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车阳泓选择的时间非常精准!
古教教主的准关门弟子,还是有点东西的。
这也就是凌逸,换个人,早被他给弄死了,都不可能挺到今天。
车阳泓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莽夫。
虽然他的行为看上去很像——
大大咧咧的在后面跟着。
可实际上,那何尝不是一种施压的手段?
让你心神不宁,让你寝食难安!
你也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反正就在后面跟着,你还不能拿他怎么样。
整座山是一头巨兽……说实话就连凌逸事前都没想到。
伪装的太特么好了。
跟机关兽打了半天,下面这头恐怖巨兽一点反应都没有,说出去谁敢信?
外面观众席上。
无数人在这一刻全都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呼。
凌逸的处境……太凶险了!
刚刚放下心来的秦玖月一下子心就提到嗓子眼,浑身发冷,头皮都一阵阵发麻。
这太恐怖了!
凌逸……能避开吗?
随着那道斩来的剑气,同时还有很多人,一起对凌逸出手了!
车阳泓身边一名神色清冷的青年祭出一盏灯。
那灯燃烧着翠绿的火焰,一下子瞬移到凌逸面前!
然后那绿色火焰呼的一下,变大无数倍,铺天盖地的朝着凌逸笼罩过来!
凌逸翻了个白眼,妈的绿谁呢?
一名容颜艳丽的年轻女子,祭出一条红绫,宛若一条红色巨蟒,从另一个方向朝着凌逸缠绕过来。
其他人也纷纷祭出法器,对凌逸发动攻击。
这种行为,在十关赛中,其实是不被提倡的。
但同样,也没有明确禁止!
八大古教从创办修行界大会那天起,就定下一个宗旨:十关赛,力求真实!
什么叫真实?
这就叫真实!
有恩怨,就当场解决!
即便分个生死,也不会受到公开的处分。
至于事后会不会遭报复,那是另一回事了。
当那看不见的元神持剑刺向凌逸那一刻,凌逸眉心也冲出一个穿着套装的元神。
反手就是一剑!
快!
准!
狠!
这一剑狠狠斩在车阳泓的元神头盔上。
锵!
那是一声清脆至极的巨响!
透过水镜术的巨大光幕,直接响彻每一个人的心头!
元神攻击!
之前没能差距到的人顿时面露惊容。
想不到如此年轻的两个修士,竟然一上来就以这种方式在战斗。
正常情况下,就算成名多年的元神修士都未必轻易使用这种手段。
因为太凶险了!
车阳泓的元神直接被凌逸这一剑击飞。
这一剑虽然没能将车阳泓元神的头盔斩碎,但却斩出一道裂痕!
同时那声巨响,以及那恐怖无匹的力量,也让车阳泓的元神瞬间头痛欲裂,元神发出一声惨叫,转身退走。
凌逸本尊一拳轰向那道剑气。
拳罡汹涌,同样化成一道剑气。
两道剑气对轰在一起,空气中顿时出现一道恐怖的能量漩涡。
将那盏燃烧着翠绿火焰的灯释放出的绿色火海以及那道红菱和其他法器攻击直接荡开!
聪明啊!
无数观众在这一刻,同时爆发出一声惊叹。
凌逸用借力打力的方式,直接化解了对方这一波攻击。
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那座化身荒山的巨兽,站起身来,伸出一只巨大无匹的前肢,狠狠拍向胆敢在自己头顶作妖的凌逸。
那是一股磅礴到凌逸从未经历过的浩瀚之力!
就连虚空仿佛都被它这一巴掌抽得扭曲起来!
凌逸根本来不及躲闪,直接被这一巴掌拍中,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
方向,正是车阳泓那群人!
外面的观众席上,无数人发出一阵不可遏制的惊呼声。
但也有少数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巨大水镜术中的景象。
因为他们知道,凌逸并非被击中,他依然是在借力打力!
借用这头庞然大物那磅礴无匹的力量,直接把他送到车阳泓等人近前。
车阳泓身边那个祭出绿色火焰灯的清冷青年,见凌逸被“拍”过来,冷冷喝道:“给我去死吧!”
