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危險的城市能力“官方公司” – 第431章,僅分享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三個功能部門的十五個人已經完成。其中,有十二人來自偏遠集團員工,另外三家來自社會的其他公司。
這十五個人的總和的峰會有真實的現實。特別是最後一扇門,有些人,這些意見就可以了。
看著他面前的三十七個人,十五人選擇他的圈子,孩子的頂部有舒適的笑容。
線。
“這是如此修復。”袁峰停了下來,拿著這張桌子,去鳳崗辦公室。
一航戦のごちそうキッチン
萬靈巫師 邊江河蟹
在鳳高辦公室裡,極端尖端的頂部將這種形式放在桌子上,並說:“張碧發布。”
馮漢平玫瑰。他看到了十五個人的名字,被桌子上包圍,問道,“袁東。和我?”
“你的名字是上面的嗎?”袁鋒笑話。
那個孩子的頂部的氣氛。我有這麼多人可以使用它,它很開心。
馮灣平在他的臉上有苦澀。培育。你答應過,讓我去指導委員會。
馮斯蒂格看到那樣,遠的峰值微笑著說,“不是幸福。你去的地方。”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深海藍鯨
馮萬平不好要求他去那裡,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的心,七年來有多少人感到不舒服。
袁峰不希望它成為心理上的心理上不舒服,您將被辦公室的董事擱置。 “
“沒關係。我不在乎。只要我能進入指導委員會,我很開心。”
袁豐還說:“經濟發展部,你在這方面,特別是投資不是太好。”
“……”vashairi認為他可以學習。但這不能說。他知道遙遠的峰會不喜歡空的人和嘴巴,並且必須有真正的結果。
請記住,當馮鋒首次擔任總經理時,鳳崗平台也與其他中級框架發布,要求客戶要求舊賬戶,但這是一個空的手。我不想要一分錢。那個時候,返回後,它看起來像那樣。
“規劃建設部。這是不合適的。為此,最好讓你成為辦公老師。”袁峰轉過身來,把它拿出來。
當我到達門時,遙遠的山峰被暫停,說:“天宇正在發展,需要一個難,你可以放一個好人。你覺得,你能贏嗎?”
什麼?這是對馮萬平的想像力。
“你能做什麼?”馮蘭山應該問。
袁豐說:“遠程集團,你可以利用這個機會進入房地產。”
“可以。我願意。”馮萬平出現在這個年齡段,想再次戰鬥。極端峰的峰值RI,召回:“所以,取出手。我很快就宣布了候選人名單。指導委員會的功能部,我希望在接下來的兩天裡列出。人們列出了,全部到位。這種情況是折扣。“
鳳天坪拿了桌子,去了下一個辦公室。 因為宣傳公司,鄭勳刷很好。 “等待。”袁峰在辦公室走路,在馮薇寧辦公室留下一張紙幣,寫下三人的名字。在三個人的名字之後。
張義安 – 辦公室
張景家—經濟發展
程興王—規劃與建設系
馮蘭平看著梁寫著。
這包括三個部門有一個負責任的對應人。
在頂部寫完之後,扔鋼筆,讓我們說,“這,我也告訴過你,前進,去三次與他們討論。你告訴我的情況是什麼情況。沒有任何詞,立即打電話。 “
馮萬平問道,“這是十五個人的津貼,是你圈下的一個詞嗎?”
“正確的。”
當孩子的頂部在15名候選人的情況下,應在該名稱下寫下以下單詞。這個詞選自下面的三個字:辦公室,經濟,監管
有一天,三個函數的三個功能出現在相應的辦公室。
製造業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目前有附屬辦事處,經濟發展部(商家),規劃和建設部(安全保護)。
主席團主任張毅安,在偏遠集團的特殊合作之前,在促進摩托車項目時展示了飛行峰值。張景京和程興王已經是偏遠集團的中間經理。這是動員位置。
姓氏是寫的,寫了一份報告,給了華萊虎。
該市已接受這一創作。
與此同時,該任命遠離製造業工業園區的董事。
機器辦公室派出副主任和副主任。副主任是虎環虎的成員。當惠玲老虎推薦這個人時,有一個評論:“這章是工作的多餘同志。”
在本次任命文件中,宮殿通過了管理委員會副主任。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利用器官的器官。只有,薪水由管理委員會確定。
也就是說,宮殿仍然在公司。
宮殿的友誼是高峰。因為,本章是機器局副主任的超市,不可能將最大的能源放在工業製造公園。
孩子的峰值是不可能成為製造業工業園區。在這裡,應該有一個可以坐在城市的人。由於宮殿是製造業工業園區的副主任,他被天使衛隊鎖具公司總幹事除以。
極端峰頂的高峰作出了大膽的決定,將在漢歌歌手上銷售線,將乘坐宮殿留在鎖定社會的總幹事。
當然,在該計劃中,他提出了一個前進的張永琪建議。 對於遙遠的山峰推薦的人,張永琪是。
通過這種方式,韓松柏有三個層次,坐在宮殿裡,但是有一個前綴,代理總幹事。審判半年。天使衛鎖公司,目前只是一家小型企業,韓平貝的能力,她完全有能力。雖然他沒有平均水平的管理。但是,極端峰值的判斷是之前,組織服務忽略了這樣的人才。
他相信韓松寶的能力。
漢松痘收到了一個口頭命令,片刻。
這是來自馮的電話,知道天空中的一個大餡餅已經下降。
晚上,漢·查森貝在該地區銷售地區充滿了大量的葡萄酒。好的,它可以是自我控制,不再喝。每個人都必須強迫他喝酒,他說他想刺穿桌子。
每個人怎能留下一個善良的人刺穿桌子?
韓查森貝沒有刺穿桌子,但他被吻了一會兒。每個人都採取,他也是一些拳頭。每個人都對他感到高興。合適的人是好消息。
第二天,每個人都將漢松買發送到車站。
韓松柏回到偏遠集團,伴隨著遠處的山峰,來到了天使衛隊鎖的公司。
在指導委員會之後,馮去了天宇。
袁豐有一個計劃,歸功於天宇商業廣場項目,形成自己的房地產開發公司。他是希望馮喜歡為這項業務提供服務的總經理。
從目前的趨勢,介入房地產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是情況和它。
他手的陸地,有一個前房地產公司在埃兆瓦做輔導教師,這對燈籠不利。
只是,這種情況,遠離山頂沒有與小華說話。
這種情況,沒有xiahua的認可,我不能這樣做。
一個小型設備,趙義軍,敦促從更大的峰值幫助選擇一位總經理。但是先決條件,這個人必須了解這項技術。
這個人被選中,投資於趙義軍也有點高。
袁峰推薦司馬永強到趙義軍。
司馬永強大學是機械和電氣。它也是一個專業的對應物。

特殊小說的開始 – 第415章我會推薦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韓天琪播放了一款遠程高級手機。
“袁豐。您的工業製造花園。我指出。我看到了。”
最重要的感覺,韓天琪電話也很興奮。
染指天下:寵魅小醫妃
我的將軍我的王 佚名
聽漢天琦說沒有很多愛好,我喜歡看這個消息。
做生意的人,我喜歡看新聞。我們可以看到這傢伙的大腦不會丟失。
有一個商業機會。
韓天琪,也許是的。
我們看到這個新聞,極端峰的頂部被切斷,而製造業工業園的這一簽名將響起。
“有時間,我會去看。你告訴鎖,它也滲透到這個工業園嗎?”
“是的。”
“決定?”
