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最強區小隊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五章 談判展示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事件是你们挑起来的,那么俺以为首先必须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其次要由豫北区做出书面的保证,确保此类事件以后再也不准发生;第三必须要对我新四团的损失做出赔偿,毕竟这一次事件对我根据地破坏极大,已经给我军造成了巨大的经济、生命的损失。”八路军X军区第四军分区区高官兼军分区政委周砺书,代表八路军总部全权处理九盘寨事件。面对出面谈判的国民政府豫北区党部主任马知三,慷慨激昂,讲的有理有据。
“哎呀,周书记,误会,都是误会!”马知三知道这次谈判不会简单,关键是猴头崮独立第五旅已经被围困快两个月了,再不谈妥恐怕山上就要断炊了,张思云旅长一天三四封电报的催促区里尽快解决。顾顺风都几次来电要求尽快谈妥了。奈何,这个周书记就是死咬着这几个条件不松口,让他决定不了。
“周书记,这次的误会完全是由伪军引起来的呀,俺们有确切的情报说伪军要对俺们独立第五旅发动进攻,这不就想着御敌于山外,结果稀里糊涂的就和八路军兄弟打起来了嘛!都怪那个该死的炮兵营长,弄错了坐标,炮击了八路军阵地,才引起了两边的误会。现在张思云旅长已经处决了那个糊涂蛋炮兵营长,脑袋不都送到贵军了嘛!此等昏蛋差点造成友军反目,真真是死有余辜!”马知三等人现在也只能编出这么个蹩脚的理由来解释了,至于说这个说法占不占得住脚,是否合情合理,那也只能生拉硬套了。
“至于说书面保证的事嘛,俺们觉得还是尽量不要落在纸上的好。”马知三压低了声音道,“按照40年的军政部条例,贵军可是要退出中王山区的,现在你们又回来了,俺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怎么好还出什么保证书啊?这要是泄露了出去,俺们豫北区的这些干部还不统统丢了乌纱帽,还要进班房啊!大家心照不宣,口头约定就好了嘛!说破天,这一方天地还不是由俺们这些人做主?俺说了不算,俺们顾主任也是这么个意思嘛。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大家都是有脸面的主政一方之人,难不成还能说话赖账不成嘛!”
总算马知三惯于官场应酬,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把周砺书的前两条要求糊弄了个三分道理出来。只是这第三条赔偿,是再也马虎不过去了,按照顾主任给出的底线,大家讨价还价便了。
“周书记,古话说相吵没好言,相打没好拳,两边误会了交战,损失肯定是免不了的。不过,经过俺们了解,其实独立第五旅的损失也不比贵军新四团少……所以您看啊,事情的起因毕竟是俺们那个糊涂蛋失误炮击引起的,必要的赔偿也是可以的,但三万大洋实在也是太多了。五千大洋,俺觉得上面还是能接受的——大家都退让一点吧,毕竟还是共同抗战的友军嘛,政府抗战这几年,资金也是特别紧张,尤其是俺们这些第一线的地方,几乎就没有收入呀……多通融通融吧!”马知三又化身为买卖人,不惜哭穷卖惨地哀求道。
叫你们追究责任人,你们弄了个替死鬼的炮兵营长出来糊弄事;让你们作保证,你们反而拿几年前的什么狗屁训令说事;现在赔偿也差的离谱。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周砺书很是鄙夷地奚落了一通马知三,宣布休会。既然谈不拢,那就拖着呗,反正现在主动权在八路军手里,看谁熬得住吧!
…………………….
“他娘的,土八路得了势了,弄得老子还要低三下四的!我呸——”马知三出了会场就是一口老痰喷了出去。吩咐身边的秘书:“再打电报给陈龙,问问他那边咋样儿了?几时能抽出兵力来?一个个的说的威风八面的,咋对付上土八路就怂了呢?!一个被人家堵在山上饿肚子,一个迟迟搞不定山里的八路,每一个能指望的!”
“别提了主任,刚刚才接到中王山独立师的电报,说是进攻失利,损失了一个连的兵力呢。”秘书拿出一封电报递了过去,“他们陈师长报告,现在已经将八路包围到了两个山头上了,但限于地势的险要,恐怕急切间很难拿下来。主要是缺乏攻坚的炮兵,这一封是请求专区支援一个山炮营的。”
“这些王八犊子的,仗没打几场,就知道要东西。区里哪里还有什么山炮营?一门都没有!”马知三差点当场就把这封电报给撕了,“他陈龙真是鬼到家了,一边打不下土八路,一边还坚决不答应赵雪球的豫北守备师进山增援,生怕人家抢了他的地盘。什么人嘛!”
