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二十七章 門前風波分享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扶苏有些奇怪地看了楚阳一眼,见他不像是在玩笑,才解释道:
“咱们大秦的国尉原本就少,能够幸存下来的更是屈指可数,眼下这位曾是魏人,单名一个缭字,因为我大秦立下不世之功,官至国尉,故此世人称呼他为尉缭……”
“原来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楚阳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尉缭子的名头,他可是如雷贯耳的。
要知道这位可是战国后期,唯一一个可以与孙子,孙膑那些兵法大家相提并论的存在。
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 艾依瑶
而且据传,此人出身鬼谷,极擅面相占卜之术,身上还带着几分神秘色彩。
有朝一日,若真是碰到此人的话,怕是不好糊弄过去啊!
罢了,反正以他眼下的级别,根本就没资格参加寿宴,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这蜂窝煤,只能另找机会再做推广了。
想到这里,楚阳从系统里随便挑了些东西,丢给扶苏,自己则继续躺在椅子上,品起茶来。
三日后,朝廷休沐。
一大早,蓝田郊外的一座农家小院前,就已经是一副人山人海的景象。
往日里,恬静安宁的气息此刻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车马声,礼乐声,一片喧嚣。
楚阳驾着马车,一脸不情愿地出现在祝寿大军之中。
昨晚宫中突然传来旨意,说他既与老国尉系出同门,那这师兄的寿宴怎能不来?
而且嬴政发下话来,说是如果楚阳准备的贺礼不能让这位师兄满意的话,可就要后果自负。
当然,最苦逼的还要属扶苏,好死不活地从楚阳这边求到了些宝贝,还没等捂热呢,就被父皇以“查验”的名义,拿走了一大半。
看到对方那张哭丧的脸,楚阳不由乐了。
“呐,这些东西你藏好了,要是再被陛下哄了去,我也没办法了……”
楚阳从怀里又拿出一些小玩意,递了过去。
扶苏顿时喜笑颜开道:
“先生放心,孤心里有数的,有数的!”
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朝中大臣们陆陆续续地都到了,每一个人身上都穿着极为华贵的衣服,以最大程度地彰显对主人的尊重。
楚阳远远朝李斯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再看向周围时,不由皱起了眉头。
他发现今日过来祝贺的宾客,基本上全都是文臣,除了一些维持现场秩序的侍卫以外,竟然没有一个武人。
要知道,国尉可是秦国军队的最高长官,就算退休了,威望,人脉总还是有的吧,为何如此反常?
怀着这个疑惑,楚阳跟随扶苏走进了院子,刚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武功高手在都市
“今日乃是我朝重臣寿辰之宴,一个小小的太子冼马也要来这里凑热闹么?还不速速离去!”
叔孙通带着廷尉府的人守在门口,负责此次宴会的安检工作。
“廷尉大人严重了,楚冼马与老国尉师出同门,过来祝寿乃是应有之义,况且父皇已经下了旨意,大人若是不信,可去向父皇查验便是了!”
不等楚阳开口,扶苏直接站了出来。
这几日他与叔孙通为了廷尉府改革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两人就差没有掐着脖子对骂了,这时候见对方有意刁难楚阳,自然不会客气。
叔孙通深深看了楚阳一眼,瓮声瓮气道:
“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本尉自然放行,谁叫人家有个好爹呢,难怪世人常说,干得好,不如生得好,真是令人好生羡慕啊!”
听到这一句,扶苏顿时破防了。
“叔孙通,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改革廷尉府可是陛下的旨意,莫非你要抗旨不成?”
“下官绝无违抗圣意的意思,只是这廷尉府自商君开始,便是我大秦政体运行的中枢所在,运转了数代都相安无事,为何到了太子这边,就非得改掉祖宗成法?”
“你……”扶苏气得说不出话,只能干瞪着眼。
这时,一直没有吭声的楚阳却是笑了出来。
“好一句祖宗成法,敢问廷尉大人,你所言的祖宗是哪个祖宗,尧舜禹汤,还是穆公献公?他们倒是好学生,对于成法一字不改,然后呢?”