那盏绿色油灯再次瞬移般出现在他眼前,有三道绿油油的剑气,顺着灯芯射出。
狠狠斩向凌逸!
祭出红菱的女子也一脸冷漠,那道红菱呼的一下出现在凌逸背后,迅猛无比的缠绕过来。
仔细看去,红菱上面竟然生出无数锋利无比的尖刺!
这要是被缠上,再被那尖刺刺中身体,就算有战衣保护,怕是也要被扎个半死。
想想都觉得疼,莫非这女人有受虐倾向?
其他人的攻击也都转瞬即至。
这些人的战斗经验确实不算丰富,但以多打少谁不会?
各式各样的攻击,朝着凌逸铺天盖地袭来!
凌逸抬手就是一拳。
拳罡汹涌,化成一面巨盾。
挡住身前所有攻击。
借着后退的力量,反手一扫,竟一把扯住那条满是尖刺的红菱。
车阳泓此时正捂着脑袋,发出阵阵痛苦呻吟。
凌逸刚刚那一下,让他元神受创,谈不上有多严重,但就像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头痛欲裂!
轰隆隆!
一道道攻击落在凌逸拳罡形成的巨盾之上。
发出一阵阵隆隆巨响。
凌逸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那张帅气的脸,也变得苍白。
“他受伤了,大家一起出手,斩了他!”车阳泓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大声怒吼。
但那容颜艳丽的女子却在这一刻发出一声闷哼,眼中露出无尽骇然之色!
凌逸抓住她那条红菱法器的瞬间,竟直接抹除了她跟法器之间的联系!
那是她整天缠在身上,从小蕴养的法器,早已通灵!
如今却被凌逸一下子切断联系,她难以置信,发出一声厉喝:“还我法器!”
凌逸一只手握拳印,形成巨盾挡着那些攻击;一手抓着红菱,嘴角流淌着一丝血迹。
那张英俊帅气的脸上,满是冷漠。
“给你。”
凌逸冷冷说着,手一抖。
这条红菱刹那间化成一道红色光芒射向那艳丽女子。
那女子面色一喜,心中大骂凌逸是个傻子。
你以为这样能伤到我?
这东西是我的本命法器!
就算被你切断联系,它也是我的宝物!
当下运转法力,磅礴的精神能量汹涌而出,去沟通自己的法器,要将红菱的控制权重新拿回手中。
噗!
红菱顺着艳丽女子眉心迅速穿过。
旁边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见这道红菱已经远远飞出去,饶了个圈儿,竟又朝别人攻去!
有人厉声大喝:“这东西已被狗贼凌逸彻底夺取,大家小心!”
噗!
红菱绕着他的脖子转了一圈,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他说话的声音还在空气中回荡。
艳丽女子和这人的元神仓皇逃出,朝着远方拼命飞走。
下一刻——
远方接连传来两声惨叫。
却是有两只恐怖飞禽,直接用利爪抓在两个逃走的元神身上,振翅高飞!
连元神都能直接抓走的凶兽!
至少是合一境的大妖!
谁敢相信,考验三十岁以下年轻修士的绝境关里,竟然随随便便就有这种合一层级的妖……
就连车阳泓都几近崩溃,咆哮道:“救人!”
但此时凌逸已经杀过来。
抬手就是一记牛逼拳,直接打向车阳泓的面门。
嗡!
车阳泓身前瞬间出现一道屏障。
凌逸拳印轰上去,这道屏障只是泛起几丝涟漪。
王八蛋身上带着顶级防御法器!
凌逸心中怒骂。
这,就是身份尊贵的优势。
他可能杀不死你,但你想杀他……同样难比登天!
“救我!”
那名元神被抓走的艳丽女修发出恐惧至极的叫声。
但却像是惹怒了抓着她元神的可怕飞禽,锐利的大爪子一用力……艳丽女子的元神当场被捏碎!
元神可以重组,但就这一下,就让她遭受了致命重创!
不等她的元神重组,这可怕的飞禽张开嘴,一口一块……
miamiamia
吃得那叫一个香甜。
太惨了!