“呵呵,要俺是陈师长,俺也不答应别人带兵进山。明明自己已经能控制住土八路了,干嘛还要别人来掺和一脚啊?主任你看看这栗山镇都繁华成什么样子了?赵师长他们进来了能不眼红?!”秘书倒是挺能站在中王山独立师的位置上看问题,三言两语就说出了陈龙的担心,“还有山里的八路,都已经被包围在山上了,还着的什么急啊?慢慢围困就是咯。难不成不计代价的拿下了,还不是要被抽调了去救援猴头崮。傻子才肯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嘶——,你的意思是陈龙这是在养寇自重?借着山里八路的名头躲清闲?”马知三一下子站住了脚,倒抽一口冷气地揣测道。这个陈龙,真要是有这样的心思的话,也太可怕了!简单一个借口,不仅拒绝了山外虎视眈眈的赵雪球,还有了推脱救援张思云的借口,还顺势把僵持的借口定为没有炮兵,把锅甩给了区里!高,实在是高啊!
邪王独宠小医妃 醉狂天下
“这个……俺也是瞎猜测的,以这些丘八的智力,恐怕还没有这么圆滑的手段吧!”秘书也是这么一说罢了,还真没有瞧上陈龙的智慧,“再说陈师长今年也不到三十岁吧,应该没有这么老谋深算的吧!”
这话马知三本能的还是能接受的,秘书常年浸润官场,腹黑的尔虞我诈看的多了,所以看什么都想着阴谋论一番。确实以陈龙的年龄、阅历,应该不会想这么深远吧!也许是碰巧了才造成了这么个局面吧。
布衣神葬
可是,不管陈龙是存心也好还是无意也好,这个局面下,区里是不会去费劲为他弄什么炮兵营的。没有炮兵,陈龙就拿不下山里的八路,拿不下八路,那就既不便出兵救援张思云,也僵持着不肯让赵雪球进山。绕了一圈,事情又回到了原点,成了个死循环。
这个陈龙,怕不是看上了赵雪球的炮兵营了吧?这是变着法的讨要呢!可人家赵雪球也是宝贝这个炮兵营,怎么可能让出来?!马知三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这谈判还得要靠自己慢慢去磨周砺书吧!

優秀都市小說 最強區小隊-第五百三十七章 胡尚良的疑惑展示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报告,接到前指的命令,北路伏击战大获胜利,前指要求我们且战且退,把伪军吸引到九盘寨正面,由主力部队完成歼灭。”这一次的反击战刚刚结束,骑马赶来的通讯员就送来了快反大队前敌指挥部的命令。
待君归来兮 凤女如歌
“这么快就获得胜利了?俺们这边还没打过瘾呢!”孟超遗憾的嘀咕一声,但军令不可违,该执行的命令还是不容违拗的。
“都注意啦,敌人把大炮拉上来了。”前线的瞭望哨呼喊着发出警戒,二鬼子们正在往垭口下搬运大炮。那种九二式步兵炮,拆解开,一个炮兵班就能肩扛手抬着转移。到了地方,只消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完成拼装、试射,好使的很。不得不说,小日本真是研究透了中国的现状,在山地里,这种特别针对的70mm小炮,机动性超强不说,威力也还不小,在中国战场上大显了身手。
“传令下去,一线部队都撤下来吧!”既然有了命令,那就没必要和敌人死扛了。孟超没舍得让炮兵先敌开炮,他这是看上了这三门步兵炮了。
“嘭,嘭嘭——”伪军炮兵七手八脚地完成了拼装,很快就开始了试射。九二式步兵炮高昂着炮口,开始了炮击。
“轰轰轰!”垭口阵地上被炸得烟尘飞扬,乱飞的石块四处迸射,部队要不是抓紧时间离去,恐怕是要付出不少的伤亡的。
“命令一团,马上就可以发起攻击。”猪口幸得也一向以自己军事科班生的知识为傲,他要指挥一次步跑协同的战斗,炮火正酣的时候,他就下达了步兵出击的命令。步跑协同,说起来容易,但实际对部队的军事素质要求很高。因为炮弹的后坐力会打乱调整好的炮位,所以一般炮击都是利用炮弹的爆炸冲击波来杀伤有生力量的,这个炮弹爆炸覆盖的区域是不太容易掌握的,所以步兵跟着弹幕徐进,难度不是一般的高!不过猪口顾问可不管这一套,反正支那皇协军要多少就有多少,失误了死伤一点,根本就不算事!