叔孙通闻言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楚阳会问的这么突然,一时间有些语塞。
谁都知道,那些古代贤王固然创出了一番基业,然而同时因为基业太盛,子孙们只会躺在他们的功劳薄上,抱残守缺,结果国势一落千丈。
现如今,陛下一统四海,定极天下,可谁能保证以后就能江山稳固,千秋万代?
重生之最强弃少 不如吹牛
望着叔孙通铁青的脸色,楚阳淡淡道: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敢变者生,畏变者死,如是而已……
楚阳说完,全场雅雀无声,就连刚刚赶来祝寿的大臣们,也站在原地,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无畏无惧的年轻人。
不少人更是微微颔首,似乎还在品味着楚阳之前那番话中的含义。
而此时,叔孙通悔的肠子已经青了。
一生空空切切如梦
早在上一次丞相府中,他便已经领教了楚阳的厉害,原想今日只是给他个教训,出出气罢了,谁想反被人家抓住机会,怼了回来。
现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他不由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
若是服软,怕以后廷尉府的威严会当然无存。
可若是强词夺理,于他自己的名声同样没有好处。
“唉,早知道就不招惹这个煞神了,不如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眼看着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骚动。
众人寻声望去,原来是嬴政的龙辇到了。
叔孙通脸上闪过一抹喜色,连忙趁机迎了过去,朝中的大臣们也纷纷拜在道路两旁。
嬴政穿着一身玄色长袍,虎步龙行地走了过来。
“今日是老国尉生辰,诸位爱卿不必多礼,随寡人一同前去祝寿吧……”
嬴政说完,便独自走向了院内,路过楚阳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既然你小子这么能说,一会就由你代表朝廷给老国尉献上祝寿词吧,楚仙才……”
听到嬴政的话,在场众人顿时发出了一阵轻笑声。
有人一脸羡慕,也有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全场之中,唯独楚阳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直到嬴政走出老远,他才回过神来,一想到待会他就要直面那位鬼谷子的正牌弟子,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他并不认为自己比古代人聪明,相反,能在史书上留下姓名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相较于古人的优势,在于后世所学的知识,然而,知识并非智慧,若是一个不小心漏了陷,那可就悲剧了。
地 仙
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遇上了,面对就是。
想到这里,怀抱着忐忑的心情,楚阳随着众人走进了院子。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一百零五章 思維定式熱推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下朝之后,其他大臣们离开了,楚阳却跟着扶苏来到了太子府这边。
刚一进屋,楚阳就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看到周围那一个个太子属臣警惕戒备的神色,楚阳只觉得一阵好笑。
这是有敌意啊!
扶苏看了一眼众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们几个在?”
平日里,与他一起议事的少说也有二三十人,现如今却只剩下不到十个。
“回……回禀殿下,黄舍人,与几位中庶子说是家中有事,今日请了病假,其他几人也说是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所以……”
一个身子单薄的年轻人眼神躲闪地说道,而其他几人则是偷偷朝楚阳这边瞄了过来。
天降农女:娘子来种田
到了这个时候,傻子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楚阳心里一凛,看来大家都对自己这个空降而来的太子冼马不服气啊,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呢。
总裁,关灯吧!
扶苏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对于这些权贵子弟早已习惯,略带歉意地看向楚阳。
“看来父皇交代下来的作业,只能改日再烦请楚冼马为大家解惑了。”
在外面称呼官职,这是楚阳对扶苏主动提出的,原本扶苏可是坚持要称呼楚阳为先生的。
看着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楚阳嘴角微翘道:
“这倒不必……”
“正所谓医不扣门,道不轻传,从来都是学生求着老师,哪里有老师等着学生的道理。”
说着,他看向周围神色各异的众人,淡淡道: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哗!”
