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张家三房虽然都住在一片,其实早已分了家,尸变的桂小六是大房孙辈,失踪的周晓琳是二房的媳妇,跟另一个尸变的倒霉蛋是堂姐弟,如今只剩太子妃家的三房没出什么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吕大头站在花园中抬头吟诗,阁楼上有位绿裙少女倚着窗户,脸颊羞红的凝视着他,端的是肤白貌美、出水芙蓉,十七岁的年纪稚嫩迷人,可手里却拿着一本名为《金瓶梦》的书籍。
“多谢公子赠诗,奴家甚是喜欢,呵呵……”
张若曦说完便害羞的跑了,可紧跟着又出现位俏丫鬟,同样羞怯的问道:“郑公子!您的《金瓶梦》为何只有半册,西门大官人究竟会娶林黛玉,还是选了潘金莲呢?”
“咳咳咳……”
赵官仁坐在不远处一阵猛咳,满嘴的酒菜都给喷了出去,西门庆居然能跟林黛玉搞到一块,估计这《金瓶梦》就是红楼梦和金瓶梦的混合版。
“哎呀呀~小生这厢有礼了……”
吕大头规矩的持扇拱手,说道:“请代为转告我家娘子,小生的《金瓶梦》分为上中下三册,中册就在小生怀中,但下册得看我家娘子的意愿,希望她能与我共同书写美好结局!”
“真的呀!我家小姐可喜欢您的书了,我这就去问她……”
丫鬟惊喜的关窗跑了回去,没一会便沉甸甸的跑了下来,乱跳的玉兔让吕大头眼珠子都直了,连忙正色道:“劳烦姑娘亲来,敢问姑娘芳名,是我家娘子的陪嫁丫头么?”
“是呢!公子叫我雅儿就行了……”
雅儿娇憨的说道:“可是没过门不能叫娘子的,您在家里叫叫就好,可不能让外人听见了,我家小姐都羞的不敢见人了,说公子您脸皮忒厚,丫鬟们都在取笑她呢!”
“相思苦啊!本公子做梦都在娶她做媳妇啊……”
吕大头说道:“雅儿!我们家乡的规矩,届时你家小姐坐八抬大轿,你也有一顶小轿,若你父母在世,我会差人把聘礼送到你家,百两金,千两银,万两的牛羊猪狗,一样不少!”
雅儿激动的脸颊都红了,惊喜道:“这可如何使得,太多了吧!”
“这有何使不得……”
吕大头顺势掏出一本册子,塞给她的同时攥住她的手,说道:“你进了我家的门,同样是我的人,老爷岂能亏待于你,替我跟你家小姐说一声,有我在定不会让人欺了张家!”
“谢老爷!奴家将来定当好好侍奉老爷……”
雅儿娇羞的说了家里地址,捂着脸一溜烟的跑了,吕大头这才喜气洋洋的坐回了桌边,惊喜道:“这回真他娘的赚大了,通房丫头居然是头小奶牛,我终于用才华泡到姑娘了!”
“你太猴急了,当心让人瞧不起……”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结果话没落音太子妃便冲了出来,一阵风似的跑过来惊喜道:“城外没发现周晓琳的尸首,肯定不是冲着咱们家来的,这回可有救了!”
“小点声!没找到也不能说明什么,很可能是对方够聪明……”
赵官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道:“你身为太子妃得有点城府,宫里可没有一个善茬,皇上睡人家媳妇叫做临幸,你哥睡人家媳妇叫做通奸,循规蹈矩的都是老百姓,懂吗?”
“对不起!我、我敬您一杯……”
太子妃局促的倒了杯白酒一饮而尽,乖乖的退到一旁站着,很快就看袁老三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郁闷道:“他娘的!尸首不在城外,但铁定让两个小死鬼藏起来了!”
“太子妃!让下人给咱们换桌酒菜来,大头你去拿两包烟……”
赵官仁故意把两人给支开了,袁老三在这方面倒是很机灵,连忙上前听他嘀咕了一番,等他直起身来之后,叶姬儿等人也正好走了进来。
“唉~白跑一趟,大晚上的挖坟掘墓,真不是人干的事……”
六皇子唉声叹气的坐了过来,可脸上却带着丝丝的笑意,叶姬儿也坐到桌边说道:“我看这事就不在周晓琳身上,定是两个小死鬼让人诱骗了,陷害太子妃一家来了!”
“哈!”
袁老三坐下来得意道:“做事得用脑子,不能凭空揣测,你们知道两个小死鬼,如何把尸体盗走的吗?”
“不就是趁人不备,撬开棺盖弄走的嘛……”
六皇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但欧阳锦忽然从院外走了进来,大声道:“不!他们在棺材里做了手脚,棺材底部是活动的,抽掉横栓尸首便会掉下去,正好落进下面的大箱子里!”
“你怎么知道?”
袁老三惊愕道:“我派人去检查了棺材,发现了空棺的秘密,但你又是什么时候去检查的?”
“哼~”
欧阳锦不屑道:“我根本不需要检查棺材,找到棺材铺的老板就行了,把人给我带进来!”
“是!”
两名捕快押着一名中年人走了进来,中年人跪在地上惊恐道:“诸位大人!不管小人的事啊,桂六爷来找小的订棺材,小人就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做什么用我也没敢问啊!”
“啪啪啪……”
赵官仁忽然鼓掌说道:“六扇门总捕头果然有点水平,专业的事还得让专业的人来干,装尸体的箱子转移到哪去了?”
