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八年
小說推薦崇禎八年
按照朱由检的安排,太子自大婚之后便以化名在六部轮流观政,每部一年,期间不与部堂高官接触,只是安静地做一个基层小官,这样才能更好的体察利弊,以便将来执政后不为人欺。
只有多与下层人氏打交道,才能知道社会的诸多阴暗面,衙门里的争权夺利、勾心斗角无处不在,尚书派、侍郎派、郎中派等等小团体之间龃龉之事时常发生,作为观政的新人,一进衙门后受到的各种排挤、呵斥、算计才是人生真实体验,见识过这些手段后,朱慈烺才会慢慢成熟起来。
昭仁殿议事结束后,阁臣们恭送皇帝回后宫,之后便返回内阁,根据朱由检今天的指示,制订赋税改革方案细则,并明确在下一个财年开始实施。
朱由检在后宫用罢午膳,逗弄了一会儿几个幼子之后小憩半个时辰,随后带着王承恩再次回到乾清宫,翻看了几本司礼监批红的内阁奏本,没发现什么疏漏之处,随后便依靠在龙床上,陷入到对大明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之中。
要想让大明各地经济发展的更好,百姓们得到更多实惠,财权下放只是手段之一,更重要的还是要想办法搞活地方经济,增加社会财富总数,使朝廷手中可分配的资源增加,这才是长久之计,而这一切都需要顶层设计的引领和指导。
现在的大明经济发展应该需要什么样的模式呢?
在长久思考过后,朱由检思路渐渐明晰起来。
几天后皇明周报署衙一间采编室里,钱穆正在逐字逐句校对自己的稿件,一名书办从院内匆匆而入:“钱采编,主编老爷请你过去一趟!”
钱穆停下手头的活计抬头看向这名书吏:“你可知主编何事找我?现下便去?我这手头还有差事没有做完!”
“小人也不知何事,主编只是吩咐叫钱采编这便去!小人还有他事,还请钱采编自去!”
这名书吏恭谨回完话后转身离去,边走边在心里嘀咕着:“这世家公子就是如此傲气,别的采编一听主编老爷找,早就二话不说拔腿就走,生怕去的晚了惹大老爷不快,这位倒好,还惦记着手上这点事,一看就是不会做官之人,将来也没多大出息!”
待书吏走后没过多长时间,钱穆校对完稿件,然后唤过一名采编室的书办,将稿件交到他手中,叮嘱几句后才出了屋去往主编朱舜水所在的院落。
发生在前几天的夜市风波并没有传扬开来,钱穆知道事发第二天,朝廷便已经暂停了宛平县加征,对于此事,他还是觉得较为欣慰的,虽说事情的结局肯定是公主殿下干预才造成的,但要不是自己为民鸣不平的话,也引不来贵人关注此事,百姓的利益受到侵害岂不是已成定局?
钱穆于崇祯二十年中举后便来到皇家理工学院就读,后因仰慕吴梅村的缘故,放弃学业进入皇明周报就职,此举得到了恩师陈子龙的大力支持。
正是在陈子龙的劝说下,父亲才并未勉强他继续参加科考,而是任由他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
自从大哥年纪轻轻便因病离世后,他父亲的性格变得更加豁达通透,对于儿子的选择再无过多干预,只希望他能够愉快的过完此生便好。
在皇明周报就职的两年时间里,受到吴梅村的影响,钱穆从一个标准的不识人间疾苦的世家子弟,变成了现今对平民百姓有着强烈同情感的正义之士。
尤其是吴梅村于京郊收留了秀芝一家,并在与钱穆饮酒闲谈时,将秀芝一家的悲惨境遇做了详解后,钱穆更是当场悲叹不已。
这个世上原来不只是宝马香车,竟然还有无数苦命人整日挣扎于死亡线上。
皇帝随后御赐“天下良心”的牌匾更是激发了他的满腔热忱,有了如此大的靠山撑腰,报社就该为天下百姓仗义执言。
参加科考,中试做官,也只能造福一方百姓,而报社完全可以为天下人发声。
这件事坚定了他留在报社成就一番大事业的决心。
钱穆一路低头思考着,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不远处的主编公房,正在走神的他迈步进屋,一不小心与正要出屋的张岱撞了个满怀。
“对不住了!小子适才正在考虑他事,未曾留意与您,还望赎罪则个!”
钱穆站稳身形,冲着正捂着脑门子的张岱拱手施礼致歉,但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尊重之意。
在亲身体察过无数次的事态民情、深知升斗小民的诸多困苦状况之后,钱穆对张岱这种自称极爱美婢美食**的世家子弟产生了浓重的厌恶感,尽管对方也是才华出众之辈,但在他的心目中,张岱这种才华对于解百姓之难毫无用处,远不如一个鞋匠木匠技艺来的重要。
“无妨无妨,钱采编整日忧国忧民,老夫岂能怪罪与你!哈哈哈哈!
快些进去吧,舜水兄正在里面!”
张岱笑着揶揄了这位后起之秀几句后举步离去,钱穆整理了一下衣冠走进屋内。
“钱采编来的正好,老夫有事要交待与你!”
主编公房宽敞明亮,分为正堂与左右两厢,朱舜水日常在右厢办公,看到钱穆进来后,他放下手中的狼毫笔笑着招呼道。
由于钱穆尚未及冠,所以还没取表字,朱舜水也是直接称呼他的职差。
对于这名年轻的采编,朱舜水还是很有好感的,才华横溢不说,品性上佳,办差从无功利之心,丝毫没有借机扬名的心思,所编写的文章也是精彩无比,深得同僚好评,在报社内名声颇佳。
“钱穆见过主编,不知主编招我来此有差事何分派?”
钱穆冲着朱舜水深施一礼,随后直接开口问道。
对于朱舜水,钱穆是发自内心地敬重,这位主编不仅身具大才,其倡导的务实主义风格也很合乎钱穆的认知。
“钱采编且坐,今日找你来确是有事要让你去办。
老夫打算让你离开报社一段时间,去往一处所在做一番详细了解,大概需月余时间,不知你可愿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