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中午吃完午饭之后,狩猎队往前走了一段路,然后重新安了帐篷,开始休息。
昨晚一场大战,上午又要打扫战场,这会儿大家都累了。
原本狩猎队休息,是需要安排人守夜的,一般是队伍里最强的几个猎人轮番来。
可这儿白天是比较安全的,值班的人选也就没那么讲究。
所以这天下午的负责营地安全的,是唐灵玉和苗小仙这两人。
两人一边用摄像机做直播节目,顺便就算值班了。
西王母地盘内的这片山脉,在白天上面有太阳,底下又有地热,其实温度是比较高的。
山谷里的气温三十度起步,是不能睡人的,非中暑不可。
目前这个新营地是在山顶,几个帐篷围成一圈,下面垫一层软绵绵的隔热板,然后最上边再支一大块遮阳板。
这么一来,人睡在帐篷里就舒服了。
不仅人睡觉舒服,唐灵玉用摄像机拍东西也舒服,这儿光线好。
在镜头里,苗小仙这张俏脸,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越看就让人觉得越漂亮。
当然唐灵玉对苗小仙的欣赏,也就仅仅停留在一个摄影师对一个演员造型的欣赏,这是专业角度。
另外对这个小姑娘在镜头前的悟性,唐灵玉心里也是佩服的。
他扛着摄像机拍狩猎队好几天了,目前这支狩猎队,成员别的不说,模样普遍都不错。
昨天又来了三个欧洲年轻人,两件长袍一件盔甲,这几乎是舞台造型,特别抢眼。
所以这几天,唐灵玉给苗小仙的镜头就少很多了。
这支狩猎队成员在面对镜头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跟林朔一样,尽量无视摄像机,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当然这种无视是需要适应过程的,一开始不可能做到真正地无视,总还有些别扭。
现在大家基本都适应了,在镜头面前很自然。
但这么一来就有了问题,尽管他们在镜头下的状态很松弛,可他们跟镜头之间,是没有任何交流的。
这不是拍纪录片,而是现场直播。
从这里的实景拍摄到电脑终端的显示,时差不过十来秒,这是有条件做直播互动的。
可是林朔他们不做互动,然后为了不干扰狩猎,唐灵玉自己还不方便解说,这就导致直播内容跟观众之间,其实是很剥离的。
也就是这儿的事情实在是干系重大,这才能把观众摁在电脑前。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从业者,唐灵玉对这样的效果肯定是不满意的。
这几天下来,镜头下唯一的亮点,就是苗小仙了。
从狩猎的角度而言,最近苗小仙的存在感是最弱的。
除了昨晚她作为前线作战的居中位,一根鞭子神出鬼没算是露了一手之外,其他基本没什么表现。
而昨晚的表现,也因为晚上摄像机拍不清楚,外行人是看不清苗小仙动作的,所以也等于没什么表现。
可是从直播角度来说,这个女孩的存在感,一直是镜头下最强的。
镜头不主动给她没事,她会来抢镜头。
这事儿其实是比较引人反感的,所以怎么个抢法、分寸怎么拿捏,很有讲究。
苗小仙抢镜头,这在唐灵玉眼里都称得上是绝活儿了。
她不是那种暗搓搓的抢法,这样看起来就跟个小心机婊似的,肯定不行。
她是属于明抢,一边抢镜头一边还对着镜头挤眉弄眼的做各种小动作。
潜台词是:“你们看我厉害吧,这个镜头又被我抢到了。”
要么就是:“哇,我又出现了,你们是不是被吓了一跳?”
