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劍尊
小說推薦純陽劍尊
一道天尸魔意陡然爆发开来,如长风动地,周流诸天,太微星主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原来残破的周天星斗大阵之中,竟有数十座星斗世界被无量天尸之气充斥!
这些天尸之气来的十分诡异,竟是从星斗世界内核中陡然涌出,宛如无中生有,太微星主微微茫然,星斗世界这等魔宗根本之地,竟不知何时被天尸教主动了这般手脚!
天尸教主淡淡说道:“本教主以无上神通,将星斗世界扭转为天尸世界,孕养天尸真气,好侄儿,你还不谢过本皇叔!”太微星主心头一凛,猛然回头,果见星帝身外星力之中亦有无量天尸真气生出,连星帝元神本身都被一层天尸魔气笼罩!
天尸教主处心积虑,在数十座星斗世界中埋下了天尸魔气的种子,直至今日才一举爆发出来。星帝捏碎了数座星斗世界,借星力恢复真气,自然也将其中的天尸魔气炼入元神,他自家运炼星力,等若引狼入室,尸气已与元神纠缠一处,解无可解,最是凶险不过!
太微星主面色大骇,急忙收回太微星盘,以其中星力观照自身,查探自家元神是否也被尸气侵染,幸好他方才炼化的都是星力都是星帝不要的边角料,纵有魔气,也不打紧。
太微星主顾不得杀敌,先运足功力,炼化尸气。谁知齐神君恼恨四极神鼎被轰碎,大叫一声,催动坎离卦象杀来。左神君与慕容长生对望一眼,天尸教主出手乃是一大变数,尤其星帝被其暗算,正是自顾不暇,正可趁机先将太微星主打死再说!
三位归一不约而同,将矛头指向太微星主。太微星主大骇,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一面拼死抵挡,一面叫道:“星帝救我!”但星帝的星斗元神被天尸魔气所侵,甚至连面上都现出条条魔气之痕,正自运功抵御,哪里腾的出手来?
太微星主心头绝望,只好驾驭了太微星盘,意图突围逃走。星斗大阵之中,太弼哼了一声,叫道:“速速发动大阵,接引太微星主归位!”却是太微暗中传命,太弼虽有私心,但若是星帝与太微星主陨落,魔宗不存,自家也没好果子吃,只好兢兢业业发动周天大阵,接引太微星主。
迦楼罗与罗睺星君一脸的不情愿,奈何人在屋檐下,只能配合太弼催发星斗大阵之威。三位归一联手,本已将太微星主打得吐血三升,元神暗淡,忽然眼前一黑,接着又大放光明,立身之外陡然多了无数颗大星,各自旋动之间,洒落无穷星光。
那星光如针、如刀、如剑、如潮,各自演化威力,或阴或阳、或困或锁,将三位星君困住。太微星主则是大笑一声,忽然飞身而起,落在一颗大星之上,叫道:“叫尔等尝一尝我魔宗星斗大阵之威!”
左神君冷笑喝道:“这星斗大阵完好无缺之时,本神君尚且不怕,如今残破不堪,还敢拿来现眼?看本神君破你!”太微星主面色一垮,周天星斗大阵周天之势已破,仅余残阵之威力不足全盛之时的四成,用来困锁三位归一,还当真未必管用。
不过事到如今,岂能做缩头乌龟?太微星主心头发狠,叫道:“就算周天大阵不存,今日也要留下尔等的狗命!”太微星盘一动,星光喷涌,具现出一方天地,内中星光点点,正是周天星斗大阵阵枢所化,太微星主伸手拨弄,轻轻一点,已然激发大阵之威!
太微星主终于下了决心,定要将仙督司三个祸害打死,不然就算流落到九天星河之中,也逃不过仙督司的追杀。左神君眼见一颗大星苍郁碧绿,横空撞来,冷笑一声:“雕虫小技耳!”一方总摄诸雷法印飞起,与那颗大星实牙实齿的狠撞了一记,发出惊天巨响!
太虚宝镜非是硬拼的法宝,若是损毁了一丝一毫,左神君日后合道无望,反正总摄诸雷法印没了主人,就算被打碎打残,也不心疼。那颗大星被总摄诸雷法印一撞,竟是倒飞了出去。
但也随即触发了星斗大阵阵势,一时之间乾坤倒转,天地异位,左神君神色一动,不知何时自家已被挪移到了另一处空间,身旁齐神君与慕容长生皆不见了踪影,连发出的总摄诸雷法印也不知被挪移到了何处!
左神君头顶太虚宝镜,大笑道:“今日以力破法,破了你的星斗大阵,再杀星帝!”镜光连发,将袭来的无数大星尽数拨挡在外。另一面慕容长生亦是孤身一人,祭起残破的百剑图,抵抗星斗大阵变化。
齐神君则被挪移到了另一片星域之中,其神情一动,伸手一招,一方大印凌空飞来,落在掌中,正是总摄诸雷法印。齐神君低笑一声,说道:“此宝终于落在我手!神鼎毁去,倒也不亏!”先天坎离二卦法力涌入,开始炼化起法印来。
太微星主目中星光点点,竭力运转星斗大阵,身边太弼等三个亦是全力以赴,将法力注入太微星盘之中,众人联手困杀仙督司三大归一,若是被其等打破了大阵,后果不堪设想,因此皆是出死力以战!
大阵之外,天尸魔气翻滚不停,原本数十座星斗世界被魔气侵染,但周天星斗大阵果然奥妙无穷,一旦发动之间,竟能暂时压制魔气入侵,不过太微星主要对付仙督司,暂时缓不出手来炼化尸气。
天尸教主尚未现身,只幽幽说道:“本教主是该叫你星帝呢,还是叫你乖皇侄儿呢?”星帝面上尸气如丝跳跃,淡淡说道:“四皇叔是何时得知朕的身份?”
天尸教主忽然有些暴怒起来,喝道:“你也有脸自称为‘朕’?诸天内外,唯有朕才配得上这个字!若非太祖偏心,岂能轮得到你这黄口小儿坐上龙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