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scz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宿主 線上看-第五百六六節 機械之魅看書-zqdpu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钞票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张纸,用来擦屁股都嫌硬。然而天浩以强大的个人魅力,以及对帝国的控制力确保了龙币信用,无论商人还是民众,都按照要求前往银行,将手中的金属货币进行兑换。
为此,天浩组建了一整套结构严谨的金融监督机构。
放开那只猪妖,让我来! 时小慕
这是一个年轻且充满活力的帝国,他不希望文明时代那些肮脏、腐败、黑暗的问题在这个时代重演。当然,彻底禁绝是不可能的,哪怕再有活力的政府也会存在阴暗角落,存在沉疴。但就目前来看,龙帝国整体吏治还算清明,对政策与计划的执行也没有拖沓,就像刚从地平线上冒出头来的朝阳,令人喜悦,释放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
大型蒸汽机研发一直是海军的重要关注项目。
正江属于那种血管里流淌着暴力与战争因子的家伙。作为海军部首任长官,他对新技术军事化运用达到了无比狂热的程度。列车用锅炉已经完成了船载安装,并进行了多次实验。试制的两艘蒸汽货船在济州岛与磐石城之间来回运转,针对试航期间发现的各种问题进行了修改。帝国科学院同期进行的研究项目是船用钢板,因为得到了来自“老嬷嬷”的技术支持,在制备材料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看着已经完成组装的一千吨级的锻压机,包括帝国内政部长巫且在内的官员们纷纷张开嘴,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发出前所未有的惊叹。
这是帝国从发现到使用电力的标志性里程碑,也意味着帝国从此具备了大批量制备特种钢材的能力。“铁船会直接沉入海底”的概念此前一直牢牢占据着大脑,直到蒸汽货轮的出现,才彻底改变了这种旧观念。锻压机也是同样的道理,看着这台释放出强大威能的机械,巫且感到自己的逻辑思维正在崩溃,尤其是关于神灵的部分,正随着金属撞头一次次落下而粉碎。
他不由得想起年轻皇帝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科技,改变生活。”
十好相公:犬驸马 风清烟
巫且知道海军正对二百二十毫米舰炮进行改良性研究与实验。大口径火炮一直是帝国军务部门的最爱,但在过去的历次战争中,陆军最常用的火炮口径为一百零五毫米,海军舰炮也多为同一口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火炮自重和威力所导致。轻量化的火炮便于运输,这一口径的火炮对南方白人来说已经相当可怕。
尖锥形炮弹与圆形炮弹之间的更替,意味着战争进入了全新时代。以帝国海军的实验型二百二十舰炮为例,更多的技术难点在于炮管材料研发与射速。半年前,天浩以启发式教育引导帝国科学院“发明”了苦味酸,从此帝国生产的炮弹更具威力,只是在射速方面一直没有太过显著的进展。
铁甲舰取代风帆战舰是一种趋势。尽管海军部目前只拥有两艘蒸汽货轮,可无论科技研发还是各种相关理念,已经把南方白人远远甩在了后面。
巫蓉站在旁边,她看着已经开始运转的千吨锻压机,脸上全是震撼的神情,喃喃自语:“……天啊,这……这简直就是神灵才有的力量。”
巫且一直很看好自己推荐给天浩的御用秘书。他舒展眉头笑了,回想曾经在磐石寨的那一幕幕回忆画面,如今心里充满了感慨:“不,这不是神迹,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
巫蓉转过身,认真地说:“如果没有陛下的指引,我们永远不会成功,永远不可能做到今天这种程度。”
秦時明月之星之戀 魂殿的木偶
“也不可能有帝国。”巫且微笑着点头表示赞同。
巫蓉脸上充满了狂热:“皇帝万岁!”
她的话仿佛信号,瞬间点燃了其他人心中的热情与亢奋。包括巫且,纷纷加入了相同音节的情绪宣泄。
“皇帝万岁!”