还有就是:“你们看,这女人皮肤没我白,不信我暗搓搓去地跟她比比。”
“啊,居然还是她白,好气哦。”
诸如此类。
在镜头面前,苗小仙的那双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根本不用开口,只能通过眼神和肢体动作,就把这类潜台词表达得清清楚楚。
而且这么做的频率和时机,她都把控得很好。
每次都是唐灵玉觉得这样下去不行,镜头亮点太少的时候,她就出现了。
这在唐灵玉眼里,就属于老天爷赏饭,这小姑娘天生就适合在镜头下待着。
今天下午这场拍摄,其实就是唐灵玉用来奖励苗小仙的。
小姑娘爱表现,就让她多表现表现。
内容主要是让苗小仙接受唐氏媒体的一个采访,然后再让她跟观众弹幕互动一下。
之前被林朔一脚踩碎了唐灵玉的平板电脑,让他看不了弹幕反馈,免得动不动就撅过去。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唐公子已经没这方面的心理负担了,昨天上午又空投进来一个平板电脑,唐灵玉还特意跑过去请示了一下了林朔。
猎门总魁首一脸不好意思,说之前那块踩碎了是无意之举,这块让唐灵玉好好收着,别再掉地上了。
获得了总魁首的默许,唐灵玉也就敢做这场临时节目了。
这会儿两人说话都压着音量,怕把营地里的人吵醒。
苗小仙先是回答了唐灵玉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答复,实际上就是对现阶段情况的一个总结。
目前狩猎队对这里了解多少、已经碰上了哪些东西、昨晚那场战斗大概怎么回事、今后狩猎队又打算如何行动等等。
苗小仙在镜头面前落落大方、侃侃而谈,这一下子气质跟之前抢镜头的时候又不一样了。
之前是古灵精怪调皮捣蛋,这会儿又端正大气了,眼神也很坚定,似是对这场狩猎充满了信心。
唐灵玉一边拍一边心里暗赞,镜头下的苗家小家主,实在是太出色了。
……
同一时间,华夏岭南花都机场,楚弘毅在候机室里看着屏幕,啧啧称奇。
楚家家主最近一直在忙楚家搬迁的事情,如今也算是尘埃落定。
楚家也学着林家,分出主脉和分家。
分家继续留在南美经营农场,主脉迁到华夏岭南地区的海边上,毗邻香江和南海。
岭南地区是华夏的经济重镇,猎门原先总共有八个家族在这里驻守。
分别是一个七寸家族、三个五寸家族、四个三寸家族。
整体力量是不错的,可这么重要的地区却没有九寸家族坐镇,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倒不是说这里目前的猛兽异种形势有多恶劣,而是南海这个地方,陆地上异种少,海里头东西多。
这里是海客联盟的重点防范区域,在这儿坐镇的是整个海客联盟仅次于东海秦家的九寸家族,这户人家姓冯。
冯家提出来,如今猛兽异种在全世界肆虐,陆地上那么热闹,海里其实也热闹。
之所以海里动静不大,那是因为海里人少,人们知道得不多。
为了应对以后的极端形势,比如海兽登陆,猎门在这里最好有个九寸家族坐镇。
冯家这个想法跟猎门是不谋而合的,于是楚家主脉就从南美迁到这儿来了。
落户的地点,就是冯家原先的一处房产,给了一个友情价,让楚弘毅吃了下来。
楚家分家主脉分出来之后,主脉如今其实就两个人。
一个是楚弘毅,另一个是他妹妹,楚红尘。
小姑娘今年跟苗小仙一样大,十七岁。
五官长得很清秀,一头短发英姿飒爽。
她的修行天赋比起楚弘毅丝毫不差,小小年纪楚家传承已经修到了九寸三境。
楚家兄妹落户华夏之后,猎门可以调派的传承猎人就多了两个九境中人,猎门谋主曹冕,顿时觉得迎来了救星。
目前全世界的目光焦点,是在东欧大平原上,可实际上猛兽异种事件远不止这一处。
非洲的局势已经糜烂不堪,在十万猎头人编制完成之前,这片区域猎门暂时没法管。
可眼下的澳洲,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驻扎在澳洲的钟家,最近已经不止一次向猎门求援了,曹冕实在是派不出人手。
钟家在猎门七寸家族是算是最顶尖的那一档,跟唐家差不多,本身就有三个九境猎人存在。