“冲啊——”伪军们见对方阵地被大炮压制的没了声音,顿时胆大了起来,腰杆也挺直了,步伐也加快了,最后干脆呐喊着往垭口上涌去。
“停止炮击,赶快停止炮击!”胡尚良好一阵无语:这小日本子是管杀不管埋啊,前边都被炸飞了两个自己人了,还不喊停止?!好吧,老子来擦屁股,赶紧停止炮击!
炮声一停,一个连的伪军就冲进了烟尘里。此地距离敌人的阵地甚至都不足30米了,成败也就是眨巴两次眼睛的时间。
然而预想中敌军的反击却没有到来,倒是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了在那欢呼的伪军身形:敌人逃跑了,玉垭口阵地被拿下了!
“骚嘎,土八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嘛,被俺们一通炮击就吓跑了!”猪口幸得也松了口气,面带得色的点头微笑着:步炮协同的威力还是厉害的,轻松就夺取了土八路的阵地——嗯,大日本国陆军的作战理论是经得起实战考验的!
“这么不堪一击吗?那跟俺们耗了大半天的不也是这支部队吗?奇怪!”一边的胡尚良没有说话,只是举着望远镜反复查看着那片阵地,心底满是疑惑。
…………………………
九盘寨,西面,独立第五师第一团临时指挥部。
“怎么样?还是攻击不上去吗?”张思云一身戎装,带着四个贴身警卫来到了前线指挥部。他原本是在后方五里坐镇的,可听到北面枪炮响彻了一个上午,就彻底没了声音,他不仅很是疑惑,觉得有必要上前来问一问。
“师座,这地形太他妈缺德了,即便是攻到了山脚底也上不去哇!”一团长和手下都讨论半天了,可这九盘寨的地势却让人束手无策:山不高,但壁陡;林不密,却扎堆。一连四五个断崖式的山壁,堆彻出了这二百多米的天然城墙。进山只有一股道,像被人从山壁上用利斧劈开了一道似的,从中间将山壁分作了两边。山道绵延进山,缓缓抬高,一直快三里多地才通达九盘寨的核心寨子。可看得着,却去不了。整整快大半天了,连进山的山道还没踏上去过呢!
山道幽深,仅可容一辆大车进出。道路两旁尽是高出百十米的山崖,随时可以截断这条山道。然而现在山道却没有被截断,甚至山道上连阻击的工事都没有做。尽管依靠山道两旁可以封锁山道,但九盘寨的八路要么自大,要么自信,坚信敌人攻不上山道。
富貴 榮華
其实当时讨论的时候,新四团团长王群就说了:“东面、北面都交给人家中王纵队了,南面也是连着中王山根据地,人家都包圆了三面了,就剩一个西面的顽固派,俺们还要怵他?家门口都打不赢这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家伙,俺看俺们这个团也可以解散了。给人家中王纵队提草鞋人家都会嫌弃俺们的!”
“就是啊,西面的地形大家也都知道,完全称得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漫道,正好是磨灭敌人的好战场!”政委司江也给大家打气道,“所以呀,咱们得给人家希望,吸引人家来攻打,大家想啊,咱要是不利用好这么优势的地利,不是太浪费老天爷的恩赐了吗?所以必要的时候咱还要放放水,让敌人进来一些,好多消灭一些敌人的有生兵力。”
所以,西面的山道是一直开放着的。只是山道两侧的山崖上各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苦苦等候着敌人的进攻。
……
“很明显土八路是在憋着坏呢,这山道上居然连个防御工事都没有,这是摆明着要诱使俺们上当呢!”独五师的一团长是个略着点憨厚的中年人,也是张思云起家的班子,绰号杨瞎子,文化不高,可战场经验挺丰富,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压根就不会上当的。
“所以你们就舍弃进攻山道,反而一层层的爬山?”张思云瞧着前方山崖上架满了大大小小的梯子,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因噎废食恐怕就是说的这么个事了吧!“杨瞎子,照你这么个进攻法,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攻进九盘寨吧?!”
