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74l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緣定你-第一百七十一章 誰家孩子在哭-3bwhl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返回途中,高师傅不再像来时那般健谈,两个人均心不在焉地谈论了一路的四季天气、流浪猫狗、道路交通等。
由于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两个人都没吃饭,司华悦便软磨硬泡着将高师傅拖到了统甡。
自从这里的管理权交给褚美琴以后,整个酒店的气氛看着比以前敞亮多了。
许是心理原因,司华悦总觉得以前司文益在的时候,统甡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和浑浊。
武道天途
酒店里上到大堂经理,下到服务生和门童,都将每一个司家人的面孔记得清清楚楚的。
加之司华悦又认识新来的厨师,俩人还加了微信好友。
所以,来到以后,司华悦便直奔后厨,让那厨师给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鱼肉宴。
高师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豪华的酒店用餐,更没有吃过这么高档的饭菜。
幸而只有他和司华悦两个人在,可以毫无顾忌地逐个品尝桌上的美味。
再好的饭菜也无法改变司华悦的速食,擦了擦嘴角,她给高师傅杯子里斟满果汁。
“小司,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女的靠谱吗?”
憋了一路不知该怎么开口,高师傅终究还是没忍得住,担心余小玲事后会出卖司华悦。
“放心高哥,没事,我用了十年时间了解的人不会出错。”
对高师傅的称呼早晚都得改,眼下他们俩大有一条绳上的蚂蚱的感觉,虽说年龄差得有些大,但既然要做朋友,叫叔不如叫哥来得亲切。
“再说了,她如果事后想攀咬我,总得提交出人证物证吧?我没有给她任何可作为证据使用的书面东西。”
穿越之田園好女
给余小玲存在账面的一万块钱或许事后会被人诟病为封口费或者劳务费,但也得前后结合着来看待这个问题。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当年受理过司华悦一案的公检法部门的人都知道她的大名,监狱方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都知道司华悦家的钱多得花不完。
司华悦之前每次去见袁禾,多则一两万,少则五六千地往账户里存钱。
元華至尊 九州長江浪
期间,司华悦还给她的联号谢天账面存过一万块钱。
给谢天的这笔钱,是路费和出狱前期的生活费,因为谢天五一前后就要出狱了。
别人不了解,作为她的联号的司华悦最清楚她账面没几个钱,万一她出狱那天家里没人去接她,她又没钱,回家都成了问题。
难不成司华悦给这些狱友存的钱都被当做有目的性的存款?
这个问题司华悦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给余小玲钱,主要的原因并非是要用她办事,而是真的可怜她。
星海图书馆
给不给她存钱,她都会为司华悦办好这件事,但终归给钱比不给钱要来得稳妥些。
“至于人证嘛,当时那个负责监听的狱警你也看见了,她压根就没听也没录音。”
说完,司华悦流转的明眸定定地看着高师傅。
两人目光相触,高师傅不觉心中一凛,司华悦的目光是那样的深,仿似要将他吞噬掉一般。
“了解我不需要用十年那么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会出卖朋友的人!”高师傅的眼神倔强而又坚决。
司华悦莞尔一笑,“高哥,你是不是更应该关心一下我为什么要袁木死的问题?”
“一个能对自己母亲和亲弟弟下杀手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将来有一天,当她足够强大的时候,说不定会把矛头对准你和小禾。”
高师傅的回答让司华悦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而他的这个观点与司华悦的不谋而合,当初司华悦也是这么评价袁木的。
“老刘的那个宅子彻底成鬼宅了,”
高师傅喝了口果汁后接着讲道:“那个被袁木杀死的小男孩的妈妈趁门卫不注意溜进了小区,在老刘家的门口割腕自杀了。”
这个消息倒是挺让人意外的,司华悦脑中不禁联想起那日与短卷发女人相见的场景。
真的是物是人非,这才过去多久,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
“那女人娘家的人借题发挥,天天蹲小区门口闹事,非得讨要个说法。”高师傅摇头叹气。
“离老刘家房子比较近的几户人家在张罗卖房,说是晚上经常听见老刘房子里有小男孩的哭声。可最近房价一直在往下掉,价格谈不拢,根本不好卖。”
误入豪门:赖上契约妻 雪凝烟
司华悦倒不关心闹鬼和卖房的问题,她压根也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她的关注点在房子里的哭声。
“真的有哭声?你听到过?”司华悦问。
“不怕你笑话啊小司,我这人胆儿小,可能是常跑夜路的缘故。自打听说那宅子闹鬼以后,我每次晚上收工回家,都是绕着走,再也没从老刘家门口经过。”
有些事就怕往深里去想,作为宅子主人的刘笑语死了,前夫袁石开死了,袁石开的儿子也死了,现在短卷发又死在宅子门口。
这倒谁都会害怕。
可司华悦依然关心宅子里的哭声,她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这里面有猫腻。
“高师傅,如果有人跟你作伴的话,你敢不敢靠近那宅子去听听?”司华悦知道这有些为难高师傅了。
高师傅没想到司华悦居然要他大晚上的去鬼宅听哭声,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食欲也没了,遂放下碗筷。
“你给找的人,得是个胆儿大的、能打的才行,不然我可不敢大晚上地在那听鬼音儿。”
司华悦搞不懂要能打的干嘛?难不成真有鬼,能打的会把鬼给打跑了不成?
拿出手机,司华悦给鲁佳佳拨了过去,“你现在在家干嘛呢?”