他话音刚落,之前还窃窃私语的人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几句话,用的是世间最浅白的语言,却给他们带来了极强的冲击感。
简单四句诗,便讲述了读书做学问,只争朝夕的道理。
于是乎,他们看向楚阳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
眼见楚阳轻描淡写地就镇住了全场,扶苏嘴角也有了一丝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请楚冼马开始给大家伙讲讲今日朝堂之事吧。”
楚阳点了点头,招呼众人坐了下来。
“关于六国贵族聚众闹事的事情,总的来说,两个问题,如果放之不管,自然会败坏法纪,引得大秦的老百姓不满,如果看管过度的话,又会被天下人说陛下无容人之心,攻击诽谤,不知诸位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众人纷纷点头。
事实上,这件事情确实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否则李斯和李信也不会在朝廷上争论个你死我活。
“楚冼马,此事可否用你上次讲过的推恩令来解决呢?”
早在朝堂上,扶苏就有提出这个想法的冲动,只是那个时候被楚阳给打断了。
此时,他心里的念头又火热起来。
如果这个办法真能行得通的话,那父皇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吧。
然而,令他有些意外的是,楚阳却摇了摇头。
“当初微臣提出这个想法的前提是建立在,这些各地王族,全是同出一脉的情况下,以陛下为族长,便有足够的权力与威信促成此事,可眼下这六国王族本就不是一家,强行推出的话,恐怕还没等旨意走出咸阳,天下就已经大乱了。”
推恩令这玩意,原本是主父偃给汉武帝出的主意。
效果虽然不错,但以大秦眼下的条件却根本无法施行。
“啊,没想到此事影响如此之大,幸亏我今日没有自作聪明禀报父皇,否则一顿臭骂肯定是免不了的。”扶苏有些后怕地想到。
看到众人一筹莫展的模样,楚阳轻轻点了点桌子。
“怎么,这点事情就把你们难住了?你们以后可是要辅佐殿下,治理天下的左膀右臂,凡事都等着殿下出主意,你们光鼓掌怎么行?”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不服。
漂亮话谁不会说,有本事你倒是想出个办法啊!
看出众人的神情,楚阳淡淡一笑道:
“你们这是陷入定式思维了呀……”
“这件事情,你们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觉得兹事体大,左右为难,可你们为何不站在陛下的角度想想呢?”
“什么!站在陛下角度!”
听到这话,其他人一脸懵逼地看向楚阳,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人莫不是疯了?
试问这天下之中,除了太子或许偶尔才有资格站在陛下的角度考虑问题之外,谁还敢生出这个念头?
你这是想拉着大家一起死啊!
众人纷纷坐立不安地看向太子,希望他能说声几句,然而却看到扶苏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时,蔡荣从厨房端来一些吃食,正准备送进去,可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个高大威武的身影。
“陛……陛下……您……”
蔡荣正准备行礼,却被嬴政用眼神硬生生逼退了。
嬴政从食盒里拿了一份点心,咬了一口,又指了指身后,蔡荣连忙心领神会地藏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谈话。
与此同时,屋子里楚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你们觉得陛下真的将那些六国贵族放在眼里么?”
“还是你们觉得陛下真的在乎所谓的天下舆论么?”
楚阳看着众人,轻笑道:
“你们连陛下心中所想都不知道,那又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莫晨欢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思之色。
无敌宝宝之神秘总裁有点坏
邪魅总裁的丑宠 阿鲤
确实,这件事情出来之后,陛下的态度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从头到尾都像在看戏一般。
尤其让他们惊讶的是,陛下居然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只当成了一次太子的家庭作业。
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可现在听完楚阳的话,众人这才回过味来。
难道说陛下压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直接下令将那些闹事的依法处置就好了,又何必还要让大家讨论呢?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看向楚阳的目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获得陛下青睐,亲自赐婚!
难怪太子殿下会与这样的人秉烛夜谈,不眠不休!
这才是真正的大神啊!
他们目光炙热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太子冼马,犹如莘莘学子渴求解惑一般。
所有人齐齐站了起来,恭敬地朝楚阳鞠了一躬,道:
“烦请楚大人,为我等解惑!”
