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白松给李海波准备了20分钟的时间。
再过了几分钟,李海波实在是憋不住了,想说话,突然自己明白了什么,又一言不发起来。
他明白了,白松这是一种讯问技巧!这肯定是想诈他,让他主动想说话,然后暴露!
哼,年轻人!
李海波知道,自己只要不说话,着急的是白松。
又过了五分钟,李海波看着白松淡定的样子不似伪装,念头急转。
白松居然在那里淡定的玩手机!
他不明白啊!
他和警察也打过交道,谈不上久经沙场,但是这么多年社会混过来,让他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别把别人当傻子。
李海波之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一堆话用来搪塞,就是他觉得白松不好对付。
其实看一个人如何,从眼神里能看出来七七八八。
李海波这么多年见识了很多聪明人,他看到白松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没有对方聪明,所以他着急了。
他不知道白松打算干嘛。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持续时间再长,他也不会说话啊!
火影之雙狐相伴 ygx2768796
难不成…
李海波面色一变!
分化!
其他的四个人,每个人进来都聊了五分钟,虽然不知道聊了什么,但是肯定是聊了五分钟!
然后到了他,进来了20分钟,只问了姓名!
剩下四个人怎么想?
他们会信自己吗?
美漫之多塔雜貨鋪 五銖錢
虽然在干这些事之前,大家发过誓,也都有了一些自己设定的规矩,就是被抓了以后大家都不说,就啥事没有。
但是今天这么一搞,有人会相信他吗?
奪鳳
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即便有人会相信他,那么,这四个人其中的某个人,会觉得其他人也会相信李海波吗?
比如说,张三会不会担心李四不信任李海波了,先招了?
张三会不会担心李四担心王五不信任李海波,先招了?
张…


这简单的当场处置,五个人心中各有心思。
就连李海波,都担心别人因为不信任他了,先招了!
如果别人先招了,那还不如他自己先…李海波脑子都乱了,对自己的小弟开始怀疑,一个一个地捋了起来。
白松知道,这里的招供没有结局无所谓,等回去之后的工作开展顺利也是一样的。
就在这时,王华东进了屋,把门敞开了。
手里拿了一个透明的证物袋子,里面有一件沾着土的布,看着已经非常破烂了,“挖到了一件衣服,看尺寸,是孩子穿的。”
李海波脸色瞬间变了!
他本来脑子里就乱,听到这里,一瞬间脑子里几百条信息乱窜。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谁这么不小心?
有病吗!
艹!
谁啊!
不是说了很多遍必须销毁的吗?
这不找死吗!
艹!你不仁我不义!
“领导,我错了,我…我配合!”李海波慌了。
白松丝毫没有惊奇,随手把门给关上了,然后随意地坐在了李海波身旁,把鞋脱了下来。
李海波本来因为刚刚的惊恐瞪大的双眼,再次瞪大,仿佛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他们确实是当过牙子!
但是,孩子的衣服,他让手下的人烧了!
不可能不烧的!
手下又不是傻子!
这是在诈他啊!
他准备大喊几句,还没说话,脖子被白松轻轻掐住,让他切实地感受到白松的力气有多大,紧接着,一只黑色的、揉成了团状、有着淡淡的反正不是香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袜子被怼到了他嘴里。
想吐,吐不出去。
想喊,喊不出来。
想咬,咬不动,好像有点汁水…
想咽,咽不下去。
李海波眼睛都红了,他现在感觉他比窦娥还冤!
刚刚开着门,他那句话,被其他人听到了!
其他人听到了会怎么想????
重塑國魂
本来大家还有“攻守共同防线”,这一刻,分崩离析。
李海波此时此刻,他真的想招供了!
他先说,检举揭发自己的手下!有可能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但是这个袜子,根本不让他发声!
他挣扎了一会儿,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个警察,可能知道他可能已经准备配合了,但是,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剧烈的情绪波动之后,他才感受到了嘴里的情况,这味道,简直了!

白松没有把李海波带出去。
已经过去了40分钟,这40分钟,就是在演戏。
从这些人的情况来看,绝对不是普通的偷狗贼。本来白松还以为有两个人是收狗的,但是后来才确定这些人是一伙的。
偷狗虽然赚钱,但是想养活五个野心勃勃的男人,还是不够的。
犯罪团伙是有人数要求的。
比如说,一伙偷河沙的人,那就算是几百人都可能。
卡門
但是,五个人开一辆车出去偷狗,谁信?
偷个狗还需要三个人放风?
白松刚刚去了隔壁的那一家,71号院,那里杀的狗估计也有偷的狗,但是一些类似于宠物狗的衣服、项圈之类的东西,什么也没有看到,估计早就随手扔掉了。
但是73号院,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在了一起。
这些人还这么细心?这么利索?
他们留着这些东西在一起干什么?
那肯定是一起集中销毁,不留任何线索。
而养成这种习惯…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加上之前抓的那个牙婆让白松对这类案子有了心理预期,而且还有套牌的车子,就让白松做好了诈一下李海波的准备,于是设计了这么一波。
他在玩手机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联系大家。
最开始等大家来的时候,白松就告诉大家,来了以后就显得都很疲惫,很困,让他们放松警惕…
从白松进来的那一刻,从白松多次四处观察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设计了这一场讯问!
以白松的严谨,他每次想讯问,都会是两个人,开启摄像机录像,这样才能保证证据是真实有效的,否则对方招了,出了屋翻供也没什么可说的。
当然,这些人不认识白松,也不知道白松的习惯,他们要是知道,就不会如此了。
女狀元
“盯着这个李海波,他不配合,也不想说,那就不用他说。”白松跟王华东道:“我出去看看,哪个配合,就先问哪一个。”
说完,白松打开屋子,看了看表,跟柳书元说道:“A市的马上到,安排警犬休息,咱们加班,我要现场提讯。”
(三更结束,明天会继续加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