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一个部落融入另外一个部落,需要有着诸多的事情做。
羽部落加入到青雀部落也是一样如此。
不过事情还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毕竟青雀部落里的高层,已经经历太多这样的事情了,处理起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再加上羽部落与青雀部落之间的渊源在,羽部落的人也是真心想要与这个曾经是一个部落的部落融合,所以事情进行的很是顺利。
“兔子,兔子。”
“兔子。兔子。”
青雀部落的兔子圈边上,巫一边往兔子圈之中丢青草,一边指着这些兔子大声的念叨。
边上的羽部落的巫、现在改名叫做韩有羽的人,立刻跟着发音不怎么清晰的读了起来。
普通话是青雀部落的唯一的官方语言,任何青雀部落的人都要学说普通话,这时候韩成定下来的硬性要求。
哪怕是羽部落这样的存在,也一样都不能够例外。
毕竟青雀部落本部落的人都在说普通话了,你们这些部落里的分支,又如何能够不说?
当然,普通话在青雀部落之中,还是被人习惯性的称之为神的语言。
就跟部落里的方块字被部落里的人称之为神的文字一样。
韩有羽学习的极为认真。
不仅仅没事了就跟在巫后面打转,跟着巫学习部落里的语言,没事了还喜欢去青雀部落独有的教室之中去‘蹭课’,跟着部落里的小娃娃们去学习。
当然,他所蹭课的班级,是部落里的学前班,专门用来给部落里的孩子们开蒙的存在。
头发花白又稀疏的韩有羽坐在这里蹭课,一开始的时候教授知识的老师还会不由的紧张,但这样的事情经历了几次之后,也就习以为常了。
并且还对这个年老又好学的老人,暗暗佩服起来。
因为这个之前并不会他们部落神语言的老人,学习的非常快,是这个学前班之中,学习进度最快的那个人。
而且还跟真正的学生一样,每次都会一丝不苟的将她交代下来的功课给完成。
学前班的孩子们,一开始是比较害怕这个老头的。
不过接触的多了,也就不害怕了。
相反每次到了课间,都会有着不少孩子围拢在韩有羽的身边,找他玩闹。
韩有羽倒也是真的喜欢孩子,就与这些学前班的孩子们一起玩闹,做游戏。
不知不觉间,就成为了这个学前班的孩子王,比班里面的班长权威都要大……
而在这个时候,青雀部落的大帆船,也再一次的启程,扬帆朝着下游而去,去跟下游正在建设壶口分部落的那些人运送补给。
这些补给之中包括的驴子、牛这样的大牲口。
当然不是让那里的人吃的,而是让他们养起来,为那里的劳作减轻负担的。
这些远离主部落在外面为部落拼搏的人,韩成的是不会忘记的,不会让部落里的人,流血流汗之后,连温饱都顾不住。
半个多月的时间之后,青雀号返航,同时也带回来了一些正在修建着的壶口分部落的情况。
比如,一连十二间的房屋,已经修建起了一栋,另外一栋也正在修建。
不过第二栋修建的速度要慢的多,这是因为抽出了诸多的人手进行开荒的缘故。
正在壶口建设的那些人说,房屋暂时不用住太好的,能有住的,风吹不住,雨打不住就行。
女團大總統
当务之急是先开辟出土地来,等到来年开春了好种庄稼。
重生未來殿下,請小心 桑飛魚
这样的话就也能够尽可能快的实现自给自足,不再向主部落要粮食。
作为有手有脚的人,不仅仅不能够向主部落运送食物,反而还要向主部落要食物吃的,这让他们感到格外的羞愧。
至于建设壶口分部落的事情,他们准备在农闲的时候抽空进行。
争取做到粮食生产与壶口部落的建设两不耽误。
对于派去壶口进行建设的部落人,能够这样想,这样的做,韩成非常满意。
毕竟这比他当初所设想的情况都要好。
冬天说来就来,一夜寒风呼啸之后,早晨起来就有雪花的自天空中飘落。
虽然只是零星的一些,但也足够令人兴奋的了。
不过这些兴奋的人之中,并不包括加入到青雀部落不是太长时间的羽部落众人。
天气陡然变冷之后,接下来的日子就变得格外难熬了,每年的冬天都会给他们留下格外深刻的印象,格外的煎熬。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如何能够高兴的起来?