“老漢。你知道,我現在是製造業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的副主任。你說,確定或不確定。”
“我會把它扔掉了。我沒有市場,我可以投票。我可以投票3500萬美元。”
“為什麼,老兄對此不感興趣。”
我在異界發布任務
“他說,他想學習市場。現在有這篇文章,我沒有讓他投票。我已經投資了。只要這個項目,在工業園區的製造中,我開始投資。”
這位漢天奇,猴子。他看到了這件事。
“這兩天,我去了。說話,我當場轉移。”
事實上,韓天琪說他投票就是。
但是在這個環境中可以訪問。該人一直被漢天勸告,不再實體,只有投資。
韓天恒現在,現在有很多項目,非常好。特別是極端峰值叫鎖。
他推出了聯盟銷售網絡並製定了樣本調查。發現鎖的前景是相當大的。
這兩天,韓天琪正忙著創造一個企業。
以前,他剛剛做了一個大型大部門。
現在批發部門被移交給女性和小蝎子。他重新開放並建立了一個名為天琪諮詢投資有限公司
已經登記了。
他使得一半的人銷量一半疲憊不堪,300萬元。他籌集了五百萬元,發現了三個朋友,花了一百萬元。通過這種方式,在天琪委員會投資公司的賬戶上有一百萬元。
其他人想要投入更多,有些人希望加入股東。他說他先試了水,這種情況很好,然後開發出來。
通過這種方式,有人說韓天琪還不夠。如果你有錢,你不玩它們。
現在韓天琪在孩子的頂部講述了三五萬元,即,這是一盤菜餚。因為,有太多人悄悄地在朋友身上。山頂的峰會是從漢天QI聞名的。自從大廳以來,其他人拋棄了自己,它有點更緊。
孩子的高峰是謹慎和有意識的人。他考慮了它。如果韓天琪成為鎖定公司的大股東,張永琪並不一定收到那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張永琪不能丟失。有必要用張永琪清楚地討論這家公司。自說服人們參加這個項目以來,你無法畫畫。 袁峰叫,讓張永琪來了。
張永琪收到了一個電話,把另一件事帶到了K市辦事處。
現在,遠處的峰會有兩名辦事處。一個在遙遠的小組辦公室建設,這座城市的建築。
袁楓吉張永琪在遙遠集團的舊生產區。
二次元黃毛系統 哆啦i夢
由於工業園區的偏遠集團只是生產區,辦公樓仍在建設中。
遙遠的山峰覺得在工業園區新辦公大樓之後,偏遠集團留下了兩個舊辦公樓,並返回了工業園區製造委員會。它是偏遠集團的資產,並將其置於管理委員會。
也就是說,該市的政府必須支付工業園區的小企業為孵化器。還有兩個辦公大樓,即使他們遠程屬於孵化器項目。
極端峰頂的頂部有一個下一步,即當這個位置的生產面積時,留下兩個辦公大樓。在這裡,它是製造業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的辦公室地點。
至於這個想法,你能去一行,再看一下。因為這篇文章必須建立一個公園。
孩子們的峰值戲劇,小偷很好。
張永琪是第二次來到崗位。上次他帶來了甘北山,參觀了山頂的峰會。
經過兩個人再次見面後,袁豐打開了門看山。
袁峰告訴張永琪,這個項目,韓天琪投票。
“為了確保您在這個項目中報告該項目的主動性,它不是非常被動的。偏遠組也投票。火車行動四個三個系統,您將投票四,漢天齊全部,遠程組3。總資金,300萬元。“
張永奇安裝了。它佔用40%,代表一百萬元。姓氏有90萬元,遠程集團有90萬元。
他笑了。
“未來副主任總監。我沒有很多錢。拿3500萬美元,這些年的節省,我有。更多,無法得到它。”距離笑著說,“你有。使用你的證書,我們的股東將得到解決,我會幫助你去銀行,拿500萬元,銀行給你不到70萬元。這樣,你代表股東的絕對領導。“
“副主任,你這樣做嗎?”
“首先,你是舊學徒。其次,你是鎖,持續多年。第三,你是這種行為的領導者。如果你有三個點,我想幫助你。”
這樣的設計,遙遠的峰值呼叫韓天琪。
韓天琪說得很遺憾。他想投資更多。
袁峰說,“你趕快。有機會追隨機會。你想投資數百萬,還有機會。先試試水。在這個工業製造公園,我還有其他項目,我還有其他項目我總是想要你投資。“這就同意了。 “老漢。你花了一個時間,飛行。這家公司將註冊,建立股權會議,您必須出席。”
韓天琪被檢查了。
Grand Pic,卓堡,張永琪。
四個人坐下來談談。
白建強代表了一個遠程組。
袁豐代表了製造業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
討論結果,用有限公司創造一個天使衛兵鎖。
初始註冊資本300萬元。三方合作,四項其他三項行動。在隨後的擴展中,這將根據該比率增加。
我才不要和你結婚!
鎖定徽標註冊名稱:天使後衛
張永奇作為專利供應商,是臨時機構融資的總統和管理者。
董事由張永琪,韓天琪,白恆,海王和徐逸生組成。
在第一董事會之後,有一個管理管理部門。
宮殿秉承董事長,徐逸生由技術總監評估。漢天Qi提供銷售經理。
韓天琪表示,他的銷售經理在銷售聯盟中。他希望使用銷售的聯盟網絡來銷售天使護衛鎖。
對於天使衛鎖公司的發展,袁豐給出了這個想法:首先在張永琪的首批家庭鎖專利,市場之後,增強版的家庭安全鎖的重用版本。這是兩家專利產品。
另一個專利產品,辦公安全報警鎖定同時。這個市場不小。
韓天琪建議。
“張老闆。你可以在文件包上開發鬧鐘鎖。我這樣做。我這樣做。有時我不記得帶著一個包。如果這個包,當你離開時,它有一個警報提示,它是非常的好的。 ”
“它可以。應該很困難。”張永琪實際上帶走了韓天琪,它非常有信心。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 愛下-第364章 戲劇性的閲讀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接到两办主任田凡的电话,让他火速回来。
“张副市找你。要你立马到他那里去。”
远峰问:“知道是什么事吗?”
田凡即便猜到是什么事,也不好说。因为,猜测不能替代市府领导的原话。
“我不知道啊。或许,你能够猜到吧。”
重生手札 爱偷懒的鱼
远峰问:“张副市,知道我在跑市场吗?”
“知道。他问我,你在做什么。我说你到市场上去了。”
挂断田凡的这个电话后,远峰打电话给柏坚强。
柏坚强现在是远程集团的总裁。
接到远峰的电话,柏坚强把花可南犯的事,说了个大概。
远峰吃惊地说:“花可南犯浑了吧?”
柏坚强说:“其实啊,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好鸟。”
“老柏。知道张鹏叫我回去做什么?”
“这不明摆着嘛。山头不可以一日无王,寨子不可以一天没有寨主。”
“老柏。你这都扯什么呀。这不像你说的话。”
“哈哈。我估计啊,张副市叫你回来,是要你继续当董事长。”
“按照惯例,应该是你啊。”
“我不是一个好的掌舵人。我可以做大副二副,就是当不了掌舵的人。”
柏坚强又说:“就我这个水平,当个总裁,也是勉强。刚才,你也听出来了。我都把山头有王,寨子有主都说出来了。”
“你这个家伙,有意的吧。”
“好吧。不管我是有意还是无意。你赶紧回来吧。张副市可真的是急了。远程公司刚刚有了些起色。市府拿我们这当典型呢。没想到,花可南闹了那一出。把我们远程公司人的脸丢尽了。”
张鹏至所以要远峰赶紧归来,也是就这个机会,弥补心中的愧疚。
远程集团董事长易人,张鹏是知道的。他知道远峰离开董事长位置,是因为那三件事。可那三件事,其中有两件与他相关。
当初,与扬帆公司合资这个事,是他执意要进行的。那时,他的本意,不是合资,而是扬帆公司并购远程公司。
超级母舰
幸好,没有被并购。远峰的坚持,是对的。如果并购了。远程公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真的要破产了。
因为远峰的变通,由并购弄成了合资,才躲过一劫。
还有,对于天宇公司先是被远程集团托管后并购,也是他主张的。
这样两件事,如果先放到职工代表大会上讨论,通过的概率不大。远峰没有把这两件事放到职工代表大会上讨论,可能就顾忌到这个。
换句话说,远峰为张鹏背了这个锅。
就这两件事的处理上,还有远峰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可见远峰这个人的承受能力,还有,就是担当力,有多么的强大。
现在,既然花可南出事了,应该让远峰回归,再度挑起远程集团董事长的担子。
……
远峰坐到张鹏面前时,一副小学生的样子,坐的可是毕恭毕敬。他是下午快要下班时到的。
张鹏笑了,问:“你干吗这样紧张?”
远峰说:“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事,领导叫我回来。是不是我又犯了什么错误?”
“你故意的吧。”张鹏手指点了远峰。
远峰确实是有些故意。他为张鹏背了锅。即便他俩的关系,不像他和华令虎那样,但因为之前有了一些接触,加上,现在,他是无官一身轻。怎么的,也要让他在张鹏面前耍些小性子。
张鹏说:“难怪华令虎说你这个人呢。”
“华座说了我什么?”