……
咆哮城,王宫。
华贵的条形长桌上摆满了水果。
總裁尊寵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微丹湜意
穿越之远山茶农
香蕉来自济州岛和晋州岛,有淡绿、白色和黄色三种。前两种尚未成熟,口感生硬且带有涩味。后一种已经熟透,只要剥开皮就能吃。之所以将它们同时陈列在桌上,其实炫耀的意味大于食用。
金黄色的菠萝来自晋州,个头很大,单枚相当于文明时代的大号纯净水桶。这种具有遥远血统的变异水果保留了最大优点,有着浓郁的香气,成熟后的糖分极多,非常的甜。
在大海上远航搜索的可敬水手们还带回了芒果、荔枝、火龙果、榴莲、红毛丹等热带水果。它们分散在一个个海岛上,如今被收集起来,一部分给了皇家科学院植物部门用以研究,有价值的进行推广;一部分经过鉴别确认无毒后就送入王宫,成为象征性财富。
这是一间偏殿,而不是召见大臣们所用的正殿。阿依坐在主位上,用复杂目光注视着坐在侧面的希达。
她是上主之国送来的公主。
联姻是联系两国关系最常见的方法。只是天浩忙于战事,目前远在撒克逊首都伦敦无法回来,上主之国方面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先把人送过来,耐心等候。
具有异域风情的服装看上去很诱人,薄纱笼罩的女性躯体有一种朦胧之美。然而无论是做工精美的首饰,质料华贵的服装,还是涂抹在希达身上散发出浓烈气味的香料,在阿依看来全都毫无意义。
她长得不算漂亮,对男人不会产生太大的吸引力。
身为皇后,阿依很清楚自己的言行举动对其他人有着何等的影响力。因此她尽可能的在诸多问题与日常事务方面不偏颇,遇到不明白的就询问天浩……时间久了,当年的普通农家女也成为贵妇,冷静又理智,手腕灵活,而且阿依喜欢射击,无论手枪还是步枪,都达到了一等射手的境界。
按照龙帝国原住民的标准看待希达,无疑显得不够尊敬,而且荒诞。
可即便是按照天浩的个人审美观,阿依仍然觉得这位上主之国公主相貌普通,甚至可以说是难看。
她的皮肤粗糙,有很多微小的颗粒,右侧面颊甚至还有一道很浅的凹痕。看得出来这是幼年时代留下的伤疤,虽然恢复得很不错,却终究无法做到彻底消弭。
以南方白人的视角,身高将近两米的希达的确算是巨人。可在咆哮城里,她是所有人必须低头俯瞰的矮子。
上主之国国王拉赫曼的想法不能说是有错,在全国范围内挑选合乎巨人身高的女子充做公主,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年轻巨人皇帝的青睐……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天浩的审美观来自文明时代,否则也不会选择阿依作为皇后。
想要结盟的心理是如此迫切,按照国王拉赫曼的旨意,希达在麦维堡王宫接受了近三个月的礼仪教育。她是一个平民的女儿,因为长得太高被当地人视作怪物,从未想过有一天能享受这种荣华富贵……希达知道自己将成为巨人皇帝的妃子,她学的很努力,也憧憬着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会好好爱护自己,在甜蜜的爱情中好好生活。
这一切都没有问题,只是国王拉赫曼的性子急了点,看过来自后宫的报告,认为礼仪训练可以结束,他立刻任命一位皇室贵族为使节团长,带着希达与丰厚的嫁妆前往咆哮城,想要以既成事实的方式,将两国之间的盟约夯实。
阿依将这一切写成密信,以白头雕通讯传给了远在伦敦的天浩。
回信很快:“后方一切事务由你执掌,全权负责。”
这是丈夫对妻子的绝对信任。
阿依有些啼笑皆非,她感觉天浩是把一个沉甸甸的担子交给自己。
看着正用小刀削着芒果皮的希达,阿依思考了一下,张口道:“我听说,你今天在外面与别人起了纠纷?”