外面的观众席一片哗然!
无数人都已经疯了!
选手之间的战斗,生死自负。
死就死了。
可这样惨死在镇守绝境关的“守关兽”嘴里,几乎没人能容忍。
另外那个修士下场同样凄惨,被另一只恐怖飞禽直接吞掉。
车阳泓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气得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身边这些人,能在这种时候对凌逸出手的,全都是他的心腹追随者,很多境界并不差他多少,可以说都是他未来的左膀右臂。
眨眼之间死掉两人,让他对凌逸的恨意到了一种极致。
这时候那头化身荒山的巨兽迈着沉重无比的脚步,也在一步步靠近过来。
再次抬起巨大前肢,狠狠拍向这边一群人!
几万斤乃至几十万斤的巨石纷纷从这巨兽的前肢上掉落下来,从高天砸落到地上,隆隆巨响中,泛起漫天烟尘。
一群人在这烟尘中若隐若现,跟这巨兽比起来,连只蚊子都不如!
车阳泓这边的人就算再怎么想要杀凌逸,也不得不暂时退走。
这恐怖巨兽不知是什么境界,但很显然,就算合一境界的大修士在这里,也未必能把它怎么样!
这东西一动,周围所有一切生灵全都远远退避。
凌逸瞥了一眼车阳泓逃走的方向,有些遗憾的撇撇嘴。
终究还是有些束手束脚啊!
为了最后能拿到星辰之心,不得不暂时隐忍。
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展露出太多实力来。
所以,暂时放你一马!
天空中一片漆黑,无数巨大落石纷纷掉落。
是那头巨兽巨大的前掌拍下来。
凌逸身形一闪,不退反进,朝着这头巨兽冲杀过去。
他这举动,几乎所有人看来,都无疑是在送死。
但那些绝境关的评委眼中,却纷纷露出震撼之色。
就连始终盯着这里的三个来自星门的青年,都不由得面露惊容。
那为首的青年喃喃道:“的确有点东西……的确是有点东西,不管他是不是,一旦成长起来,都不得了,我得试试他。”
至于评委那边,各种赞誉更是瞬间如潮涌来——
“了不得!”
“真是厉害啊!”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这份能力,这份心性,这份战斗意识跟技巧,这份聪慧的头脑……可怕!真可怕!现在就算有人跟我说他是星门圣主教出来的……”
这位说到这儿顿时闭上了嘴巴,因为激动之下,嘴皮子一秃噜,说了不该说的话。
星门圣主,这四个字在修行界几乎就是禁忌。
寻常人谁敢乱说?
不过由此也足以看出这群人对凌逸的表现是有多么震撼。
甭管绝境关设置得有多缺德,多凶狠,但在人们眼中,那种真正的绝顶天骄,还是会给予相应尊重的。
凌逸这一举动,恰恰就是绝境关的破局所在!
看上去终点之门一点规律都没有,到处乱窜,而且绝不会蹿到某个人面前。
实际上,破局的点,就在这种如同荒山大小的巨兽身上!
这种巨兽,如今的年轻修士几乎无人认得,就连一些老辈人物,也未必知道。
实际上这是一种生在星空的巨兽。
终年流浪在星系之中,以天地灵气为食,喜静,懒惰,胆小。
除了力大无比之外,防御也是一绝。
说不好具体什么境界,但它的防御能力之强,就连渡劫大修都很难轻易攻破。
至于力量,同样接近渡劫层级。
只是这东西不会施展神通攻击,唯一擅长的神通,便是召唤空间之门。
所以它很难抓!
整个八大古教,无数年来,捕捉到的星空巨兽都极其有限。
捕捉来之后,用无上封印将其封在这里。
再用顶级精金锁链将其锁住。
所以即便它可以随时召唤出空间之门,却也没办法从这里逃离。
虽然逃不掉,但本能却依然还在,一旦遇到巨大的威胁,第一反应就是召唤空间之门试图逃走。
在过去的修行界大会十关赛中,还从未启用过这种星空巨兽。
这东西被抓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用作比赛,而是试图驯化,当做坐骑,可以随时穿越空间。
用在比赛中,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
所以那些评委和三个来自星门的青年才会吃惊。
凌逸究竟是凭借什么一眼破题的?
