来,虽然为同父所生的姐妹,伊南娜是“天之女主”,埃列什基伽尔却沦为地下世界的女主人,她们不也是属性相反吗?
也许埃列什基伽尔被掳走并幽闭于冥界,也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
倘若如此,造物主恩利尔的子孙——那些对应天地秩序的主要神明,都终将顺应天道,一一归位吗?
看来所谓的“神职”并非由神王随意摊派,而是被冥冥中的“天道”、“命运”左右着!
恩奇都越想越玄,正陷入无限遐思时,吉尔伽美什将涅伽尔扶了起来,向巴尔、乌图行礼说:
“冥王必须归位,请允许我将祂带回冥界。”
恩奇都急了,出声阻拦道:“等一下!“
他心想:涅伽尔性格暴戾,就算不再对神界构成威胁,但吉尔伽美什曾经背叛过祂,难免不会被祂挟私报复啊!
乌图与巴尔对视一眼,开口说:“你放心,涅伽尔已被净化,且心怀愧疚,行事风格也会有所变化。”
“但是我担心……”恩奇都拦在那里,并没有退去的意思。
就算涅伽尔变成了好人,谁知道祂的另一重人格不会再次显现?
双重人格的家伙一点都靠不住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