“他说你这个人,骨子里有那么点桀骜不驯。”
“领导。你可千万不能这样说。你要是这样说,我这一生,就完蛋了。”
“完蛋什么?”
“我还想进步啊。”
“哦。你还想进步。那好,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进步。”张鹏逮着了这个话头,说:“叫你过来,就是同你商量一下,远程集团,今后怎么走。”
“这个事,不应该是我来回答啊。这个,应该有远程集团的董事长来回答。”
“花可南出事,你应该听说了。我知道,你在跑市场。但你的消息,还不至于多闭塞。对于董事长这个人选,我倒是乐意让柏坚强来担当。”
“好啊。”远峰几乎就是抢答的速度。
“好什么。我叫他来谈过。他给我一句话,自嘲说他就不是一个好鸟。”
远峰说:“柏坚强那家伙,就故意的。”
“你也知道他是故意的哦。我还征求了另外几个人的意见。哦。这几个,是远程集团的董事。他们认为,远程集团,目前来说,只有你适合董事长这个位置。现在看来,你不管有多少个理由,都得给我把董事长的担子挑起来。”
“挑起来。没问题。但我也有一个要求。”
“说吧。什么要求?”
“不要动不动,就给我小鞋穿。”
“远峰同志。你这怎么说话呢?带着不良情绪,很不好。”
“看看吧。领导。你这是想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啊。我还没说话呢,你就这样抽我鞭子。”
张鹏也不是吃素的。他起身,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却没有找到要的东西。
远峰知道这位领导想干吗,却有意气人家,问:“领导。你是不是想找鞭子啊。这样吧,下次我来,随身带一根鞭子。”
“你。滚。”张鹏貌似发火。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满满的笑意。
远峰嬉皮笑脸起身。
今天,来到这里时,远峰心情不错,就有心跟领导捣蛋了。
远峰到了门口,张鹏叫停了。
“你给我回来。听好了。你先去溜达。晚上,马局叫我吃饭。你陪我。把你电话给我。说起来,我也够官僚的,到现在,没有你的电话。”
远峰把手机号给了张鹏,就P颠样的出门去了。
他这就明白了,张鹏这回,真的要给他压担子。刚才张鹏提到的马局,就是接替华令虎的机械局长。
后来的消息,让一些人懵了。
因为有消息出来,说远峰之前的被停职,是他自己要求的。
远峰被调查后,主动要求辞去董事长职务,想要用三个月时间,反省自己。同时,他也需要时间去市场上做调研。
当初考虑,如果花可南和柏坚强能够挑起远程公司的担子,他就出去另做一家企业。那将是一个专门制造电动车的企业。
现在,花可南出事,柏坚强坚决不当董事长。上级找远峰谈话,他只好再回来。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官企》-第347章 先計劃着讀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泥腿子做企业,跨行太大了,难免心里虚巴。
贾安成能够把成安配件弄到今天这个样子,算是他的能耐了。
他自己很清楚,当初要不是沾了星火计划的光,他的人生,不可能有这个质的飞跃。
现在,他的企业,已经与星火计划无关。一切全得靠自己。
他很想巴结上一个有实力的人。
自从和远峰结识,他像押宝一样,押到了远峰身上。
所以在远峰电话他,说蓄电池有前途后,他就兴冲冲去了。
虽然,成安配件现在也还能够活。但他是个心大的人。
何况,他也不时分析自己,而且有那种提心吊胆的紧张。一直跟在远程公司后面,做代工,等于吃灰尘的角色。
如果,哪一天,远程集团绝尘而去,他可能就找不到北了。
那天,看了蓄电池生产,又与张大师傅交谈了,心中也就有底了。
回来后,他去到县科委,找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同时做了这方面的咨询。他的心中却吃了定心丸一样的踏实。
所以,才电话催远峰过来。
贾安成有想过,就那么一个破地方,居然可以生产出与大公司配套的蓄电池,他贾安成为什么不可能。
应该可以的。
不要说别的,就是硬件方面,他这里的厂房,要比那几间石棉瓦盖的大棚子,要上档次吧。
至于人才方面,虽然紧缺。他现在手上好歹也有了些钱,可以挖过来。
张大师傅也有了愿意和成安配件合作的意向。
现在,就等远峰过来把脉,商量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了。
贾安成动作真的快。这才几天,他竟然到乡里弄到了一块地。这块地紧邻成安配件现在的厂房旁边。
也就是,可以向外扩展,新的厂房建设起来,要比现有的大整整两倍。
“行啊。贾老板。你在乡里的能量,不小啊。”
“在乡里有能量,不行啊。要是到市场上去,也有这样大的能量,我做梦也要笑醒了。”
贾安成说的是实话。对于市场的把握,他真的没有多少好主意。
当然,他也可以拿自己挣来的钱不当算。就像乡里有外行领导要他在现有的机械加工基础上扩大。但他不敢啊。
拼了这么多年,才这些身家,不敢乱来啊。他也知道,一个企业,没有一个拳头产品,就等于一个人,没有立足的能力。
当远峰出现在面前时,贾安成一点也不客气地,把话说白了。
“远总。从现在起,哦,不是。从你叫我过去,看了那个蓄电池的生产起,我就有了一个想法,你和我,是不是绑到一块,那个什么战车上了。”
远峰哈哈一笑。
“行啊。你可以这样来想。”
“这么说,远总。你考虑来成安配件公司了?”
贾安成已经把厂名改了。
远峰看了墙壁上的营业执照,说:“你这个厂子,什么时候,叫公司的?”
“这几天,就去做变更。我在等你呢。请你过来,就是商量这个事的。”
远峰看着贾安成。你把厂改成公司,与我有什么关系?
贾安成说:“我知道的。变成公司,就是合伙人制度。”
远峰笑了。在贾安成脑子里,公司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
“股东会吧。要有股东的。我要等你成为股东,才能去做变更。这个事,我去乡里,做了咨询。我那个亲戚,给县里打了电话,问了这方面的事。”
远峰说:“这个事,是这样的。你变更为公司,现在就可以做。但不要拉上我。”
贾安成愣住。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要的是远峰加盟。如果没有远峰,下一步,他不知道怎么走。
远峰说:“贾老板。我知道你的想法。其实,你不用担心。我既然劝你涉足蓄电池的生产,就会始终关心这一块。
我已经跟你说了大的方向。我打算生产电动自行车。你这边呢,只做蓄电池。这个的市场前景,将来很可观。
电动自行车的车身什么的,在家满公司那边生产。以后,你们就是合作,配套的关系。
至于销售,我打算弄一个销售联盟。用来解决你们的后顾之忧。韩天启那边,哦,也就是你见到的那个韩胖子,我已经同他说好。他这些天,就在运作这个项目。
等到一切都到位了,我们集合起来,开一个会。大家,也就是这个销售联盟里的成员。
你不要有担心。到时,我们就是一大家子。我做的是协调工作。肯定要帮成安配件的。
相信我,只要我们联合起来,这个项目,肯定能够做大做强。”
贾安成想到另一个问题。
“远总。听你这样计划,你,是不是要脱离远程集团?”
“这个,怎么说呢……”远峰笑笑,说:“至于我和远程集团的关系,只能说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或者,我能说服他们,与我们一块来做销售联盟。或许,他们对这个不感兴趣。”
“假如,他们没有兴趣……”贾安成不知道后面的话,怎么来说了。
重生将军府:悍妻当家
“应该有兴趣吧。”远峰对这个远景有规划。他相信能够说服花可南,以及那一个班子里的人。
远峰又说:“我已经联系人,帮我们介绍一个研究蓄电池方面的专家。等到谈好,我会陪他来你这里。”
给贾安成吃了定心丸后,远峰往家满公司那边去。
如果,贾安成这边,用古人话说,取法乎中的话,那陈家满的目标,就是取法乎上。
以陈家满现在的实力,贾安成暂时望尘莫及。
陈家满在远峰的鼓动下,对生产电动自行车有了畅想。
在这之前,家满公司一直给别人打下手,也是做代工。
拥有自己的一个产品,而且是大件,是陈家满做企业后的一个梦想。
他也清楚,这个梦想的实现,需要有远峰这样的人指点。最理想的,就是把远峰拽过来,与他同甘共苦。
远峰风尘仆仆赶过来。
陈家满陪着,看了两条没有拆解的摩托车生产线。
“在这睡觉呢。再不唤醒它们,我就担心了,这些东西,会不会成为一堆废铁。”
远峰笑着,调侃,“以你陈总的财力,变成废铁又如何,只是损失一碟小菜。你家里,倒掉一碟小菜,你会心疼吗?”