莫非他脑子里面,住着一个超级强大的灵魂?
无时不刻的在指点着他?
三个青年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彼此的意图。
这次,就连那两个辅助的青年都没有任何反对。
为首的青年沉声道:“等他出来,第一时间探他识海!”
另一名青年问道:“用不用告知他?”
为首的青年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告知?告知什么?当然是直接出手试探!”
这青年顿时不说话了。
为首的青年眯着眼,看着赛场中的情况,沉声道:“先看,凌逸虽然破了题,可想要解题,却没有那么容易!”
的确没那么容易,一个力量跟防御堪比渡劫大修的巨兽,想要让它感到恐惧从而召唤空间之门……着实有点难。
凌逸之所以回来反杀这星空巨兽,的确是妖女的提醒。
他天赋再好,也没到妖女那境界。
但妖女的提醒方式却并非像过去那样,直接很随意的在他脑海中发出声音。
而是一道非常隐秘的意念,直接从他心底传递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
面对妖女如此小心翼翼的给他传递消息,凌逸心中有一股悲愤情绪涌起。
他沉默,什么也没有说。
不断出手,跟这头星空巨兽周旋。
他知道对方的弱点在哪儿,但却不能直接去攻击那个点位。
因为,会被人发现异常。
其实这巨兽动作并不快,对凌逸来说,躲避它的攻击也十分简单。
他开始施展大范围的攻击。
祭出自己亲手炼制的那面小镜子,镜子爆发出五行元素。
化成各种各样的攻击,不断的轰在巨兽身上。
但给人的感觉,活像是蚊子叮恐龙……双方之间的个头差距着实太大了!
只是这蚊子有点凶,一道道攻击落在巨兽身上,让它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音。
即便没那么疼。
但它胆子小。
就像害怕打针的人,没等针头扎到屁股上就开始喊。
已经逃得很远的车阳泓一群人停住脚步,惊疑不定的看着凌逸那里。
“那该死的狗东西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攻击那头巨兽?”
这群人狼狈不堪的站在那里惊讶的看着。
下一刻,就见那头庞然大物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户!
车阳泓恍然大悟,大喝道:“快走!那是终点之门!”
说话间,他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残影,最后一个字响起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远方。
凌逸纵身一跃,跳进那门户当中。
没人看见,就在凌逸跃起之前,一颗星辰石,悄然从他身体中飞出。
借着那头星空巨兽的掩护,瞬间没入大地深处。
那头庞然大物也朝着那门户冲去,但下一刻……
锵!
一声清脆鸣音响起。
一条只有成人拇指粗细的精金锁链瞬间绷得笔直,发出阵阵颤音。
一头扎在大地深处,另一头,却链接在这庞然大物身上。
这头星空巨兽距离那道空间之门近在咫尺但却无可奈何,只能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
嗖!
车阳泓的身影已经无限接近这道门户,眼看着就要传过去。
本就愤怒无比的巨兽突然间发现竟还有小东西敢飞过来,抬起巨大巴掌,照着空间门那里狠狠抽过去。
嗡!
虚空再次被扭曲,空间之门轰然碎裂。
车阳泓不得不闪身避开,然后看着门户消失的地方气得仰天长啸。
然后疯了一样朝星空巨兽发起攻击。
既然凌逸能成功,自己肯定也行!
凌逸再次第一个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他就已经是十关赛的六连冠……六冠王了!
基本提前锁定了十关赛的总冠军。
但在出来的一瞬间,一股宏大的气息直接将他锁定。
凌逸霎时一动也不能动。
紧接着,一股冰冷至极的意念,瞬间冲进他的精神识海。
凌逸想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只能任由那道意念飞快在他精神识海转了一大圈!
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冷感觉,是凌逸从未曾有过的体验。
只是在这一刻,他根本来不及去愤怒,一颗心也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差点被吓到魂飞魄散!
难道……妖女要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