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滴答滴答!
沈睿的胸膛处有一道贯穿前后的伤口,以他的霸体而言,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代表那一瞬间的攻击力量超越了某种界限,突破了霸体的桎梏,撕裂了一道伤口。
血肉外翻,漆黑无比,甚至血液也被浸染成了黑色,那柄血色长剑明显有很大的问题。
沈睿喘着粗气,眸光森冷,盯着帝祁,乌凰的气息横压全场,所有生灵都噤若寒蝉,不敢开口。
“以天王为死士,也要干掉沈睿,这么大的气魄,真是骇人,只是可惜了。”乌凰语气幽冷,声音传遍整个天宫。
他挥出一把黑色的火焰,落在沈睿的伤口上,让其脸色苍白,冷汗直冒,一缕缕的黑色的烟气被逼了出来,消散在虚空中。
沈睿胸膛上的伤口开始愈合,没有那诡异的物质阻隔,伤势很快就复合了。
“多好的机会啊,再狠点心,让一尊极境天王过来杀我不就一切都结束了。”
破法邪神 秋水
“下次再想杀我,就需要道主级别的人物出手了。”沈睿神色很冷,若非他进境惊人,刚刚就真的死了。
那柄剑很特殊,拥有诡谲的力量,若是刺穿他的心脏,恐怕没有被救的机会。
帝祁看不出任何异样:“天王境修士是无比珍贵的力量,谁会把他们当做死士呢,你们误会了。”
天王境的修士自然珍贵无比,拿出来一尊当做死士可是让祖域心疼的不轻,至于极境天王,更是珍贵无比,根本不可能随意消耗。
也就是他的石脸可以掩盖各种情绪波动,所以才没有显露出来,否则指不定他现在的脸色多么难看呢。
“何必如此伪装,堂堂祖域,也要使用如此不入流的手段吗?传出去不怕被别人耻笑吗?”
乌凰俯瞰帝祁,声音淡漠,听不出喜怒,渺小的躯体在大地上却映照出堪比魔神般的阴影,气息澎湃,让整片虚空都有些扭曲。
“并非吾等所为,正如您所言,若是祖域所为,何必伪装,我们又惧怕什么呢?”
帝祁现在倒是成熟了不少,打死就是不承认,一些在场的生灵甚至都犯嘀咕。
的确,若真是祖域所为,何必不敢承认,祖域强大至极,又有什么值得惧怕的。
“哼,惧怕什么你们自己知道,若真是不惧怕,夺天怎么不亲自来要人,”乌凰嗤笑道,也就欺负欺负那些不了解真相的家伙。
沈睿代帝尊掌无上大阵可是实打实的情况,谁知道到底和帝尊什么关系。
不过,这些更隐秘的事情牵扯的事情就太多了,没必要泄露出来。
傲嬌妻與腹黑夫完結版 十月糖水
“敢在我眼底下玩这些手段,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我看你这石壳能挡住几下!”乌凰冷笑,彻底失去了耐性,大手探出,化为遮天巨掌,让帝祁心神跳动。
他能挡住第一击,不代表能挡住第二击,他的躯体还需要成长,没有达到可以与道主抗衡的地步。
“灵域想和祖域开战吗?!”帝祁忍不住喝道。
“开战又如何?”虚空中又传来一道声音,一具璀璨的身影踏出,躯体笼罩着可怕的气息,令人难以直视。
“霸猿!”帝祁的石瞳一阵颤抖,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可以让两尊道主不惜一切力挺他。
不说帝祁,便是其他生灵也震惊了,宫殿前,一群天王瞳孔收缩,极为骇然。
更有一些生灵想起最近传的风风雨雨的传言,心中有种难以置信的猜测,难不成,沈睿真是乌凰的私生子?
霸猿霸道无比,负手立在虚空中,看不清楚模样,只能听到声音。
嫡女千寵
“夺天与轮回都不敢踏足灵域,也敢称开战之说?”霸猿说的更直白,这是彻底的打脸。
“万般手段,实力为尊,派你来,是放弃了你吗?”
朦胧的光辉中,霸猿探出一指,通天彻地,金色的手指上生有一缕缕璀璨的毛发,轻轻飘动间便割裂了虚空。
帝祁心中警铃大作,这一击,自己真的会死的,他奋进全力,催动青棺,却不是反抗,而是打开了青棺!
轰隆隆!
棺门移开,其中,一道青色的枝丫绽放璀璨的光辉,缕缕符文流淌,其上有一道熟悉的气息传来。
絕對叛逆
“霸猿老大!”沈睿瞳孔收缩,急忙喊道。
星際小人物傳奇 不吃猴子的桃
那璀璨一指停在了帝祁的头顶,只差一步就要抹杀了帝祁。
“那是通天建树的枝丫…”沈睿眉头微皱,通天建树是祖界曾经的承载世界之物。
两者之间还曾短暂的合作过,帮助建树脱离了祖界的束缚,而且更关键的是,建树知晓他的身份。
不过,许久已经没有了建树的消息,更何况现在天地大变,建树的立场到底是何,还是难以分辨的。
那枝丫之上,一道绿色身影被投射了出来,熟悉而陌生:“小友,许久未见。”
正是建树的投影,沈睿眯了眯眼,也笑道:“您老可好,要是在祖域呆的不开心,来灵域也行,我们可是欢迎您的。”
沈睿张口就是挖墙角,老狐狸了。
“哈哈…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建树投影大笑,甚至还有些赞成。
不过也就言尽于此了,随后建树投影的笑容收敛了几分:“小友,此人乃是我培育树心的重要载体,可否留他一命。”
沈睿也没有寒暄的心思了:“您老人家之前被被困了这么多长时间,怎么又和那两位站在同一立场了。”
虽然之前沈睿与其合作过,不过基本上算是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现在建树张口就要他放过帝祁…不太可能。
“一时不慎,被算计了,不知他与你的渊源,否则定然不会让他走这一趟。”建树投影解释道。
沈睿没有回应,一时不慎?谁知道真的假的,一句话就要放人…不可能。
“这是一截建树枝,听闻小友之宴,特命其带来。”
建树投影露出身后的那截碧绿如玉的树枝,这是一件宝物,是建树枝体,流淌着氤氲光芒。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墨子白
“只是…居然被人放在了棺材里…”建树投影声音也有些冷,刹那间,身后的帝祁跪倒在地,发出凄厉的声音,躯体颤抖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