“也会心疼的。毕竟是我一分钱一分钱攒起来的。”
远峰问:“打电话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远总啊。你瞧瞧你,这话说的。你就没把我这边的事,当回事吧。你让我把两条生产线留下,我听话了,执行。你要二十万元,弄来这批电动车,我没说二话吧。”
远峰告诉,从这里离开,就去找那个总工。
“那个自行车厂没有倒闭前,他是总工程师。现在,他哪都没去。有企业要他去。他没干。他就窝在家里搞电动自行车。我说服他,到你这边来看看。他来了后,你这里,就可以启动这个项目了。”
陈家满乐了,说:“远总。你总是看得远。早就打这个项目的主意了。你把人才都储备好了。”
“以前,打仗,讲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搞项目,设备可以不动,人才先行。”
陈家满说:“我去县里经委,找了领导,说了这个项目。他们很感兴趣。大力支持。说这个项目,起来后,需要资金,可以由他们去说服银行。”
远峰问:“县领导对这个项目看好?”
“拍腿了呢。”陈家满说到这,也有了兴奋,并说:“他们很看好这个项目,说这个,能改善百姓的出行,而且呢,弄好了,会有一大笔税收。”
远峰点头,说:“现在,大家的生活好起来,脚踏车,已经是累人的工具。好日子来到,大家都希望享受生活,即便是这种代步工具。”
陈家满有了提醒,“这趋势。大家都要买汽车了吧?”
“买汽车的人,当然不少,只能是你们这些当上老板的。一般人,还没这个实力。电动自行车比较适合一般人代步。”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有个一两千元,买个差点的电动车。条件好些的,买个两三千的。应该都不是个事儿。”
“看见了吧。这个项目的前景,应该很不错的。”
“是的。就是你弄来的这些车,样子丑到家,来问的人,还真不少。这几天,已经卖出几部。哦,你要不要去那个门店看看。我家亲戚开的。”
“这个,就不要了吧。等到什么时候,我们自己造出这种车,我一定要看,还要站店,卖出几部。”
陈家满问:“你去见那个总工,我用车送你吧。”
“也好。你同我一道去,拜访一下。今后,你和他,少不了合作。”
“挖他到我们公司来吗?”
“你说呢?”
惊世毒妃:邪王,请躺好!
“那是一定的。”陈家满立马信心满满,又说:“家满公司能够挖到一个国有大厂总工,很荣耀的。”
远峰也有了提醒,“这个事,慢慢来。听柏坚强说,他那个同学,傲气得很。哦,柏坚强现在是远程集团的总裁。”
陈家满的脸色有些暗了,说:“我听迟根本说过这个人。柏总和你的关系,很不一般吧。到时,你是帮我,还是帮柏总?”
上皇
“伪命题。不回答你。”
呵呵。陈家满笑的不自然。
哈哈。远峰笑声朗朗。

熱門言情小說 官企 txt-第326章 董事長送禮相伴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花可南一家人去老爷子家吃了晚饭,回来。
喝了些酒,花可南有些兴奋。
他坐在那,看着提回来的两瓶酒,想着心思。
尹晨在花可南身边坐下,问:“想什么呢?”
“哦。”刚才有些走神的花可南看了老婆一眼,问:“你在和孩子说话的,说完了?”
“孩子在看书。”
花可南看了手表,问:“八点。你估计远峰回来了吧?”
“老公。你不会是说,现在去远峰家吧?”
“我想去给他拜年。”
“哪有晚上去拜年的。要去,明天去。再说,没必要吧。”
花可南笑笑,说:“我想把这两瓶酒,送给远峰。”
尹晨愣住。不会吧。
这两瓶酒,是花可南的侄女给的。她由国外回来,这两瓶葡萄酒,是由国外带回来的。
这个年代,国内很少见国外的酒。
“你留自己喝吧。晚上,在桌上,你可没少说,这种酒,口感很好。”
“所以呢,我才考虑,把这两瓶酒,送给远峰。”
尹晨这就有点看不懂丈夫了。这种好酒,不自己留着,却要送给远峰。
“没必要吧。”尹晨这样说了后,像是没有把话说明白,补充了,“要是远峰还是董事长。你说把这两瓶酒,送给他,我觉得,应该。可现在,他已经不是董事长。你现在给他送礼,有点那个了吧。”
花可南点头后,却说:“你这一说,就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尹晨可要纳闷了。她盯着丈夫的脸看了。老公不会是酒喝多了吧。这想法,有点那个啊。
花可南起身,提起两瓶酒,这就出门。
尹晨不知道丈夫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在这个家中,丈夫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结婚这么多年了,她对花可南的为人处世也算是了解。
“估计,远峰不会要你的酒。”
花可南笑着,说:“不要。我再提回来。起码,证明了我这个人,有心。不是望人呆的人。”
看着丈夫出门,尹晨提醒,“不要在那呆太晚。人家要休息的。”
花可南这就提着两瓶酒,出门。

远峰和张晓芸也是刚刚回到家。
张晓芸把电视打开,在选台。
敲门声起。
远峰去开的门。
见来人是花可南,远峰有点意外。
花可南问:“没有打搅吧?”
“哦。没有。”远峰让开身子,花可南进门。
看见花可南提着一只精致的木匣,远峰说:“花董。你这是……”
“我侄女从国外回来。给我带来一箱子酒。正宗的法国葡萄酒。我想呢,远董喜欢葡萄酒,这就给你送两瓶过来。”花可南夸大其词。他把两瓶酒说成一箱了。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酒。”
花可南笑着,“远董。如果,我没有当上董事长。即便有这样的酒,不会送给你。那样,会引起误会。现在,我送来这两瓶酒,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远峰说:“我的意思,这是你侄女送你的。你再转送,不好吧。”
从花可南进门后,张晓芸就愣在那。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事。以她对花可南的了解,已经当上董事长了,没必要再来讨好远峰。
人走茶凉,不只是人们口中说说。一般人,就是这样来处理人际关系。
张晓芸有点不理解,花可南为什么要这样做。远峰在一些人的眼中,已经是灰溜溜。有着董事长身份的一把手花可南,却要给远峰送礼。
“我家远峰,不收礼的。”张晓芸替远峰把话说了。
花可南说:“我应该是个特例吧。”
远峰也就接上妻子的话说:“花董。你是知道的。我不收礼。”
花可南说:“就是两瓶酒的事。下回,你要是有什么好的东西,也给我送一份。这样,可以吧。”
远峰对张晓芸说:“不要站着啊。给花董泡茶。”
花可南说:“不用了。我站站,就走。不早了,已经打扰你们的休息了。”
远峰说:“那,我俩去阳台上,抽一支烟。”
看着两个男人,去到阳台上,张晓芸瞅着包装精美的包装盒,怎么也想不明白,花可南为什么要给远峰送两瓶酒。
两个男人在阳台说了关于过年的话题,抽了一支香烟,就回到客厅。
花可南这就离去。
远峰是要花可南把提来的酒带回去。
“骂我吧。远董。你让我把酒带回去,就是看不起我。也可以说明,今后,我想远董支持我的工作,几乎就是不可能了。”
“花董。这不是一回事。你这样说,牵强附会了。”
“不说这个了。我走了。”花可南随手,就把门给带上了。
这要是以前,远峰肯定不会收下这两瓶酒。但今天,他确实破例了。
张晓芸对远峰一反常态的做法,看不懂,自然是要问的。
“远峰。这不对吧。不像你一贯的做法。”
远峰告诉,“今天的情况,有些特别。花可南是真心要我支持他的工作。要不然,他不会这样做。没必要。我要是硬是不收他的酒,他下不了台。我总不至于撕破脸皮吧。”
“以前。这样的事撕破脸皮的事,还少吗?”张晓芸可是见证了无数次了。
远峰说:“性质上不一样。”
张晓芸说:“我就是想不明白,花可南为什么要这样做。”
远峰也想不明白。
花可南回到家。
看着丈夫空手回来,尹晨这就惊奇了。远峰不收礼,在远程公司可是出了名的。
“收了。远峰真的收了?”