望着众人的模样,扶苏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超棒的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九十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跟着內侍的脚步,楚阳从宫门走了进来。
一路上,隔三差五便有精锐侍卫守把守两侧,皇城之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氛围。
楚阳在殿外等候了片刻,没过多久就被人传了进去。
刚进殿门,就看到文武两班大臣旗帜分明的站于大堂两侧。
在队伍中,楚阳还发现了一位老熟人,李斯。
文娱从自媒体开始
他正准备和李斯打个招呼,旁边就传来一阵怒喝之声。
“大胆楚阳,见到陛下,居然不行礼,是何居心!”
楚阳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三角眼的男子正瞪着自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看到李斯在一旁不停地使眼色,楚阳这才拱手朝龙椅方向,鞠了一躬。
“臣楚阳,参见陛下!”
秦朝与后世不同,没有动不动就跪下的习惯,这一点楚阳极为满意。
楚阳瞧瞧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个威严的面孔。
这便是开了中华历史先河的千古一帝么?
楚阳感觉到对方像一座高山般,矗立在那里,不怒自威,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婚不由己:总裁撩妻成瘾
“平身吧……”
上面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听到嬴政的话,楚阳没有多想便站在了李斯队伍的后面。
贋 太子
没想到他刚一站定,现场气氛陡然变得古怪起来。
尤其是对面军官们,一个个看着他满眼怒火,一副气得快要升天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站个队么?至于么?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身旁的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年轻人碰了碰他的胳膊,笑道: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楚大人给咱们文官们出了气,当真痛快。”
在他的简单介绍下,楚阳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朝堂上,原本就有文武之争。
郡尉这个官职很敏感,说他是文官吧,却管着军队。
说他是武将吧,却又整日和郡守,郡监这等文官一起共事。
楚阳者这一站,立刻让军方打了脸,文臣们看待楚阳的眼神,一下子亲近了许多。
“楚郡尉,方才那位刁难的你的是孟家的人,孟良,此人心胸狭窄,以后遇到他可要多加小心啊!”
楚阳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
“敢问这个孟将军身处何爵啊?”
“官大夫。”
楚阳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记得还在泗水之时,那位吕家的大伯一直跪舔的不就是一位孟家的官大夫么?
难怪对方见自己一副怨毒的模样,敢情在这结下的梁子。
“多谢大人提点,改天一起喝酒。”楚阳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年轻人笑道。
嬴政远远瞧着楚阳在下面和人咬耳朵,面露一丝不悦。
“行了,既然今天讨论不出来太子的事情,此事就改天再议吧,你们有本启奏,无事便退下吧。”
听到嬴政发话,李斯连忙站了出来。
“陛下所言甚是,这太傅一职事关重大,岂能草率定夺,我看还是经由丞相府讨论一番再说吧!”
一旦让西荷教导太子,那军方们嚣张的气焰还不上天了。
再加上蒙贵妃那边,又有蒙恬当做外援,如此一来,这大秦上下,可就完全由军方掌控了。
到了那时,不说他这个丞相被人架成了空架子,就连皇帝的命令能不能出咸阳还两说呢。
李斯说完,文官们纷纷附和,一副本当如此的模样。
此时,军方这边,将领们纷纷看向了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黑须男子。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人上前一步,走了出手。
“陛下,臣有话说!”
当着嬴政的面,西荷将头盔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望着这一幕,嬴政眉头微微蹙起。
“今日能站在这殿堂之上的武人,哪一个不是凭着沾了血的军功爬上来的,太子一口气斩杀我十一位同袍,若是他们贪赃枉法,西荷无话可说,可随后太子从贱民百姓里面,陆续挑选了几人,替代了那些人的位置。
这些贱民毫无尺寸之功,仅仅因为有几分武力,就被给与官爵封赏……”
西荷看向嬴政,目光直视道:
“陛下,臣并非贪图太傅之位,只是想替大家伙问一个准话,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这军功爵制,到底还算不算数?”
西河说完,武将们一个个喜出望外,看向西荷全都是崇拜之色。
如果陛下承认军功爵制还算数,那么太子无故提升贱民,那就算违法行为,想要和军方大成和解,就必须让西荷将军初任太傅之职。
而如果陛下这边否认了军功爵制,那么就等同伤害了全体军士的心,大秦铁定要出乱子的。
西荷将军真的好厉害啊!
