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翌日清晨。
宁府东路院,一间寻常院落内。
庭院正中,一块刷了黑漆的黑板上,写满了迥异于中原文字的数字。
从前朝起,朝廷便规定了账簿上的数字,必须写成“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
但这块黑板上的数字,却是“1、2、3、4、5、6、7、8、9、0”。
阿拉伯数字其实打唐朝起就传入了中原,但一直被漠视,便是现在,也没甚么中原人用这样“粗鄙”的番邦数字。
然而贾蔷,在这半年内,却将这些教给了许多人。
庭院内设着二三十张矮几席榻,榻上坐着黛玉、宝钗、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宝琴、平儿、尤氏、尤三姐、晴雯、小角儿、小吉祥、紫鹃、莺儿、翠墨并十二戏官,还有八个从西路院会馆挑选出来的,懂事知理平日里对平儿帮助极大的女管事。
“三位数内的加减乘除法,你们大致都能做不差了。但具体如何应用,还要多锻炼。西路院那边会馆里,多有这样的账簿,你们可以多做练习。但数学远比加减乘除有意思的多,加减乘除只是最简单的应用。还有高一级的,譬如鸡兔同笼,头共八十八个,足共二百四十四只,问,鸡与兔各有多少只?”
贾蔷说完题后,看着一张张年轻明媚的脸上,满是苦思之色,眉头都纠结起来,不由开心的笑了起来。
得到数枚白眼球后,他呵呵笑道:“今儿教你们的,便叫二元一次方程。”
说着,他在黑板上列出了方程式,然后借着鸡兔同笼的题,将方程式细细分解了遍。
黛玉、宝钗、探春、湘云、宝琴、平儿等聪慧些的,听的眼睛发亮。
她们也不是不解术算之道,《孙子算经》中原也有鸡兔同笼的题。
只是《孙子算经》的解法却要繁琐的多,算经设想,每只鸡都是“金鸡独立”,也就是一只脚站着。而每只兔子都用两条后腿,像人一样用两只脚站着。所以,地面上出现脚的总数的一半,也就是二百四十四除二,也就是一百二十二只。在一百二十二这个数里,鸡的头数算了一次,兔子的头数相当于算了两次,因此从一百二十二减去总头数八十八,剩下的就是兔子头数,即有三十四只兔子,当然鸡就有五十四只。
但这样的算法,着实不是许多人能明白的过来,且也复杂的多。
異能邪皇
而如贾蔷所教,用阿拉伯数字列出方程式来,再一代入,很轻易的就能算出结果来。
冷情CEO獨占小萌妻
当然,也不算轻易。
譬如迎春就是一脸的迷糊,不是她不用心努力,实在听不懂啊!
赶围棋儿也是动脑筋的,可怎就没这样难?
见贾蔷笑吟吟的望来,迎春没好气道:“算账学先前的加减乘除难道还不够?学这个有甚么用?”
贾蔷笑道:“二姑姑这个问题,问的着实好。学这个有甚么用呢,我来举个例子。譬如,会馆要进一批刺绣,总价三百五八两银子。其中一类刺绣,是咱们家这样的千金闺秀们所刺,一方就要八两银子。另一类呢,是寻常绣娘,或是嬷嬷们所绣,一方只要三两银子。问,第一类要收多少方,第二类又要收多少方?”
见迎春一双杏眼里仿佛已经能看到问号,贾蔷呵呵笑道:“这道题就当做是课后作业,你们下去琢磨琢磨。教这些呢,对于一些人,是为了便于你们日后更好的管家,人心隔肚皮,总要知道的详细些,才不被人轻易的诓骗了去。对于另一些人,多学一些能为,将来你们也可以担当大任。”
探春好笑道:“她们能担当甚么大任?”
不是她瞧不起那些戏官或是教坊司出来的管事,普天之下,怕也只有贾蔷会这样离经叛道的教她们,用她们。
可再怎么尊重她们,也不可能让她们抛头露面罢?
贾蔷眉尖一扬,道:“能担当大任的地方多了去了!如今我各处营生越铺越大,需要一个专门查账的公房。但是公房里的人,最容易被外面的人拉拢腐化,能让人信任的不多。我教会了她们,待成立公房后,她们便可当监察。到时候,不知多少重要的账目都需要她们过目,查出哪个有问题,弄鬼的人是要掉脑袋的,难道还不算大任?”
“好了好了,都散了罢。听了一清晨,头昏脑涨的。”
黛玉不愿见斗嘴赢了的贾蔷太得意,摆手散了场子。
贾蔷也放下了炭笔,邀请道:“去园子里逛逛,透透气?”
黛玉白他一眼,道:“你不是还要给那些亲兵和兵马司的官儿们上课?”