花可南很得意,“那当然。你也不看看,这个礼,是哪一个人送的。”
尹晨说:“礼物,已经送出去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送远峰这两瓶好酒?”
花可南这就告诉了。
以他的见解,他当两办主任,前后伺候过六任一把手。但他比较后,最服气的是远峰。虽然,远峰现在不是远程公司的一把手,但他的号召力还在。
远峰的号召力,不同于程颂,不同于郑晓海,也不同于其他的一把手。
远峰能够把濒临破产的远程公司带到现在平稳发展的道路上,真的不是程颂,也不是其他一把手可以比的。
对于远峰的生产经营思路,花可南认为可以借用。只要和远峰处好关系了,他就得到了一位高参。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官企笔趣-第305章 不錯嘛看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来到兴业社会服务总公司。
到的时候,大家正在卸车,把用车子运来的白酒往下搬。
远峰以为兴业社会服务公司做起了酒品经销商。
“许杰。你们行啊。从哪弄到这么一笔资金,做起了白酒生意。”
远峰有了疑惑。在之前,许杰汇报这个公司发展畅想时,没有提及这一块的业务。
有人这就告诉,是用广告费换来的。
“广告费换酒?”远峰面向许杰。
见远峰追问这个事,许杰必须解释清楚了。
“准确地说,是酒厂不愿意给现钱,给了白酒。”许杰纠正了刚才那个员工的说法。
许杰在给几家白酒代理商做广告时,接触到两家白酒厂,接下了在这个城市里的路牌广告。
路牌广告交付使用后,酒厂支付二十五万元广告费的方式,也是一绝了。
时空战神战末世 一起去面对黎明
不给钱,给白酒。
生意有这么做的吗?
这回到人类的初始社会,互通有无,以物易物。
许杰却笑纳了。
听了解释后,远峰问许杰,“你能把这么多白酒处理掉吗?看起来,数量不少啊。”
“要是说呢,处理起来,是有些困难。但可以想办法的。”许杰说这个事,却没有压力感。似乎,他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如果换一个人,或许要牢骚一番了。
远峰问:“酒厂为什么不给钱呢?”
“都这样的。是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吧。”许杰这样说了后,似乎不能让远峰明白,就又说:“酒厂就是生产酒的。生产出来,就是要通过各种方式把它卖掉,兑换成现金。”
这样的解释,对于远峰这样的听者来说,等于废话。远峰难道连这个起码的常识也不懂?
在许杰和远峰对话时,旁边有人插嘴。
“许总。这样的广告,以后不做了吧。”
许杰回头,看了说话人,摇头。
有 種 後宮 叫 德 妃
“你以为,做广告这么容易。就是这样的广告,别的广告公司可是抢不到手。你不做,正好,好了人家。”
远峰问:“处理这批酒,要花不少精力。你拿到的广告费,可就打折扣了。”
许杰一笑了。
“没有打折扣。我倒是喜欢这样的合作方式。”
远峰没有明白,脸上显出好奇。
许杰就如此这般告诉了。
拿到的白酒,是酒厂的出厂价。在这个市场上,可以加价百分之二十,甚至可以再高一点进行销售。如果通过关系,当成福利发放,还可以再赚上一笔。
许杰这就又做了详细说明,说他要来的酒,是酒厂已经停产的产品,而且呢,之前不是在这一片区销售的。
“既是老陈酒,放了有三五年了。酒厂正愁着,怎么处理。”许杰说到这,有些得意。
因为,这也可以看成是他的一个创意。
“经销商都希望销售新品种,因为广告上的支持力度大。这种老产品,没人愿意卖。我呢,正好就捡了一个漏。”
“捡漏?”远峰就越发好奇起来。
显然,就是人家不要的白酒。经销商不愿意再卖。酒厂放着占库。已经成了鸡肋的东西,许杰竟然说成是捡漏。
许杰这就请远峰到办公室里去,细说。
因为,在这里,有这些员工在。
目前来说,关于这批白酒,怎么处理,以及进来的价格,还是一个相对保密的事。
来到办公室,关上门后,许杰汇报了。
“我们这批白酒,等于就是一个绝版酒。以前的卖价,这里的人不知道。因为这里没有卖过。我就是把这个酒,在出厂的价位上翻上一番,也不会有人说我什么。因为,这批酒,已经放了三五年。喝酒的人都知道。这种酒,开瓶就有陈酒的香气,进口肯定绵软。”
远峰听明白了。
“你呀。许杰。你这是搞了一次相对垄断。”
“不好意思。我是钻了信息不对称的空子。”许杰自嘲了。
知道是这样的一个处理方法,远峰的指头出来,在自己面前,向上指了。
“许杰啊。你天生就是生意人吧。”
……
远峰转了一圈,回到远程集团本部。
花可南从走廊那头的卫生间出来。他看见了远峰的背影。
因为获得到最新消息,花可南看远峰,眼神有些不对了。
刚才,花可南到两办查一个文件。知道远峰去天宇公司,还有兴业社会服务总公司。
现在看到远峰的背影,看着远峰这样操心,结合得到的消息,花可南就有了不理解。
引火烧身:首席BOSS爱上我
图什么呀?
如果被撸掉董事长,现在和以前所做的,全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虽然,两个人的生活理念,人生目标不一样。但对远峰的人品,花可南从心眼里佩服。
尤其是远峰再次回归总经理位置,起用了他。
当时,花可南以为,他曾经跟程颂那样紧。远峰的离开,其实就是程颂使的坏。但远峰竟然不计前嫌。
仅此一点,让花可南感慨好久。
从那以后,他就决定,跟着远峰好好做事,积极配合远峰的工作。
可,现在,金兰给他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不能平静自己。
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金兰所给的信息是真的话。
在远程工作这么多年,花可南一直窥伺一把手的位置。能在一把手位置过一把瘾,这么多年的努力,也就值得了。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自从听金兰给出的信息后,花可南刻意去打探,找了相关的人,了解周介的为人和过往。
因为,金兰直白地告诉,她所获得的信息,是周介提供的。
花可南这就意外发现,金兰居然和周介住在一块。
对于周介,花可南以前略有耳闻。
这个人,很有一套手腕,关系网编织到了方方面面。也就是说,没有他的手伸不到的地方。
花可南在打听周介信息的同时,获得了其它方面的信息。
都是与远峰相关。
托管天宇公司这个事,没有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远峰私自决定。有人为此写了举报信。
把职工代表大会当摆设。这要追究起来,够远峰喝一壶的了。
再一个,就是叶成群曾经写的那封举报信,又被翻出来提及。
撤消宣传部的做法,被上级部门质疑。
这事要是追究起来,可以上纲上线的。
还有一个,就是生产摩托车。也是远峰擅自作主。合资短暂,可见决策上的错误。
托管天宇公司这件事上的细节,花可南不清楚。远峰没有把背景情况在董事会上说,只说是自己的主意。
对于合资生产摩托车,远峰也没有把这方面的细节说出来,只说既然有人找上门来,可以试一试,这个行业,是不是适合远程集团。
当下,流行企业做大做强,也都争相多元化发展。
花可南这就分析了。仅这三件事,其中一件,就可能使远峰麻烦缠身。
何况,还是三件事串到了一块来。这要问责起来,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官企-第273章 這個老人不簡單分享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天宇柴油机公司的前身叫天宇机械厂。最后一任厂长叫甘北山。
原本,只是一个三百多人的小厂。在甘北山手里,这个厂的人数增加到七百多人。不仅仅是人数的增加,效益翻了好几番。
甘北山在天宇公司的威望高。因为,天宇是在他手上壮大起来的。
天宇人每当提及那段岁月,就无比自豪。那是天宇人最为风光的时候。
但有一个事,甘北山也被天宇人诟病。
这是因为一个这么能干的人,却在看人用人上,老眼昏花,看走了眼。
解鹏就是在甘北山手上,由一个保卫干事,最后成为这个企业的第二把手。
甘北山到了退休年龄,按组织章程,必须让位。
就一般的人事程序,当时的第二把手解鹏,顺序递进成了天宇的一把手。
解鹏接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将厂改成公司,他也由厂长变成总经理。
对于解鹏接任后的所作所为,甘北山很不高兴。尤其是所谓的干部津贴制度改革。
中层干部的津贴等于增加一份工资。厂级干部津贴等于增加两份工资。身为一把手的解鹏,津贴是厂级副职的两倍。
甘北山得知这个消息后,回到厂里,找到解鹏,认为这样的做法不妥。
解鹏却以管理者是人才搪塞。他认为,只要是人才,就要用高薪留住。
因为这项津贴制度的改革,天宇厂闹到了人心涣散。
上级机关为这个事,下来做了调查。这样的津贴制度虽然被取消了,但管理者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加深。
世事难料。这话说天宇公司比较贴切。
甘北山把天宇厂带到了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但在解鹏手里,天宇公司的效益,在之后的三年时间内,每况愈下。最后,弄到停产关门的地步。
远峰按着打探到的地址,找到了甘北山的住处。
这里是老城区,域名叫下码头。
用后世的眼光说,这里就是棚户区。
有着年代感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低矮的民居,墙体用的是扁平式青砖,就是比当下用的红砖还要薄一些,屋面上盖的是一式的弧形瓦。
在这个已经寒意渐浓的季节里,弧形瓦上的草丛,已经枯萎,在风中摇曳。
司机小莫站在远峰身后,说:“远董。这里的房子,应该有收藏价值。”
这是一句让人听了觉得很搞笑的话。
远峰说:“我知道的。这里的房子,面积都不大。一般来说,也就三四十平米。”
小莫问:“远董。这个,我就不懂了。按说,这里的房子,这样的老式,应该面积很大吧。我也知道,老房子,居家面积都不小的。”
远峰摇头,说:“在别的地方,这种老式房子,面积可能比较大。在这里,不大。这里,早先是渔民们临时住的地方。就是冬天的歇渔期,他们回到这里来住。”
“为什么要盖这种小房子?”小莫不解。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凡人崛起之末世杀戮
汽车开不进来。
这里都是曲里拐弯的小巷子。小车停在大桥旁的一个类似于停车场的地方。
他俩步行过去。
远峰手上拿着一张小纸条,由小莫陪同,一边问路,一边向前。
终于找到了甘北山的住处。
房子里的光线不好。幸好,今天是个大晴天。如果天气阴,得带着一支手电筒,才好走进去。
“你们是……”在客厅里忙活的一个老人,放下手里的锯子,直了身子。
这个客厅的空间只有十个平米左右。如果,这里也能叫成客厅的话。因为,一侧的墙下,放了一张榻,上面铺着被子。
老人的脚边,有一张旧的木椅,缺了一条腿。
远峰的身子向前倾,声音温和地,问:“请问,你是甘北山,甘厂长吧?”