情剑无刃 卧龙生
来到咆哮城已经有一段日子,希达与阿依之间很熟,不再是从前那种谨小慎微,无论说话做事都较为随意。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笑了笑:“那是个不长眼睛的贱民,他冲撞了我的车驾,我让人用鞭子抽了他一顿。”
南山有故
事情很简单,经过也不复杂。
阿依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要打那个人?”
希达对此感到奇怪:“我是王妃,他只是一个贱民。我派人查过,他不是贵族,也没有太多的财产,是一个真正的贱民。”
“贱民”这个概念来自在麦维堡接受的王室礼仪训练。管教女官那时候一再告诫希达:你不再是低贱的平民,你是国王陛下的亲戚,是王室的旁支,是尊贵的公主。
希达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公主。在此之前她只是个无所事事,连饭都吃不饱的普通人。男人都喜欢漂亮妞,可希达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不具备优势,超高的个头也使她看起来显得手脚粗大,魁梧健壮……上主之国的女人擅长歌舞,尤其是以夸张和大幅度扭曲抖动展现身体曲线的“肚皮舞”,更在某种程度上已是该国女性的独特艺术表现方式。希达在这方面丝毫没有天分,也没有舞蹈教师愿意在这个看似粗鲁的女孩身上浪费时间。
父亲认为她是个累赘,因为只要是脑子正常的男人根本不会喜欢希达,也就意味着这个贫穷家庭无法得到一笔嫁妆,让希达的两个弟弟有钱结婚。
母亲是个愚昧且毫无见识的村妇,除了向虚无缥缈的神灵哭诉并虔诚祈祷,她什么也做不了,也不可能改变现实。希达经常看到喝醉的父亲殴打母亲。她从不逃避,只是跪在地上任由父亲揪住头发挥舞拳头,将她打得满脸是血。
上主之国信奉的神灵与其它国家不同。“上主”与“圣主”最大的区别在于男女。《圣主福音书》中提到: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所化,因此女人的地位永远低于男人。而《上主福音书》同样有着类似的部分,甚至比《圣主福音书》还要极端:女人是男人的奴隶,如果丈夫觉得妻子必须死,他只要一句话,妻子就必须服从,以丈夫指定的方式自杀。
希达在家里没有地位,父亲和两个弟弟都把她当做免费的劳动力。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希达就承担了地里的大部分劳动,更可怕的是二弟竟然对她有那方面的特殊兴趣,频频想要侵犯。如果不是希达身材高大,常年从事农活,打起架来二弟根本不是对手,恐怕她的结局会比想象中更糟。
谁也没有想到希达竟然会成为公主!
国王使者来到村里的时候,曾公开宣称:当年王都发生内乱,为了确保王室血脉得以延续,当时的王太后命令贴身宫女带着襁褓里的小王子从密道逃离。后来平定局面,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宫女,此事自能作罢。一百多年过去了,王室一直在寻找当年失踪的宫女,经过多方对比和确认,终于找到了希达。
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
据说血脉遗传是在母亲那边,她得到了贵妇的身份与头衔,还得到了两千个第纳尔(上主之国货币,与金镑比值差不多对等。)
父亲和两个弟弟都被封为骑士,虽然他们不会骑马,也不会使用刀剑,更没有机会接触到火枪之类的武器。
在麦维堡,管教嬷嬷对希达进行了严酷的训练。
国王拉赫曼是真心想要与龙帝国交好,他绞尽脑汁从民间寻找“巨人美女”的目的就在于此。身高达到要求被摆在了首位,容貌才是其次,家室教养什么的排在第三位……在这样的序列要求下,希达被选中这件事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想要把一个粗手大脚的农家女调养成公主,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时间足够宽裕,管教女官觉得倒也勉强可为。偏偏时间不等人,拉赫曼国王只有三个月的耐心。
更重要的是,龙帝国的南下军队已经席卷了大半个撒克逊,甚至占领了首都伦敦。照这样的进度,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并吞整个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