所以驰援钟家的猎人,不是九境中人去了根本就没意义,而且最好是强九境。
可目前东欧局势紧张,猎门的上层战力都在往那边聚集,曹冕现在手里面可以调派的九境猎人,满打满算就七个人。
其中六个是弱九境,唯一个强九境是章进,小伙儿现在九寸六境,又是章家的传承,战力相当不错。
这七个九境猎人,最近都有买卖在做。
其中章进前阵子去了一趟东瀛,斩杀了一对大天狗,这是九州异物载上排名前五十的东西。
小伙儿目前刚回来,据说又突破了,可就派他一个人去澳洲,曹冕还是觉得不太稳当。
正好楚家主脉落户华夏,楚弘毅是个修力大圆满的绝顶高手,他妹妹也是个九境中人,再把这对兄妹加上,这就差不多了。
不过无论是章进还是楚弘毅,这都是猎门魁首,跟曹冕是平级的。
对他们下达命令,这事儿得林朔来才行,曹冕没这个职权,所以只能跟他们商量。
楚弘毅一听要跟章进一起去澳洲狩猎,一口答应下来了。
章进就不太乐意了,他对楚弘毅有些怵头,最后是曹余生这位老谋主亲自打电话过去,好说歹说这才劝下来。
所以这会儿在花都机场,是三个人。
楚弘毅、楚红尘、章进,在等飞往澳洲的班机。
候机室里有屏幕,放映的就是东欧的直播画面。
章进看着屏幕上苗小仙,眼神有些发直。
两人的恋爱关系,早在去年九月份就确定下来了。
那时候林朔人还在海底森林,章进提前一步回国,开始马不停蹄地接买卖。
对章进来说,一个人做买卖其他都还好,就是旅途寂寞。
正好苗小仙一会儿一条短信,找他聊天。
两人抱着手机聊着聊着,关系发展得飞快,互相之间的称呼很快就从姑姑和进儿,变成了老公和老婆。
可实际上,两人各自做买卖,别说约会了,最近一年见面都没见过。
如今章进看着屏幕上的苗小仙,对恋人的思念就跟潮水一般涌过来,人就愣在那儿了。
章进在看苗小仙,而他身边的楚红尘,正在打量章进。
楚红尘的情况,跟唐灵玉差不多,从小就在家里修行,没怎么出去见过人。
她现在说是九境中人,可实际上还不是一个传承猎人,缺一场成人狩。
这次楚弘毅带上她,也是想着顺便把妹妹的成人狩给完成了。
今天在机场里跟章进一汇合,楚红尘的注意力就基本上在章进这个少年郎身上了。
章进这副卖相,那是极好的。
小伙子本来就帅,朗眉星目的,个子如今也窜到一米八了,身材那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再加上这会儿心里思念恋人,眉眼之间还有些忧郁气质。
往那儿一座侧脸一摆,楚红尘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眼神逐渐也有些发直。
楚弘毅一看自己妹妹这样子,心说完了。
敢情自家这对兄妹,也跟苏家那对姐妹似的,都被一个男人给迷上了。
当然情况还是有区别的,楚弘毅对待章进,其实主要是欣赏,同时也爱开他玩笑,并不是真打算做什么。
这会儿一看到自己妹妹好像对章进有意思,楚弘毅先是心里一惊,然后就起了撮合成全的心思。
因为章进这个妹夫,他是满意的。
而且他扪心自问,他肯定不会跟苏冬冬似的,还能对自己妹夫下手,那也太没羞没臊了。
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楚弘毅又看了看屏幕上正在说话的苗小仙,夸赞道:
“这小姑娘厉害啊,如今已经是个人尽皆知的大明星了。
别说在这儿华夏了,我之前在南美的时候,认识的人里就有不少男孩喜欢她。
不过做明星偶像,也不是没有代价。
比如章进你这个男朋友,她是不便对外公布的吧?
你俩偷偷摸摸地书信传情,这什么时候是一站啊?”
章进眼角抖了抖,瞪了楚弘毅一眼:“我的事不用你管。”
楚红尘听完自己兄长这番话,也就明白章进跟苗小仙的关系了,神情一下子有些失落,默默地低下头去。
楚弘毅一看两人这个状态,心里头跟明镜似的。
话扔出去,两人反应已经到位了,这场买卖来日方长,这会儿不用着急。
而就在这个时候,屏幕上的苗小仙,忽然中止了话语。
她站起来看向远处,神色有些讶异,说道:
“唐灵玉你先别拍了,有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