老人点头,说:“我就是。”
在司机小莫的眼里,甘北山个子不高,一眼看过去,就是个小老头。
在远峰眼神的暗示下,小莫把提来的礼品,放到门边的小方桌上。这应该是餐桌,只有六十公分见方,高度,不过五十公分,桌子边有两张小板凳。
“哦。坐。”甘北山指了桌子边的小板凳。
远峰和小莫坐下。
两个人刚坐下时,很不适应。这种小板凳,太矮。这种小板凳,如果让两三岁的幼儿坐,正好。
远峰一米八一的身高,坐这种小板凳,可以想象到,他坐着,是如何的受罪。
司机小莫比远峰要少些别扭。他的身高一米七不到。
这时,因为之前的对话,从里面房间里出来一个老奶奶。看样子,可能是甘北山的老伴。
“老婆子,给客人们上茶。”
“我怎么说你好。你节省用电。来客人,也不把电灯开了。”老奶奶在责怪甘北山时,伸手拽了电灯的开关线。
远峰问:“甘厂长。这张椅子,有年头了吧?”
小莫说:“甘老,你把这个,可以送木工那修理。”
在一边沏茶的老奶奶接话说:“小伙子。你不知道,这个倔老头,做好事呢。这张椅子,是他在邻居家看见,拿回来修理。”
甘北山这就有了解释,“他们家,把这张椅子扔在门口,我看见了,觉得扔了可惜,就拿来,帮着修理一下。修好,就是一张好好的椅子了。”
远峰说:“没想到。甘厂长还会木工。”
老奶奶把两杯茶端来,放到小方桌上,紧挨着礼品放着,说:“这倔老头,尽弄这没名堂的事。他会木工,这个不假。以前,家里用的,床啊桌子什么的,就他修理。他还会别的呢。”
远峰这就套近乎,用了好奇的口气,“噢。还会别的。”
老奶奶说:“补个鞋,修个钟表什么的。”
“会修钟表?”远峰可是真的惊讶了。
修钟表,是个正儿巴经的技术活,没有两把刷子,别想弄明白这中间的窍门。
冷情总裁,骗爱成瘾
可能是这里不经常有人过来,老奶奶的话匣子一经打开,说来了劲。
“这老头子。这一生,就是这样的大公无私。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帮人家修理东西。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个事。我的手表。”
小莫好奇地问:“手表怎么啦?”
老奶奶说:“我有一块手表,不走了。我让他修理一下。他一直说厂子里忙。那个时候,他是忙。有一天,我想到那块手表,不指望他修,拿到钟表店去。”
甘北山这时打断了老伴的话头,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让年轻人笑话。”
“我就要说。你以为。这个事,过去这么多年,就不说了。梦想。”
甘北山这就叹息。
“到了钟表店,师傅跟我说,里面少了一样东西。我不相信啊。怎么会少了东西。回来后,我问了他。他倒是很坦白,爽快承认了错误。”
甘北山这时接了话,“我帮同事修了一块表,缺一个零件,一时买不着。那个时候,买个表上的零件,要去上海那样的城市,才能买到。我呢,就把孩子娘手表上的零件卸下来,给人家用了。”
远峰和小莫可是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来。
老奶奶生气地问甘北山,“那个时候,你一直说没有时间,怎么就有时间帮人家修理?”
甘北山说:“我虽然忙,也不是一直忙。忙里偷闲的时间,应该有的吧。”
“好啊。这个时候,你倒是说实话了。”
远峰来这里,可是有事的。现在,照这个样子下去,怕说不到正题上。
他转移了话题。
“甘老。今天我到这里来,想请你帮一个忙。”
“说吧。是修个表,还是刻一个私章。”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官企 參天雲-第264章 增加感情讀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这一餐,虽然在驻点地吃的。
大家心情都特好。
氛围关系吧。
以前,这里的五个人,没有同远峰一块吃过饭喝过酒。
探花道士 一蓑烟雨
对于基层的销售员来说,平时,或许头一甩,身子一扭,可以说,公司老总,又怎的,老子不认识他。老子凭能力吃饭。
可真的有机会聚到一块,平时可以背后说自己就是老子的人,这会,多多少少有那么些毕恭毕敬。毕竟,人家是公司老总。四五千人的大公司,你让老总认人,不一定认得全吧。
有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开始时,还有那么点放不开的人,尤其像王五常这样的工人,几杯白酒下肚后,胆子也壮实了不少,说话也利索多了。
大家在一块吃着喝着聊着。
华克明也很开心。因为借着这个机会,与属下有了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原本,可能还会有一些距离,情感上的距离,这时,也拉近了。
毕竟,人心总会有那点不服气。
也是啊,向天琪和张大伟,之前同华克明一样,同属于这一次机关的分流人员。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华克明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竟然成了公司的高管。
之前,向天琪是后勤部的管理员,张大伟是职工子弟学校的管理员。华克明是工会的文娱干事。
御姐霸爱之包养 猫总裁
在远程公司,管理员和干事,同一级别。
因为这餐饭,彼此端起了酒杯,说上了家常话,原本还带着有色眼镜的向天琪和张大伟,被华克明一口一个兄弟的敬酒,弄得他俩都不好意思了。
当然,不仅仅是这个。当大家聊到销售问题时,华克明说出的一些观战,很有见地。原本对他不服气的人,也得服气了。
华克明可不是信口雌黄。他有过做生意的经历,而且蛮成功的。他说了销售方面的一些小技巧。
不是卖弄,是就事论事时的技巧探讨。
之前,这里新加盟销售队伍中的四个人,对于销售,不说到市场上碰到了一些钉子,碰一鼻子灰,是肯定少不了。现在,他们不仅对韩松柏佩服,就是华克明,也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酒后,没有多少事好做。即便是聊天,大家都在一个单位,哪有那么多的话好说。总不能还是像聊工作一样的谈论销售上的事吧。
张大伟提出打牌。
向天琪邀请华克明参加。这个时候,华克明不好拒绝。
大家也邀请远峰的。远峰说他想和老韩聊聊天。
见远峰这样说,大家也就不好勉强了。
韩松柏是他们这一个片区的组长。远峰显然是要聊工作上的事。
华克明原本也想听听韩松柏说说这边的事。
远峰却说:“克明。你就陪陪几位弟兄吧。”
这样,华克明和其他几个人打牌。范仕华说他打牌技术不行,就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华克明身边,一旁观战吧。
远峰和韩松柏去到另一个房间,谈心。
两个人都抽烟。自然,是双方都掏出香烟。
远峰说:“老韩,抽我的吧。”
家族朋友圈 石木岩
韩松柏就把已经由口袋里掏出的香烟,放回去。
“行啊。老韩。你弄了人家丢弃不要的东西,竟然靠它赚到了钱。厉害。”远峰引出这个话头。
刚才,远峰听几个新入列的销售员提及这个事,心里可是紧了一下。韩松柏这样弄,会不会带了一个坏头啊。
在来这里的路上,远峰和华克明聊到过这方面的事。针对远程公司销售员在外派地,做的一些不合规的事,远峰是要整顿的。
风气不正,影响远程公司的形象不说,就是直接的销售成绩,会受到影响。
见远峰提及这个事,韩松柏知道绕不过去,就直接告诉了做这个事的初衷。
China龙组 14K
至所以买校泵台,是考虑到远程公司要破产。那个时候,只要回到公司去,就听到这样的声音。远程公司要破产的事,牵动大家的心。他老婆也是心烦,说真要到了那一天,生活怎么办。
韩松柏夫妻俩,都是上有老要吃饭,下有小要养。
考虑后路,韩松柏这就想到了,怎么样弄一个可以赖以生存的活计。比如做做买卖什么的。
这就巧了,在全力柴油机公司现场做产品配套服务时,发现全力公司要处理一批废旧设备。其中就有校泵台。
全力公司的效益不错,不但给职工们建房,设备上也开始了更新换代。
听韩松柏说这些时,远峰略有思考,却对有些话,给予了点头认可。尤其是说到全力公司好的时候,单位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远峰也想啊。
远峰问:“全力公司没有欠款吧?”