“周晓琳下葬当日,两名死者偷偷抬出了一口箱子……”
欧阳锦说道:“两人在街边叫了一名车夫,自东门而出,不过几里地便有驴车接应,车夫是一名戴斗笠的老者,两人把箱子搬上车转道往南,我已经派人去南面的村落搜索了!”
“不对!”
吕大头猛地站起来说道:“除非他们夜里可以出城,否则两个昼伏夜出的人不会吸到死气,再说也不一定是周晓琳尸变了!”
“郑公子!我也教你一个乖,昼伏夜出不代表不能出城……”
欧阳锦蔑笑道:“天子脚下的小县城,只要一吊钱就可以夜间出城,但这是杀头的死罪,你们去查自然查不到,而两名死者已经连续半个月,晚上出城,凌晨归来,还藏了两头驴做脚力!”
叶姬儿问道:“他们有说去做什么没有?”
“说了!怕家人责罚,偷偷去镇里找粉头……”
欧阳锦摇头道:“这当然只是托词,镇子里家家养狗,一旦夜里进入全镇都会知道,唯有孤村野屋可在夜间进出,而且从他们往返的时间来看,单程定不会超过一个半时辰!”
“那还等什么……”
袁老三站起来喊道:“以一个半时辰为限,所有兵马都出去搜村,一定要把女尸给我找出来,那娘们铁定尸变了!”
“我也觉得是周晓琳尸变,放出的死气感染了两人……”
欧阳锦说道:“可他们为何要将尸首带进山村,尸毒又从何而来,我认为有人获取了尸毒,故意骗他俩让周晓琳尸变,虽然具体缘由不得而知,但有极大可能是为了嫁祸给张家!”
“找尸首要紧……”
叶姬儿急忙起身说道:“周晓琳可能还被困在某处,万一让她逃脱可就不得了了,袁老三和老六一起带人去搜村,锦儿跟我去找幕后真凶,咱们先从下人问起!”
“长帝姬!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袁老三邪笑道:“你们可是张家的姻亲啊,若是包庇他们怎么办,还是麻烦你们待在这里哪都别去,尔楠大师带人去搜村,驸马爷去找真凶,我来搜太子妃的娘家,她娘家可还没搜过呢!”
“袁老三!”
长帝姬怒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就包庇了,张家会自己害自己吗?”
“尸毒只有你们一家有,总不能是我们放的吧……”
袁老三摊手笑道:“你们可能存了一部分毒粉在张家,让两个小死鬼无意中发现之后,一时兴起便用在了女尸身上,还有逃走的张天生,或许他也藏了一部分,反正搜一搜就知道了!”
“搜吧!没做亏心事你们怕什么……”
基小受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赵官仁则继续吃着菜说道:“你们又不缺人手,不要叫我这个应该避嫌的人啦,有消息就来通知本王一声,太子妃!你们家有妾室能侍寝吧?”
“有、有的!驸马爷请稍等……”
太子妃快步往屋内走去,袁老三立即叫人进来搜屋,尔楠二话不说便带人离开了,六皇子有些焦急的想说什么,可叶姬儿却拉着他摇了摇头。
“啊!你们干什么……”
张家一时间被闹的鸡飞狗跳,吕大头连忙堵在了阁楼门前,大喝道:“这是我媳妇的闺房,谁敢乱闯我放哮天犬咬死谁,听见了没有?”
“不要碰这栋楼,敢碰郑公子就是跟我作对……”
袁老三也气势汹汹的喊了起来,赵官仁什么都没说便站了起来,撑着懒腰往深处的小院里走去。
“云轩!”
叶姬儿急匆匆的跟了上来,追问道:“你为何如此反常,你究竟想做什么?”
“神经病!你们自己干的好事,关我屁事……”
赵官仁转过身来把住两扇院门,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你们叶家说话就跟放屁一样,咱们的信任基础已经崩塌,以后你爱谁谁,不要再来烦我,我看你们怎么死!”
“砰~”
赵官仁猛地将两扇院门关了起来,没走多远就听到了叶姬儿的哭声,但他并没有理会,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里。
“妈蛋!怎么看不懂了,究竟谁在搞鬼……”
赵官仁走进卧室躺在了床上,如果是柳飘飘设的局,应该不至于如此麻烦才对,而且一群傻子说是找尸毒,除非他们挨个把可疑的东西舔一舔,否则尸毒又岂能轻易被找到。
“吱呀~”
屋门被人轻轻推开了,借着院里投来的灯光,隐约见到一位陌生少妇走了进来,穿着华丽的长裙来到了床边。
“太子妃也太实在了吧,真给我送了个妾过来啊……”
赵官仁抠着嘴唇嘿嘿的淫笑,少妇羞怯的跪在了床边,伏在他耳边说道:“驸马爷吩咐的事情,咱们岂敢不从,驸马爷若是满意奴家的话,奴家这就上来给您侍寝了!”
“你好香啊,快让爷亲一个……”
赵官仁搂住她的脖子就亲,少妇也很顺从的搂住了她,谁知道少妇忽然双眼一突,猛地一掌拍开赵官仁倒在了地上,抠着喉咙拼命的干呕。
“敢跟我耍花样,吃下去吧你……”
赵官仁一拳打在她的太阳穴上,如同武松打虎般骑在她胸口,揪住她的头发在脸上一阵抠弄,竟然撕下了好几块精致的人皮伪装,而伪装之下赫然是欧阳锦的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