而反观文臣们这边,一个个面色沉重。
李斯皱着眉头,好几次想站出来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无奈咽了下去。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军功赫赫的大将军,居然将兵法用到了朝堂之上,表面上一副拳拳无私的样子,实际上却字字带血,杀人诛心啊!
到了这个地步,他说什么都容易落人口实,一切只能请陛下裁决了。
龙椅上,嬴政面色淡然地敲打着扶手,看着这两帮人,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就在这时,角落里却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大胆楚阳,大堂之上,其实你嬉闹的地方,臣请奏楚阳君前失仪之罪!”
看到楚阳在笑,孟良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嬴政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不紧不慢道:
“何故发笑?”
楚阳出班,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道:
“回禀陛下,臣刚才听这位西荷将军所言,不由想起一些事情来,故此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都说你楚阳是仙才,不如你讲讲,也让大家伙长长见识。”嬴政微微一笑,显得心情不错。
孟良死死盯着楚阳,心中妒火中烧。
他上朝以来,和陛下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每一句都是简短无力,哪层有过像这般亲切攀谈的。
这楚阳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入得陛下法眼!
楚阳点头称是,旋即走到前方与西荷并肩站在了一起。
无非爱恨
“臣年幼的时候曾经听过一篇文章,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那按照西荷将军的说法,这些贤君良相们,就不该被提拔升官,活该一辈子当贱民是吧……”
楚阳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问道:
“不说别人,就说说百里老前辈,要是没有他,我大秦如何哪里来的穆公霸业!按你这意思,当初穆公也不该慧眼识英才咯!”
“你……”西荷面色铁青地看着楚阳,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阳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说道:
“所以说,一个人该不该升官受爵,根本在于这个人有没有才能,想当年商君来秦时,亦不过是个中庶子,张仪来秦时,也只是个普通百姓,也没听说他们建立了什么功劳啊,当时就直接封了客卿之职,如果都按西荷将军的方法来做,哪还有秦国一统天下啊,这天下的人才早就被六国抢去了!”
“精彩!”
楚阳话音刚落,文臣这边精神便为之一振。
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不是说太子提拔贱民违法么!
那当年穆公提拔还是奴隶的百里奚又该怎么算!
也违法?
更不用说商鞅和张仪两位大神,感情按您说的,这些君王们都在故意违法咯?
李斯看着楚阳,满脸欣慰。

人氣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九十章 災民熱推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楚阳点了点头,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树林。
那边郁郁葱葱,树木参天,时不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楚阳抬了抬手,车队立马停了下来,他朝周勃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带着一队人马直接朝树林中冲了过去。
没过多久,就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好汉饶命啊!快松手,松手啊!”
周勃打马回来,手上提溜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除此之外,七八个猎户打扮的男人被绳索捆绑着,跟在骑兵身后。
贼眉鼠眼的男子吓得嗷嗷直叫,直到被扔在楚阳面前时,才安生了下来。
“问清楚了么?”
楚阳看向周勃,后者点了点头道:
“这家伙说是附近村子里的村民,因为家中无粮,便在这边打猎为生,不想遇到了咱们的车队……”
“打猎为生?”
望着后面那几个身形彪悍,面露凶光的家伙,楚阳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我看打劫为生倒是真的,说吧,你们剩下的兄弟藏身何处,要不要我派人将他们一起请过来啊!”
听到这句话,贼眉鼠眼的家伙彻底慌了神。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顶多也就是打劫些穷命鬼,或者落单的富商,哪曾碰到过这种装备精良的队伍。
光是看眼前这些外貌俊朗的马匹,就知道对方多半来自官府,他哪里还敢有隐瞒的心思,连忙将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前不久,邻村有人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紧接着村里的人陆陆续续地全都病倒了。
这场病犹如一个诅咒般,很快像周围村子里扩散出去。
三 姨 太
一时间,附近几十个村落的人死伤无数,最后没得病的全都逃走了,只剩下一些无法逃走的孤寡老人与妇孺们藏在周围的山洞里苟延残喘。
平日里,女人和老人们主要靠打猎与采摘野果为生,他们这些自愿留下来的男丁则偶尔出来“碰碰运气”。
胖妞逆袭记
那人说完这些之后,连忙跪在地上,哭泣起来。
“这位大人,王五所说句句属实,虽然我们是抢过别人一些东西,却从未伤过人命,还请大人看在我们走投无路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些可怜人吧!”