贾蔷笑道:“他们不行,没你们聪明,一月里上四节课,都吃力费劲的很。铁牛因为这个,都想着和姐姐商议搬回青塔去住了。”
一旁的宝钗“噗嗤”一笑,见贾蔷、黛玉看过来,笑道:“那铁牛姐夫,一只手比笔都大了,拿在手里像是拿一根小棍儿。听姐姐说,写名字都有些费力,如何算得了这些?”
黛玉似笑非笑的看了宝钗一眼,就听贾蔷问道:“薛大哥和夏家的事定好了?”
宝钗白皙如冰雪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愁意,道:“夏家那姑娘……我妈让人四处暗地里打听了下,是了不得呢。”
黛玉取笑道:“凭她如何了得,还能了得过宝姐姐?”
宝钗没好气道:“都快愁死了,你还来取笑!”
黛玉心善,见她果有愁苦之色,便劝道:“你这愁来的很没道理,你哥哥甚么性儿的人你不知道?都非善类,哪里还需要你这当小姑子的去愁?”
贾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宝钗也哭笑不得的在黛玉凝脂般的腮边轻轻掐了把,气笑道:“昨儿见你那样疼湘云,原以为是果真长大不同了。没想到,还是从前那般促狭。”
黛玉白她一眼,正要说话,忽听探春一声厉喝:“你来做甚么?”
贾蔷闻言吃惊,转头看去,忙劝道:“算了算了,三姑姑,宝玉虽不成器,也不必撵他。”
宝玉:“……”
探春又好气又好笑道:“我哪里说的是二哥哥?我说的是那个不好好进门,在那不尊重的!”
明末風暴
院门口,一个小脑瓜出现又消失,消失又出现,然后又消失……
众人:“……”
十兩王妃
探春面色一阵青红不定,在黛玉等人暗笑中,爆喝道:“再不进来好好说话,今儿我再不饶你!”
宝钗在一旁笑叹道:“将一个公门千金,大家闺秀,生生逼成了女罗刹……”
探春闻言气笑道:“宝姐姐如今说话也开始刺人了,也不知跟哪个学的!”
宝钗闻言俏脸一红,黛玉又笑眯眯的看过来一眼,愈发让她不大自在。
好在这时贾环耷眉臊眼的进来,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似连脚也跛着,浑身上下没个正地儿。
他倒也乖觉,没往探春跟前去,而是走到贾蔷跟前,吸溜了下鼻子,咧嘴笑道:“蔷哥儿,我娘说要请你个东道,单请你!”
贾蔷还没开口,探春就涨红脸几步迈过来,啐道:“想瞎心了?岂有,岂有胡乱请客的道理?回去告诉姨娘,少操弄这些让人笑话的事,她的好多着呢!”
贾环极怕他这个姐姐,低头道:“又不是我说的,是娘说的……娘还猜到了你会这样说,就让我告诉你,珠哥儿媳妇……是娘说的,不是我。珠哥儿媳妇能请得,我请不得?珠哥儿媳妇为了兰儿请,我为环儿请,莫非我就见不得人?”
“噗!”
“啊哈哈哈哈!”
“咯咯咯!”
本该顾虑探春的面子,可贾环扭腰挑眉瞪眼学他娘骚里骚气的模样,实在太传神了!
见大伙都笑出眼泪来,探春真的,真的是呼吸都在颤栗。
然后就见她握起拳头,挥起朝还在学赵姨娘的贾环砸去。
贾蔷哈的一笑,上前握住她的胳膊,拦了下来,道:“不至于不至于,还是个小孩子。你这一较真儿,反而没趣了。”
探春脸都气青了,嘴唇哆哆嗦嗦的张不开口说不出话。
黛玉给贾蔷使了个眼色,让他去。
哪怕再瞧不上赵姨娘,看不上贾环,可探春的面子总还是要给的。
探春嘴上说的难听,看着也恨的入骨,可唯有爱之深,才会恨之切!
她可以骂,可旁人若是跟着她一起骂一起瞧不起,那便要伤她的心了。
贾蔷想了想,左右中午也没甚大事,看向贾环道:“总不能真是你娘一个人请我罢?”
贾环吸了吸鼻子,眉头挑了挑,一副赖货样子,道:“老爷,应该也会来。”
“你早不说!”
探春朝他吼道。
罪惡圖騰
贾政在,和贾政不在,那是一回事吗?