“没有。他们厂,给款子,可是爽快。”
远峰说:“我没有细看你们这一块的工资单。你的收入,应该不错吧?”
“还可以。在原来的市场部,我的收入,就不上最多,但在中间,是肯定的。”
“可我觉得,你嫌钱多啊。”远峰开了一句玩笑。
韩松柏明白远峰这个玩笑所指,于是又说了他的想法。
现在,远程公司已经有起色。他看见了希望。
再说,这么多弟兄来和自己作伴。他们刚来,有许多的不习惯。既然让他当这个组长,他就有义务照顾好弟兄们。这就把校泵台收入拿出来,当成大家的福利。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稳住他们,让他们几个在这里安心工作。
远峰问:“一下子增加四个人,你的业务量被挤压了。不牢骚吗?”
“这有什么好牢骚的。有钱大家赚。没钱大家一块想办法。困难,暂时的吧。”
这么朴实无华的语言,让远峰动情。他抬头看上方,竟然有一种类似于想流泪的冲动。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人,或许不会像远峰这样动情。
因为,远峰远程公司的掌舵人,也是事件当中人。这个往销售片区增加人的设想,是他设计的。可他压根儿就没有考虑到这些细节性的问题。
当时的出发点,就是加大销售龙头的力度,再就是已经有几起严重的销售渎职事件。这个设计,是为了防止销售员吃里爬外。
没有想到,却遇到了韩松柏这样的职工。
韩松柏所做,看起来,很平常,却是许多人做不到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官企 起點-第262章 這一着不行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去到下一站,下了火车,已经是傍晚。
这个地方,远峰和华克明都是第一次过来。华克明拿出随身带着的那份销售点布局图。他要选择一下,先到哪个地方。
帝仙
只有先选择好暗访的点,才好确定今晚下榻的地方。
还是先去这里的农机公司看看吧。
对于远程公司来说,除了主机厂外,农机公司是一个大客户。
尽管,农机公司几乎都欠着远程公司的款子。
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农机公司都把远程公司这样的国有企业当成唐僧肉。
虽然,农机公司自己也属于国企。或许,在他们看来,国企欠着国企的资金,似乎就是天经地义。
选择好点后,两个人这就考虑,是乘坐公交车,还是出租车。
毕竟,这是地级市。城区面积不小。这里,想乘坐便宜的黄包车,没有。有类似的,是摩托三轮车。
在他俩向前去时,还就巧了。
他俩看见了一个熟人。那个熟人也看见了他俩。
这个熟人,是公司的销售员韩松柏。
韩松柏是这一片区的销售组长。他也算是一名老资格的销售员。
“啊呀。两位领导,这是大驾光临。来之前,怎么电话也不来一个。”韩松柏的意思,你们这是搞突然袭击啊。
韩松柏没有想到,两位领导,不是搞突然袭击,而是进行暗访。
远峰和华克明这就有了对视。他俩的眼神中,一个意思,这边的暗访,没法进行了。
远峰问:“松柏。你这是要去哪?”
韩松柏告诉,“去全柴。”
全柴,对于远程公司的人来说,是一家柴油机厂的简称,全名:某省某县全力柴油机厂。
在这个片区,有两家柴油机厂。一家省属柴油机厂,落户在这个地级市。全力柴油机厂,却是一家县属企业。据说,因为效益不错,已经由县属升格为由地区经委管辖。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落户在县里的柴油机厂,效益要比省属的柴油机厂要好。
远峰说:“那你还是过去吧。”
韩松柏说:“那哪成。两位领导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我怎么可以溜号。”
华克明笑了,说:“老韩。哪有这样贬自己的。你这是去工作,怎么成了溜号。”
韩松柏也就笑着,说:“不接待领导,就是溜号啊。”
华克明看向远峰,问:“远总。你看这……”
“顺其自然喽。”远峰还能怎么样。遇见了,想躲、躲不了。
韩松柏像是听到了什么黑话。有那么点没有听明白,看了远峰,又看华克明。他是希望华克明给一个解释。
华克明说:“既然这样。只好耽误老韩一些时间了。也好。我们去看看大家。”
什么话。也好。来到这里,看看大家,应该很正常吧。怎么成了也好?
韩松柏向那边举手示意,有一辆出租车开到了他们面前。
这样,三个人就一同往销售员驻点地去。
在出租车上,华克明要问了。
“老韩。你这么晚过去?”华克明言下之意,晚上往那边赶。如果没有急事,应该是一早过去。
韩松柏告诉,“全力那边,打电话来,说这批的单缸泵有问题。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这就想赶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生产企业,有中夜班,即便是晚上过去,也能了解到情况。
尸葬
远峰问:“具体什么情况?”
“说是出现卡泵。”
远峰的眉头蹙起。怎么又出现卡泵?
看来,出厂检验那边,又掉链子了。
到了驻点地。这里的五个人,在城中村租住了一户人家的农家小院。
进院子后,看这里的环境,就是一个过日子的人家。院子里有一块菜地,上面种了不蔬菜。院子里还养了几只鸡。
几只鸡,没法进菜地。因为,菜地被竹子做成的栅栏挡住了。
除非,这几只鸡,可以飞。
想飞,不行啊。这几只鸡的翅膀被布条子带上了。
他们进了院子,就闻到了油烟味。
远峰这就看了韩松柏。
废物逆天:第一杀手狂妃
韩松柏笑着说:“这个院子,租下来,我在这里住着,有三年了。现在,一下子来了四个人,也就都住在这里。”
“这菜地,你弄的?”