“师座,俺这是疲兵之计呢!”杨瞎子倒是挺有道理,“俺们兵力远多于土八路,一个师对一个团。俺寻摸着先给他加加压,等他们习惯了、疲敝了,兵力都掉开了,俺再集中兵力给他来个狠的。争取一招破敌,直捣黄龙!”
“哟喝,几天不见,你小子长本事了啊。连疲兵之计、直捣黄龙这些都学会了啊,牛逼!”张思云倒真是刮目相看了,好好夸奖了一团长两句,颇为渴望见到一团的一招建功了!

sym5h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最強區小隊-第五百一十六章 橋面爭奪戰閲讀-h3jp1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谁也没有料到,航空兵的轰炸居然弄成了这个样子——六架飞机,一下子干掉了五架,即便是最终回到机场的岩中尉的飞机上也是布满了弹孔,土八路的防空活力很猛啊!
“八格牙路,尽是一帮饭桶!”松下必行气恼地丢下了望远镜,眼里尽是失望的神色,“命令,炮兵部队准备炮击,前线突击队准备攻击!”既然飞机指望不上,那就直接上步兵吧!
貓膩 作品
“哈伊!”跟随的参谋不敢怠慢,马上一路小跑着出去,招呼传令兵骑马通知各部。
“咚,咚,咚——嗖,嗖,轰轰轰!”12门38式75mm山炮高昂的炮口,喷吐出一阵阵焰火,巨大的震动让炮兵阵地都微微颤抖了起来。这次行动第35师团属于是协助战斗,所以步兵、炮兵,还是其他骑兵、后勤辎重部队都做了精简,勉强凑齐了三千多人而已。可尽管是只有十二门山炮,也打的地动山摇的,起码让整个西道镇结结实实地犁翻了一遍。
“狗日的,真是财大气粗呀,这么多炮弹,就这么炸着听响?这还没到年呢!”战士们窝在防空坑道里,安全倒是没有问题,毕竟这种坑道连航空炸弹都能扛得住,75mm的炮弹还没奈何的。
“检查武器,准备战斗!”1连1排长鲁生良瞪了1班长魏小勇一眼:这小子打仗是把好手,可就是嘴太碎,没时没点的会给你扯两句笑话。
“俺们班早准备好了,机枪老梁,掷弹筒老冯,步兵组俺亲自带着,保管误不了事。”魏小勇掀下棉帽子抹了把光秃秃的脑袋,啪啪拍了两下笑道,“倒是重机枪和火箭筒那边,到时候可要跟上了,跑不快俺们可不等他们!”
“先别管别人,你们是守桥面的,可不敢让鬼子踏上桥面!”鲁生良摆摆手,自顾去查看其他班组的准备情况。这魏小勇小时候被家里送到庙里做了好几年和尚,这小子倒是爱上了光头了,即便是寒冬腊月的也是剃的光光的,也不怕冷!
