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樱武岚输了,他确实输了。
少年的青春取名藏心 顏寧凝
在刀与剑的争锋中,他输的彻彻底底。
这一招樱武家世代传承,在他这里升华到顶点的拔刀术,竟然只擦破了萧云夜脖颈处的皮肤。
反而身为进攻方的他,却被不知何时刺来的长剑贯穿了肩膀。
毫无疑问,萧云夜在他起手的一瞬间,便已经将他彻底看穿。
….
对每个人而言,这个世界都不是一幅静止的画面,而是一条漫长的跑道。
生了一窩惡魔寶貝 下流小姐
你可以跑,别人也可以跑,只是谁快谁慢的问题。
当然,或许也有人会选择停下休息,或是再也不跑。
不过那是别人的事,而你,无法剥夺别人选择跑与不跑的权利。
几十年前。
意气风发的樱武十夜郎独身前往炎国,在青云峰顶,和萧云夜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惜败。
由此可以看出,樱武十夜郎和萧云夜之间的实力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如果差距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樱武十夜郎也就不会心生不甘,一生执着了。
几十年后的现在。
樱武岚的天赋要远超他的爷爷樱武十夜郎,在实力上,也强出了不止一个等级,这是东国武者心中不争的事实。
但是这样的他,在面对与爷爷当年的同一个对手时,却没有撑住3分钟。
这又是为什么呢?
明明萧云夜已经步入迟暮之年,对习武之人来说,这个年龄的体力和反应力都会打折扣,甚至不如年轻时的一半。
而他,又为什么无法战胜萧云夜,连3分钟都撑不住呢?
….
….
樱武家府邸的院落内。
鲜血顺着青云剑的剑锋倒流,感受着肩膀被贯穿的剧痛,樱武岚整个人震惊的瞪大眼睛。
將女謀略
嘴唇轻动,他颤抖的说出了三个字。
“为…..什…..么?”
萧云夜单手持剑,直到这时,脖颈处被樱花刀擦出的血痕才隐隐渗出血迹。
苍老的面容十分平静,刚刚一瞬间的生死交锋中,他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乱。
“不知道为何会输么。”
“我不懂。”
“年轻人,你输在了心。”
“心?”
“樱武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爷爷就是樱武十夜郎吧。”
薄情王爺的仙妃
被青云剑贯穿肩膀,樱武岚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有的只有震惊。
他迫不及待的大声追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要比爷爷强大,明明我多年前就击败了爷爷!”
萧云夜的瞳孔中出现了一闪而过的轻颤。
他虽然一生无后,但有些东西他却看的更清楚。
“樱武岚,你真的以为自己强过你的爷爷吗?”
位面修仙者
这还是樱武岚的人生中第一次被当面问到这个听起来有些可笑的问题,他激动的大声回道。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打败了我爷爷,难道你的意思是他当年在放水?故意输给了我?”
“不。”
萧云夜轻轻摇头。
“以我为对樱武十夜郎的了解,他绝不会放水,哪怕对手是他的后代。”
“那又是为什么?他明明输了,难道这还不能证明我比爷爷强?”
“樱武十夜郎同样输在了心。”
樱武岚的瞳孔缩成一个小点,激动的大吼道。
何以櫻花結 雪依夢
“我不懂!我不懂!”
看到他这幅样子,萧云夜那张苍老的面容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沧桑的笑容。
“或许樱武十夜郎自己都不懂,但在我看来,他之所以会输给你,是因为,你是他的孙子。”
….
淑女當家 一個木頭
听到萧云夜的这句话,樱武岚激动的情绪戛然而止,比起肩膀上的贯穿伤,这句话对他的伤害才更为致命。
萧云夜想要表达的正真意思,用一句更为直白的言语就可以体现。
【不是我变强了,而是你本身就太弱了】
当年的樱武十夜郎没有故意放水,而是在面对自己的孙子时,心态发生了变化,正是这个微妙的变化,导致他输给了自己的孙子。
人心最复杂的东西,虽然萧云夜无法理解这种心境,但他却十分肯定这个结论。
因为,樱武岚确实没有当年樱武十夜郎强。
很显然,这个赫赫有名的东国刀神,只是活在自己的最强之梦里,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最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要时间的流动无法停止,世界上就没有天下第一。
….
对樱武岚来说,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
夜风中,他低着头,肩膀在轻轻颤抖,并不是因为伤痛,而是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突然,只见他猛的扬起脸,表情因为强烈的情感刺激已经扭曲。
豹情:王爺,我要吃掉你!
“不,我才是天下第一!”
大吼一声,樱武岚无视贯穿肩膀的青云剑,将樱花刀再次斩向了萧云夜。
“噗!”
萧云夜几乎同一时间抽出了青云剑,带出的鲜血飞溅而出。
“叮!”
疾驰的樱花刀被档在了脖颈处。
此时的樱武岚已经被强烈的不甘冲昏了头脑,刀术也变的再无章法。
被贯穿的肩膀导致整条右臂无法抬起,他左手握刀,对着萧云夜就是一通狂劈乱砍,口中发着疯狂的吼叫。
“啊啊啊啊啊!”
然而,至此之后的所有劈斩,他都没有再接触到萧云夜分毫,甚至连剑都没有碰到。
….
一个闪身,萧云夜的身法仿佛快到超过了光,在樱花刀刺来之前,剑刃已经将樱武岚的胸口斩出两道血痕。
“唰,唰!”
蓝色长衫伴随着血雾破碎开来,下一秒,萧云夜逼至近身,收剑提掌。
“砰!”
一声闷响,这一掌稳稳的击在了樱武岚的胸口,与此同时,青云剑的剑柄也狠狠击在了樱武岚持刀的手腕处。
“噗哇!”
被这一掌击中受伤的胸口,樱武岚上身的衣衫被震碎了大半,下一秒,整个人鲜血狂喷的倒飞了出去。
持刀的左手同时也遭到重击,手掌发麻,樱花刀也脱手而落。
“砰!”
落地后,樱武岚整个人像个破麻袋般贴着地面滑出了十几米。
血殺 流星趕月
不远处,随着“咣当”一声,脱手的樱花刀也狼狈的掉在了旁边。
整个院落重新陷入死寂。
…..
院落的另一边,樱武家的现任家主樱武山雄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萧云夜像老子打儿子一样将樱武岚打的狼狈不堪,他才恍惚的回想起了当年他的爷爷决心隐退时,最后说过的一句话。
【萧云夜是公认的炎国第一剑圣,但在我心中,他是真正的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