并且对青雀部落的人,在这个令人感到悲伤的时候,居然会这样的快乐而感到不理解。
不过当他们逐渐将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穿着的厚厚的冬衣之上,再回想一下那暖和的房间与热乎乎的炕,顿时就变得释然起来。
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下,确实是可以将对寒冷的担忧尽数抛下,单纯的来感受初雪飘落的那种快乐。
在反应过来现在自己等人已经加入到了青雀部落,生活状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之后,原羽部落的这些人,也很快就也感受到了这种欢乐。
众人快乐,一直喜欢下雪的韩成,这一次并没有从中感受到什么快乐,相反还显得有些担忧。
这当然不是因为韩成没有什么好的保暖措施,而是因为福将出现了问题。
从前天开始,福将就不怎么吃东西了,总是喜欢趴在那里,整个看上去病怏怏的没有什么精神。
韩成尝试着让它变得有精神,但他的努力失败了。
哪怕是以往的时候,福将这家伙最喜欢做的与韩成一起联合着鹿大爷去欺负小鹿偷鹿奶喝的事情,都变得兴趣缺乏。
倒也不能说是兴趣缺乏,而是应该说是想要去做,却没有什么精神与力气,做不了这个事情。
以往有些时候福将虽然也会有些精神萎靡,但却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态。
面对这个状态的福将,韩成总是会有一种隐忧缭绕在心头。
说来说去,福将的年纪在狼之中已经很大了。
做为韩成才来到这个时代不是太长时间就到了韩成身边的东西,十几年的时间下来,韩成早已经将这个忠诚的家伙,当作了部落成员中的一部分。
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蹲在所居住房屋的门后,韩成将一些熬煮的很香的肉粥倒在了一个带着缺口的大碗之中。
導演千歲
“来,福将快点来吃,这东西我可是花了好多时间才熬煮好的,那头蠢鹿都没有,就你一个的,赶紧起来尝尝。”
韩成将碗中的肉粥倒进去之后,出声朝着卧在门后福将这样招呼到。
门的后面,韩成亲自动手在那里垒砌了一个小窝,这个小窝就是福将的住所。
福将是一只讲究卫生的狗子,拉屎撒尿都知道前去厕所进行解决。
白雪妹或者是韩成没事了还会给它洗澡,所以哪怕是将它的狗窝弄到了门后,房间之中也不会有什么难闻的气味。
卧在狗窝之中的福将,听到韩成的话之后,将脑袋抬了抬,并且对着韩成呜了一声。
然后努力的站起身,走了出来。
这个往日里极为平常的动作,对于现在的福将而言,居然已经是显得吃力了许多。
站在韩成面前的它,这个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抖动。
韩成看的格外心疼,赶紧将装着食物的狗碗端起放到福将的嘴巴下面。
“吃吧,多吃食物才能好,好了才能接着欺负那头蠢鹿。”
韩成一边摸着福将的狗头,一边这样出声说道,看起来像是在哄一个生病的孩子喝药。
福将闻言便听话的低下脑袋去吃饭碗之中的肉粥。
韩成见此心中不由的一松。
但好景不常在。
福将不过是小小的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逝水年華
白雲深處有人家 流年榴蓮
不论韩成怎么说,怎么劝就是吃了。
到来后来,福将就还看着韩成呜呜叫了两声。
韩成居然能够从中看出了哀求的意味。
与福将这样的眼神对视了一会儿,韩成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想吃了就不吃吧,赶紧回去休息……”
若是放在以往,不要说是放了碎肉的粥了,就算是白粥,这样的一大碗福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吃完了。
但是现在。
不知道是听懂了韩成的话,还是因为太累了,福将很快就趴在了地上休息了。
只不过并没有回到它的狗窝之中,而是在趴在了狗窝外面的地上。