自打单窭屯被警方收复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新闻汇报给司华悦了,鲁佳佳现在成天无所事事,但白天还是习惯满屯子溜达找新闻。
他害怕失业,害怕司华悦不再支付他工资了。
人都是要经过交往了才知道好与不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司华悦感觉鲁佳佳为人虽说不靠谱了点,但对她的忠诚度还是蛮高的。
当然,说白了是对钱的忠诚度高。
所以,司华悦依然每个月支付他五千块钱,她总觉得以后还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欸,老板,我、我在屯子里瞎溜达呢,咋啦?有事儿您说话。”鲁佳佳热切的回应。
“高师傅你还记得吧?就是我第一次去单窭屯时跟你打假仗的那个。”司华悦问。
“记得,记得,高大哥嘛,很有演员天赋的那个老大哥儿。”
司华悦有些无语,她严重怀疑鲁佳佳得了选择性健忘症,什么都记得,唯独忘记他自个儿的年龄。
恶魔宝宝:惹我妈咪试试 八宝糖
“你一个小时后出发,赶到大昀跟高哥碰头,具体做什么他会告诉你,记着一定要听从高哥的吩咐行事!”司华悦说。
“得令!”感觉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的鲁佳佳瞬间来了精神头。
放下电话,司华悦给鲁佳佳转了两千块钱过去,告诉他这是给他的差旅费,防止他会花高师傅的钱,并把高师傅的联系电话告诉了他。
高师傅没想到司华悦给他找的帮手居然是那个谢顶的老色鬼。
对鲁佳佳,他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天傍晚,那个油嘴滑舌的老不正经上。
但见司华悦挺重视那个老头的,高师傅想着或许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让司华悦对那老头印象有所改观了罢。
饭后,看着一桌子没吃完的饭菜,高师傅舍不得,让服务生给打包带回去,结果服务生告诉他说,厨房那边已经给单独留了打包带走的备份。
到了大豪别墅门口,高师傅婉拒了司华悦的盛情邀请,托辞不让鲁佳佳等,就返回了。
刚开到收费站,他收到司华悦发来的信息。
高哥你从后备箱往外拿衣服的时候仔细看着,我忘记在哪件衣服的兜里放了一张购物卡,那是送给嫂子的,她喜欢什么让她自己去商场里买,别舍不得,那卡可是有期限的,也别谢我,不是给你的。
高师傅心里一暖,回了个信息:好吧,我替俺家那口子谢谢你。
返回大昀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高师傅车开得比较快,因为再不快点回去,他的电话就会被鲁佳佳给打关机了。
“高哥!”鲁佳佳在汽车站门口等着,见到高师傅后,他一脸讨好的笑,屁颠儿地小跑迎上去。
高师傅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鲁佳佳,一身名牌运动装,一头乌黑的假发,一口雪白而又整齐的假牙,咯吱窝下还夹着一个小黑包。
如果他不主动开口,高师傅说什么也不会认出他来,这哪里还有原先那个油腻肮脏的老头儿的一丁点儿影儿?
跟着司华悦混的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从鲁佳佳形象的改变到这一身行头就能看出来。
高师傅不禁有些羡慕鲁佳佳的时运点,居然能入了司华悦的眼,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
“带身份证了没?”高师傅一边引鲁佳佳上他的车,一边问。
“带了。”鲁佳佳坐到副驾。
“我先带你去找个落脚地儿住下,等晚上十二点前后再出来办事。”高师傅说。
因为有之前司华悦的吩咐,鲁佳佳虽心下好奇,却没有开口问具体要去干嘛。
在心里暗戳戳地想,夜里十二点,该不会是带着他去夜店找女人吧?
“你怕鬼不?”发动车,高师傅问。
“怕!”
高师傅一个点刹车,扭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鲁佳佳,“你真的怕?”
鲁佳佳不明所以,丢出去一堆的问号:“怎么了?不能怕吗?是人都怕鬼的不是吗?我这要说不怕,你会信么?”
“说实话!”高师傅想着,如果鲁佳佳真的怕鬼,司华悦交办的这差事可就难办了。
让一个怕鬼的鲁佳佳跟着他去听鬼音儿,还不如带着他自个儿老婆去作伴呢。
“不……怕。”鲁佳佳天天介深更半夜地在外面满哪儿出溜找女人,怎么可能会怕鬼?
他之所以说怕,是为了让高师傅感觉他像个正常人,因为正常人都怕鬼。
看着鲁佳佳骨碌碌转的眼珠子,高师傅自知自己不是他这老江湖的对手,跟他绕嘴皮子,还不如跟自己的膝盖绕。
将鲁佳佳送到距离他们小区最近的一家酒店里住下,然后高师傅就直接回了家。
当见到司华悦藏在衣服兜里的卡上的面额时,高师傅夫妇二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为了养好精神,高师傅索性不出车,在家里睡觉,一直睡到了晚上十二点,他起床赶去接鲁佳佳。
防止会惊扰到刘笑语家里的鬼,接到鲁佳佳进入小区以后,高师傅将车停到他们家的停车场,两个人步行往刘笑语家走。
十二点多,小区里年龄稍大些的人早已熄灯就寝,几户亮着灯的,多是一些年轻的夜猫子。
与刘笑语家联体的别墅一排一共有四栋,刘笑语家是紧靠西的一栋,其他三栋的业主因为闹鬼也都相继搬走了。
乌漆墨黑的别墅看着就瘆得慌,俩人悄摸摸地来到别墅的后面,这里有一座人造假山,正好可以挡住他们俩的身形,还可以听到别墅里的声音。
“这是要干嘛?捉奸?”鲁佳佳实在是忍不住了,问。
“嘘……小心被鬼听见,什么话都不要说,主要就是让你来听。”高师傅说。
“听?听什么?”鲁佳佳接着问。
高师傅刚准备说,让他听鬼宅里的哭声,鲁佳佳却先他一步说:“诶,这谁家的孩子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