贾环怕怕的神情,嘟囔道:“你也没问我……”
贾蔷拦住要冲杀了贾环的探春,一只手臂横在她身前,让她冲不过来。
探春连续撞了三四回后,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样,面红耳赤,到底还是撂开了手,不去杀弟了。
贾蔷扯了扯嘴角,对贾环道:“走罢,去西府瞧瞧。若是你老子也在,我就坐下吃两口。若是不在,就问问你娘到底甚么意思就好,饭菜就免了。”
贾环无所谓的亚子,倒是宝玉有些急,甚至都顾不得姊妹们和在一旁的贾环,拉住贾蔷的袖角,急道:“蔷哥儿,见到老爷,可千万要为我说话啊!”
贾蔷莫名其妙的看着宝玉,问道:“不好意思,你哪位?我认识你么?”
“噗嗤!”
方才气的怒火冲天的探春,此刻近距离看到贾蔷一脸陌生茫然客气的问话,登时没忍住,喷笑出声。
其他姊妹们也纷纷被逗乐,湘云更是笑的仰的太狠,“咕咚”一下栽倒在地……
独宝玉快气炸,跺脚道:“可不是顽笑的时候!”
迎春笑道:“快别气他了,脸都紫了。”
众人见他泪花闪烁,都觉得没意思了,贾蔷呵了声道:“二老爷若是问我,我就那样说。同意不同意,没把握。主要是让你写书,你也不好好写。半年多了,才写了不到三万字。你知道我认识的一个写书匠,半年多写了多少?”
“多少?”
“两百万字!!”
黛玉忙笑道:“可是那位屋外大官人?我也是极喜欢他,很用功,故事也好,干净不落俗套。”
一旁探春笑道:“巧了,我也是!”
宝钗轻轻颔首叹道:“是很好呢,怪风趣。”
宝玉忙道:“打今儿起,我也一定好好写!”
说罢,巴巴的看向贾蔷。
贾蔷笑了笑,道:“行罢,我过去看看,老爷若是问起,我就帮你说两句好话。”
宝玉闻言大喜过望,连连作揖。
贾蔷点点头,又问黛玉道:“那你们去哪里顽?”
黛玉笑道:“顽甚么?二姐姐、三妹妹、云儿她们都要去做女红,我去寻平儿姐姐,帮她对对近来的账簿。平儿姐姐做活细致,就是算的有些慢。”
贾蔷笑道:“好好,不过也别累着了,算一阵,就一起去逛逛园子。看看都喜欢甚么古董家俬陈设,喜欢甚么样颜色样式的帷帐帘子,都可计较一番,再报与我。
前儿贾芸和薛蝌同我说,园子里用的妆蟒绣堆,刻丝弹墨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一百二十架,还有帘子二百挂,昨日俱得了。外有猩猩毡帘二百挂,金丝藤红漆竹帘二百挂,黑漆竹帘二百挂,五彩线络盘花帘二百挂,也都得了。不过我让他们不急着挂,若是你们喜欢不同样式的,可以再让他们准备。这个不要嫌麻烦,自己住的地方,必是要顺自己的心意才好,否则,岂非美中不足?”
黛玉闻言抿嘴笑道:“难为你这样细心。”
又与宝钗、探春、湘云等姊妹们相视而笑。
宝玉见了实在眼热,眼巴巴的央求贾蔷道:“蔷哥儿,我夜里虽然不能在园子里住,可白日里总能有个落脚处罢?”
众姊妹看过来,贾蔷笑了笑,道:“倒是有一处极佳的赏月之地适合你……”
撕天紀 尋霧者
黛玉点点星眸中闪过一抹古怪,道:“不会是那处罢?”
贾蔷点点头道:“对,就是玉皇庙。”
“哈哈哈哈!”
贾环忽然放声大笑起来,被探春敲了下脑壳才闭上嘴。
黛玉嗔了贾蔷一眼,道:“你非惹他做甚么?”
宝玉默默流泪:“……”
贾蔷从谏如流,道:“算了,不是玉皇庙,也不是达摩庵……再多说一句,达摩庵等你母亲想念佛了,可以进去试试。给你准备的,就是凸碧山庄!很好的地儿……”
黛玉闻言抿了抿嘴,忍住笑意。
她本身倒没怎样,也觉得那处还不错。可贾蔷却笑那名字,凸碧和“土逼”谐音……
宝玉却管不了那许多,只要里面能有一处他的落脚地就行!
等贾蔷离去,姊妹们也各自散了后,宝玉便跑去了后面园子。
因得了贾蔷许可,所以他进得去。
只是,当他累成死狗般也满腔热血不灭的跑到建在山麓上的凸碧山庄后,整个心都凉了。
此处虽名为山庄,可分明不能住人,只是一处敞厅!
凸碧山庄往前看,遥遥能看到各处。
往后看,倒是能看到两处近景,看的他心惊胆战:
达摩庵,和玉皇庙!
莫非,天要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