“当当——,鬼子出动了,大家快上阵地呀!”留在外面的观察哨敲响了铁盆,扯着嗓子喊道。此刻敌人的炮击逐步在向后延伸,将一个炸的坑坑洼洼的前线留在了残余的硝烟里。
“走了!”魏小勇一马当先,领着一班奔跑到了桥头处的战壕里,还好敌人的炮击并没有太多破坏掉战壕,基本上还是能顺着战壕走的。
“机枪、掷弹筒,各就各位。所有人听着啊,都听俺的第一声枪响!”魏小勇这会儿显露除了一个班长的样子,一遍分派着人手位置,一边告诫道。“小驴,别傻站着呀,把手榴弹给大伙儿分分,每人四颗。”
一班顶在最前面,正对桥口的位置。它身后是二班、三班,三家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犄角阵势,打起来可以互相支援,中规中矩的防守布置。
“一班长,俺们上来了。”四个增援来的火箭筒战士跑得气喘吁吁的,背着两具火箭筒,一下子跳进了一班的阵地,向魏小勇报到。
“很好,准备战斗吧。鬼子的坦克车可是交给你们了啊!”魏小勇拍拍黑乎乎的火箭筒管子,呲牙对着他们笑笑道。
“放心吧,俺们这‘毒龙’可不是吃素的,保管叫小鬼子的乌龟壳有来无回!”两具火箭筒,各带四具火箭弹,几个战士一边忙活着,一边骄傲地答道。
……
“葛连长,鬼子上来可就是一个小队啊,关键时刻还要你们撑一把啊。拜托了啊!”后边鲁生良客气地朝机炮连连长打着哈哈,递过颗烟去。毕竟人家手上可是掌握着马克沁、迫击炮和火箭筒呢,必须要套套近乎啊。
“放心,俺们这次特地往前挪了二百米,子弹都够得着桥对面了;迫击炮也早就测量过距离的,不会拖你们后腿的。”机炮连连长葛三阳接过香烟夹到耳朵上,指点着手下加快布置。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一线阵地就做好了交战的准备,大家虎视眈眈地看着敌人滚滚而来。
………………………
“咔咔咔咔咔咔——”一辆被称作“小豆战车”的日本94式超轻型坦克一马当先,掩护着十来个步兵直冲桥面,装备的7.7mm机枪一边扫射着,一边驶上桥面。在它的后面,还有一辆95式轻型坦克在跟随前进,它高昂着装配的94式37mm坦克炮,气势汹汹地引领着小队的主力准备夺取桥面。
“二百米,一百八十米,一百五十米,放!”两组火箭筒早就盯上了鬼子的坦克车,可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一直把鬼子坦克放到了一百五十米,都快要下桥了,这才发射了火箭弹。
“嗖,嗖——,呲楞,轰!”两枚火箭弹一左一右飞向了目标,一枚擦着坦克车的炮塔盖偏飞了出去,带出了一溜儿的火星,落在桥面上爆炸,崩起的石块砸伤了好几个跟随的鬼子兵;第二枚可就不客气了,直接破开了侧面钻进了车里,发出了剧烈的爆炸,连炮塔顶盖都差点被炸飞了。里面两个鬼子直接被炸成了肉酱,滚滚的烈焰轰的一下笼罩了整个小豆车,甚至跟随的几个鬼子都被飞溅的油料给烧成了火人。
“好啊!打得好!”阵地上爆发出了一阵欢呼,看着熊熊燃烧的坦克车和烧急了跳河的鬼子兵,一连齐声为火箭筒叫好!
“吧勾——”魏小勇瞄准了剩下的几个张惶的鬼子就开了枪,距离只得一百五十米,三八大盖很轻松就能杀伤敌人。“别他妈鬼喊了,倒是杀鬼子呀!老梁,机枪打呀!”魏小勇焦急地喊道。
“吧勾,吧勾,哒哒哒——”一连串的枪声想起,将暴露身形的鬼子打倒在地。至于那几个身上着火的鬼子,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没朝着开枪,让大火多烧烧好了——小鬼子油水足,经烧!
“嗵——”跟随的95式也开上了桥中断,一见这个场面,驾驶员倒也够勇敢,非但没有退回去,反而转动着炮塔,对准对面的机枪阵地开了一炮。
冷情杀手木头汉
“掷弹筒,给老子敲掉它呀!驴操的发什么愣呀?!”尽管这一炮没打中,可也让机炮连长葛三阳急的跳了起来,扯着嗓子怒骂道。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嗖,嗖——轰,轰!”这次两枚火箭弹打的很准,尽管离得有点儿远,约莫有一百八九十米的距离,可两枚火箭弹还是轻易破甲,在坦克身上炸出了两个窟窿。这样两枚火箭弹的体内爆炸,里面的三个驾乘鬼子一声不吭地就全死翘翘了。还好95式用的是柴油动力,没有轻易的引起大火,倒是浓浓的黑烟升起了老高。
“八格牙路,八路军有战防炮!命令,快快的炮击,炸死这些可恶的支那猪!”松下必行看的目瞪口呆,一直到浓黑的烟柱升上了半天,他才失心疯一般地吼叫了起来。
“咔咔,炮兵炮击恐怕距离太近了,会危及到桥面的士兵——”玉智中队长在一边赶忙建议道——别炮击人家的阵地反而伤了自家的士兵,那就难堪了!
“八嘎!你以为我们还能占领桥面么?快快的撤退。”松下必行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玉智中队长,猛地一脚踹了过去,发狂地喊道:“炮击,炮击,快快的炮击!”