趴在地上的福将,身子没有之前抖动的那样厉害了。
韩成怕福将趴在地上被地面冻到了,就用手将它抱了起来,准备将其放回到窝里面。
福将也不挣扎,就任由韩成抱着自己,将自己往狗窝里面放。
将福将放回到狗窝之中后,韩成蹲在这里伸手在福将的狗头上面摸了摸,然后端起他端过来的那只碗往外面走去。
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有零散的雪花落在了他的脸上,冰凉凉的一片。
韩成的一颗心,都如同这冬日里的天空一般阴沉。
他是真的担心福将这个狗子会因此而彻底的离去。
他是一个恋旧的人,尤其此时所面对的又是福将这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太长时间之后就陪伴在身边的家伙。
最喜欢下雪的韩成,此时看着今年的初雪,也感觉不到半分的快活……
来到厨房,站在有火炭存在的灶前一阵儿之后,韩成又从这里走了出去,没过太久的功夫就又从外面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些草药。
往锅里面添上一些水,将手中草药往里面一丢,盖上盖子,韩成就坐在灶台前面开始烧起了火。
福将得了什么病,韩成也不知道,但却不忍心看着它就这样下去。
不管这些手段儿有没有用,他都是要尝试一番的。
等韩成熬好药,端着热气腾腾又满是苦涩的药碗走出厨房的时候,外面零星的雪花已经变大了,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轻飘飘的雪花落到汤药碗中,瞬间就与汤药融合在了一起。
韩成端着药碗推门走了进去,身上沾染的雪花很快融化。
福将保持着之前韩成的将它抱进去的姿势,听到韩成进来的动静,抬起头来对着韩成‘呜呜’的叫了两声,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
然后就又将脑袋低了下去,放在了地上。
当初那个只要一会儿见不到韩成,再次见到的时候就会活蹦乱跳到停不下来的狗子,现在已经垂垂老矣……
韩成蹲在地上,伸手轻轻在福将脑袋上抚摸。
这样等待了一阵儿,伸手摸摸药碗里面的汤药,发现温度已经适宜之后,韩成就开始喂福将喝药。
肉粥都不想吃的福将,面对这样苦涩的汤药,自然是更不会下嘴去喝。
多番劝说无用之后,韩成就动手开始灌药了。
他找来竹管,放入福将口中,然后将碗中的药汤顺着竹管往福将的口中灌。
灌药的时候并不怎么顺利,白雪妹过来帮忙才将这些药汤灌下去。
被灌下药汤的福将,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又甩动了几下脑袋才开始慢慢恢复了平静。
但看起来还是显得比较难受。
韩成将福将重新抱到狗窝里面,并蹲蹲在这里摸着福将的狗头用作安慰。
刚刚还被某人强行灌下药的福将不长记性,用干燥的鼻子蹭了蹭韩成的手背。
这样的动作让韩成很是欣慰。
又在这里守了一阵儿福将之后,韩成从这里离开。
福将这个时候也趴在狗窝之中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韩成病急乱投医之下的操作起到了效果,到了晚上的时候,福将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不少,韩成再一次的喂它食物的时候,它吃下了有小半碗。
这相对于福将这几天的状态而言,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进步了。
韩成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中长松了一口气。
过来看福将的巫、大师兄、铁头、黑娃、石头等人,脸上也都是一样是露出了笑容。
作为部落里最早的一批人,他们对部落里这只最早的、陪伴着他们一起成长,一起见证部落发展壮大的狗子,有着很深的情感,舍不得这个老伙计就这样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