“是的。这几只鸡,也是我养的。”
听到他们说话,里面出来一个人。
“啊。远总,你们来了。”说话的人叫向天琪。
向天琪也是这次分流人员中的一个。他和唐杰,属于第一批报名加入销售员队伍的。
之前,向天琪是后勤部的管理员。
向天琪向里面叫了,“喂。里面的人出来。远总来这里了。”
里面就又出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戴着围裙,手上执一把锅铲。
执锅铲的叫范仕华。之前,他是炊事班的炊事员。他不属于分流人员。这次,销售员队伍扩充,向全公司招聘,他报了名。
另外两个,一个叫王五常,一个叫张大伟。
王五常之前是铸造厂的一名炉前工,因为眼睛受伤,不能继续之前的工作,报名当上了销售员。
张大伟之前是职工子弟学校的管理员,这次分流时,改行做销售。
范仕华首选想到一个问题。
“韩组长。两位领导来到,我们……”范仕华的意思,晚上没有像样的菜品。
韩松柏说:“这样吧。我们去外面的餐馆。”
远峰摆手,说:“就在这里吧。你们能吃,我们也能吃,是吧。”
范仕华说:“问题是,晚上做的是菜泡饭,只有咸菜啊。”
“这个,很好啊。”远峰说:“我还就喜欢吃菜泡饭。何况,是范大厨做的。味道一定不错。”
“这怎么行。不管怎么说,先不说二位是领导。来的,就是普通同事,也不可能吃这个。还是去外面吧。”韩松柏执意。
华克明说:“还是不要了吧。在这个院子里,大家像一家人,吃的再差,心情好啊。”
“不行。菜泡饭,不能喝酒。领导来了,怎么的,应该喝两杯。”韩松柏还是不同意。
华克明从口袋里掏钱,说:“这样吧。我请客。哪位帮我跑个腿,去外面弄几个卤菜回来。”
“这也行。”远峰支持了华克明的做法。
韩松柏对范仕华说:“仕华,还是你去弄卤菜吧。你识货,弄质量好一些的。钱,从我们的公用资金里出。”
蜜宠软萌妻:厉先生,请多指教
远峰听出味儿来了,问:“老韩。你说什么,公用资金。”
韩松柏笑了,说:“我们五个,拼伙。很少在外面吃饭。基本上,就在这里做饭吃。这样省钱。公司给的出差补贴,差不多够我们吃的了。工资奖金,包括提成,全额交家里。”
华克明可是乐了,说:“行啊。你们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张大伟说:“这是我们的韩组长领导有方。我们这五个人,现在,就像是一大家子人。韩组长真的大公无私。他把我们当兄弟。他把自留地也给我们了。”
华克明这就看了院子里的菜地。
可能是华克明的目光投向不对,张大伟说:“不是这块自留地。”
还有其它的自留地?
华克明这就看向远峰。
在来的这一路上,他俩聊到过,有些老牌销售员,在外面弄了一块自己的业务。这个,在远程公司,似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听话音,张大伟说的,应该是这个。

超棒的都市异能 官企-第239章 猜哪一個精明展示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套用官方消息,远程公司和扬帆公司,经过友好协商,组建扬帆远程摩托车合资公司,生产一款新研发的摩托车。
双方合作的框架,将由扬帆公司投入资金和提供整套图纸,并派出指导组。远程公司提供厂房设备和生产工人和技术人员。
这条消息,发在本市日报上。
合同中明确规定,如果因为各种原因终止合作,远程公司不可以生产摩托车,违约,扬帆公司将向远程公司索赔五千万元。
这一条,没有见报。记者也不会把这个写到消息里。但这一条却成了远程公司职工谈论的话题。
“远程公司吃亏了。沦为打工的。”
“我不这样看。我倒是替扬帆公司担心,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怎么可能。玄乎了吧。远程公司敢生产摩托车?要赔五千万元。可不是五万。”
“远峰这一着棋,是步臭棋。佛要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我要是远峰,不会签这个合同。”
“我赞成你的说法。这个合同,就是一个不平等条约,让远程这样大的一家国有公司蒙受耻辱。”
“远峰之前做的事,不错。这一回,咋的啦?脑子被驴踢了吧。”
“一句话说到地,穷的呗。都怪远程公司穷到了这个地步。”
对于合资,有支持的,有反对的。说什么的都有。
在一些职工为远程公司的前途担忧时,远峰给陈家满打电话。
“陈总。近来好吧?”
“远总。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想起来了,有时间没有联系。”
“不是吧。我听说,江老板和远程公司谈成了合作。他电话告诉我这事。我替他高兴。”
“就不替我高兴?”
“这个事,对你,不是愉快的事。我知道。”
“哈哈。还是陈总了解我。”
“是不是想要迟根本回去?”
“厉害啊。陈总。你堪比诸葛亮啊。”
“知道你会下这一步棋。我已经让成星望当了两个月助手。”
远峰愣了。陈家满这家伙,鬼精。怎么就猜到我会打这个主意?而且是叫回迟根本,不是成星望。这家伙,啥脑子?
想在电话里问。算了吧。以后有机会,倒是要好好就这个事上,讨教陈家满。
这么精明的一个主,难怪公司越做越大,而且稳当当地向前发展。
“我向你投降了吧。陈总。我也就不废话了。既然你做了这样的安排。我先谢了。我是考虑,迟根本熟悉摩托车这一块,想让他回来领导这个项目。”
“行。等会,我去同迟根本谈。不过,咱也明人不说暗话。今后,家满公司要是有个什么请求,求到远程公司,可是要支持我啊。”
“行。一句话的事。当然,有个前提,我还能说话算数。哦。麻烦你给迟根本带个话,你和他说这个事后,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远峰不禁要想,陈家满凭什么,就能猜到,远程公司这边早有布局。
三国处处开外挂
哦。想起来。难道迟根本在陈家满面前透露过,关于电动车的事?
仅凭这一点,陈家满就能够悟出什么,这也太厉害了吧。
要是这样,陈家满这厮,不可小觑。
当初,远峰安排迟根本去家满公司,没有考虑摩托车,而是考虑到电动车。
现在,有点像误打误撞,还就把储备的这个人才用上了。
大概是一个小时后吧,迟根本给远峰打来了电话。
“远总。这事,你怎么没给我说呀?”
“哦。你来电话,我就要说这个事。陈家满告诉你了。”
“告诉了。我这就做交接,立马回去。”
“想回远程吗?”
“当然啦。”
“我以为,你不想回来呢。”
“怎么可能。听江老板说和远程谈成合作,我第一感觉,远总可能要叫我回去了。”
“你真这样想的?”
“真的是。当初,你叫我过来,我就感觉到什么。虽然,你是说,给我改善一下工资待遇。我当时就想,这可能不是远总的主要目的。”
“哈哈。行啊。当上副总,看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赶紧回来吧,这边等着你,有任务。”
挂断电话后,远峰给华令虎打了电话,谈了自己下一步的设想,包括合资公司总经理人选。
毕竟,华令虎是远程公司的董事长。
“行。就按你的想法来吧。”华令虎表明了态度。
远峰去到郑晓海的办公室,传达华令虎的指令,说要开董事会。
郑晓海这就操起桌面上的座机,给几个董事打电话。
看着远峰出门,郑晓海边打电话边摇头。他这个副董事长,纯粹就是一个提线木偶。
宿主 小說
会议在小会议室进行。
由远峰提议,远程公司董事会上决定,叫迟根本回归远程公司,主持摩托车生产,并担任总经理。
现在,凡是远峰提议的,几乎是全票通过。即便像郑晓海这样的人,心里十分反对,却不敢拿到明面上来。
可,话还是要说两句。
“远总。这是帮扬帆公司打工。”郑晓海说了伴着一个摇头。
“没办法啊。就像人一样,元气大伤,没资金实力,只能与人为奴。”远峰这话说得,有那么点让人泄气。
天神翼
每当远峰说出类似的话,郑晓海立马作瘪。
听话听音,远峰这就是指责前任不作为,败家子。
要是以前,郑晓海会丢几句话。现在,他不会这样做了。兄弟那边,是个真正的败家子。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和心血,全让兄弟打了水漂。
剩下的两家小公司,包括在贾安成那里的投入,怎么玩,也不会玩起大的水花。现在,他没了其它想法,只想老实地守着这个副董事长的位置,静观其变。
或许,远程公司可以翻身吧。郑晓海现在时不时会这样想。
董事会结束,远峰留下梁家才说事。
出了小会议室的郑晓海,跟上了花可南。
“花总。你不认为,迟根本担任总经理,有些力量不够吧。”
花可南看向身边的郑晓海,笑笑。
两办主任当了那么多年,笨蛋也炼成了精。花可南听出郑晓海的意思,就是,这个合资公司的总经理,应该由他郑晓海兼任。
郑晓海又说:“现在看出来了,远峰开始用自己的人了。我现在不得不佩服,远峰这个人,很精明。套路深啊。”
花可南还是笑笑,说了一句,“这很正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