说着,王五狠狠瞪了身后几个糙汉一眼,骂骂咧咧道:
“摆个凶样子给谁看呢,还不赶快给大人磕头请罪!”
那些神色木讷的壮汉们这才懵懵懂懂地看着楚阳,浑浑噩噩地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闻言,周勃脸色一变,凑到楚阳身边,小声说道:
“主公,按照此人所说,这附近村子里看样子是有了疫情,咱们要不还是换条路走吧……”
他小的时候,曾经见识过疫情的厉害,那个时候,管你什么王孙贵胄,疫情面前只不过是一堆腐朽的死肉罢了。
这里的疫情蔓延了二十多天,而且还毁灭了好几个村子,足可见其中的恐怖。
在周勃看来,楚阳实在是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何况在队伍之中,还有两位小姐在。
“换条路?”
楚阳摇了摇头,这武关是到达咸阳的必经之路,如果换别的路,恐怕就要多花至少一倍的时间。
影诀 专属云城
更何况这么一大队人马,若是走官道还罢了,走那些山间小道,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楚阳盯着王五,沉声道:
“既然村里出了疫情,你们为何不上报官府处理,难道这里就没有管事的人么?”
大秦律法虽然有些苛刻,但总的来说还是很负责任的。
对于百姓的灾害也多有照顾,不然那个叫做赵符的皇子也不会被派出来巡视灾情了。
这里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居然没有官府的影子,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报了呀,我们村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武关的守将,只是那位大人在派人来查探过后,就再没消息了。”
武关守将!
听到这个名字,楚阳眉头一挑。
看来这一带地区,归武关管辖之下。
如此一来,之前的一切都明朗起来。
这武关守将显然已经做好了放弃这些村民的打算,让其自生自灭,而那守城的士卒之所以不愿意富贵人家进入这个地区,则是怕走漏风声,生出事端。
端的是好狠毒的心思啊……
王五似乎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对着楚阳哀求道:
“时候不早了,我们出来时间太长,小的们该挨饿了,还请大人放我们走吧。”
“你们还有多少人?”楚阳不动声色地问道。
王五看了看身后那些糙汉们几眼,最终叹了口气道:
“不瞒大人,我们附近这几个村子,一共加起来只剩下八十多口人了。”
楚阳看向周勃,让人将之前换到的粮食取了一部分出来。
“这些口粮你先拿着,过几日我再去看望大家。”
“什么!”
楚阳话音刚落,王五以及糙汉们发出一阵惊呼之声。
他们顾不得礼仪,直接扑到了粮食面前,用力搓了搓稻谷的外壳,然后放进了嘴里。
不多时,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香!实在是太香了啊!
他们已经忘记有多久没吃到过真正的粮食了。
有了粮食,王五等人的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越发详细地将村民的情况说了出来。
通过王五的介绍,楚阳对疫情的源头有了进一步了解。
原来是因为附近的河流被死物感染,而村民们又食用了河水喂养的家禽,从而导致灾害的发生。
楚阳一边听着,一边在旁边记录些什么,直到太阳西垂时,王五才意犹未尽地准备打道回府。
“行了,你告诉大家,这场灾害没什么可怕的,可是附近的山珍野味,暂时都别吃了,还有那些生病的家禽,都要用火烧掉,不要觉得可惜,人命关天,懂不?”
王五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
山珍野味的倒还罢了,可那些家禽都是乡亲们的命根子呀。
哪里能说杀就杀呢。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火光通天,滚滚浓烟从那边飘散过来,还夹杂着隐隐的哭喊声。
望着起火的方向,王五等人脸上齐帅帅变得惨白。
“糟了!出事了!”
楚阳朝远处看去,目光渐渐冰冷了下来。
是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